第八十八章冰遁的最高境界(第1/2页)
    木叶的大门口,郭旺安抚了自己的妻子之后,带着癸和丙,背着忍刀。

    他一转头,看到了一个长发如墨,身材婀娜的女性恋恋不舍的送别父子二人。

    “哦,令公子年纪轻轻,也要上战场吗?”

    鼬一点也不怕生,安静的站在富岳身边,由于年纪不到,无法穿忍者制服。但宇智波特制的苦无和手里剑却是放满了小小的忍具袋,一双清澈的眸子之中,映照出的,是异于常人的成熟。

    “作为未来的宇智波族长,他需要更加的优秀。”

    换而言之,就是严厉的父亲,要求自己很出色的儿子上战场磨练,为了将来更出色。

    “以鼬的天赋,未来成为火影也不是不可能,富岳族长没必要如此着急。”

    郭旺的这句话,令得在场的宇智波上忍们齐齐侧目。

    最近这个老狗似乎开始向我们一族卖好了,难道真的是和火影闹翻了,准备拉拢我们!?

    富岳的心思和手下们一般无二,但他却知道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心中暗自警惕,最近是不是遗漏了村子里的一些重要信息。

    他却是不知道,因为纲手的离开,写轮眼的问题,现在就只有他们一族才能够解决了,所以郭旺稍稍的缓和了些。

    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鼬的天资实在是太出色了。

    好几次他以灵化之术元神出窍,都看到了这个孩子头顶几乎凝成五彩华盖的气运,整个宇智波的族运加起来,都不如他一个人。

    虽然由于年纪的缘故,鼬还没有绽放自己的光彩。但郭旺却是耗费力,在五彩华盖之中,看到了一剑一镜的虚像。

    放在道界,这就是圣子的气象。

    这也是他为什么第一眼看到这个孩子,就想要把他吞下,成为自己的原因。

    哪怕是用肉眼看,这个孩子脑门的灵光,都像是神人转世。

    “大人过誉了,和三代目以及你相比,犬子还差得远。”

    对于富岳谦虚的话语,郭旺面无表情。

    鼬倒是记得这个在云隐的战场之上,问过自己奇怪问题的老人家,但他依旧沉默着。

    5岁的孩子,成熟得像是15岁。

    雾隐。

    一向不露面的三代水影出现在了岸口。

    他的身边,就是雪白和服的华冰。

    “你真的要和我一起去吗?”

    “妈妈一直希望我和你相认,但她到死都没有看到这一点。你人生的最后一段路,我希望能够陪着你走完。免得你到了黄泉之后,跟妈妈告状说我不听话。”

    少女带着雾隐追杀部队的面具,看不清面容,但一双晶莹的眸子,却是格外的剔透。

    “是吗,这样也好,在我赴约之前,跟你讲一讲冰遁的最终境界吧。”

    “冰遁?”

    三代水影听着女儿疑惑的话语,露出了前所未有的轻松笑容。

    他回过头,对着岸上堤坝边沿,唯一一个人挥手告别。

    那人脸上皱纹遍布,似乎下一刻就要闭眼。

    他是雾隐的长老,也是村子里唯一一个辅佐过所有水影的忍者。无论是初代白莲,二代鬼灯幻月,还是他这个三代水影继位的三十三年,脚下血雾中的岛国之所以不崩溃,就是靠他的苦心孤诣。

    这也是为了改变血雾,努力了一辈子的老人。

    “我走之后,村子就拜托你了。”

    虽然相隔很远,但两人的对话却清晰在各自耳边响起。

    “都走了,只剩下老头子我一个人,矢仓也是个不让我省心的孩子,也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到血雾的终结。”

    虽然在位三十三年中,两人因为政见不同,斗过无数次。但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三代水影终于看开了,理解了。

    血雾制约了村子的发展,也断绝了未来。

    “满月的事情,我很抱歉。”

    因为被鬼灯幻月压了一辈子,所以对于这个家族的忍者,三代水影就没给过好脸色。但他真的没有想过杀掉这个孩子,在他心目中,矢仓之后,五代目水影非他莫属。

    “不怪你,毕竟对手是大蛇丸,要怪,就怪满月没有这个命吧。”

    雾隐两个山头,矢仓算是水影的继承人,而满月则是长老一脉。后者一死,他就必须要重新挑选一个弟子了。

    “你看上谁了,一般人面对尾兽,就连站着的资格都没有哦。”

    看开了的两人,反倒是开始了三十三年来,第一次掏心窝子的谈话。

    “照家族之中,出现了一个有可能改变忍界格局的种子,但我不会告诉你她是谁。”

    “哦,那可真是遗憾,我没有时间看到那一天了。”

    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