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其他小说 > 无限强化 > 第237章 安然的女人
    凌云山脉。

    山顶。

    “董白凝,我们现在还进去不?”王沪心下忌惮的道。

    天空中雷声滚滚,云气山脉不断镇压下来,好似泰山压顶一般,能将一切碾杀干净。

    “进去。”董白凝淡淡道:“我们h小队,去凌云石窟里等安然。我感觉,他肯定回去凌云石窟的。”

    “说得不错。我们去凌云石窟里面等安然是最好不过的,我总感觉这里有点危险。”王守义说道。

    “我们不需要深入凌云石窟,先探清情况,我们再一点点深入。”秦商言说道。

    刚才八路强悍的一幕,确实是将h小队的体成员都震撼到了。

    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们从不曾想到,八路会那么强大,将一只神兽斩退。

    要知道,火麒麟可是活了不知多少灵气时代的强大神兽。

    简直是恐怖如斯的存在。

    然而这么强大的存在,却还是被八路给打败。

    他们h小队怎么可能不震撼?

    八路可曾经是他们的队友,并肩作战的人。

    换而言之,他们算是看着八路成长起来的那批人。

    所以他们才不想被八路落下太多,他们想进凌云石窟,证明h小队的强大。

    告诉世人,他们h小队,作为八路曾经待过的队伍,一样很强大。

    然而就在此时,天空中爆响炸裂,那条巍峨高大的山脉彻底镇压下来,距离凌云山脉顶峰,只有数十米的距离,好似举手可触。

    突然,在云气山脉的顶端,最高的那座云气山峰上,出现了一个身影。

    身素衣,好似一代仙人,须发尽白,拥有无边恐怖的能量。

    试想一下,一座云气山脉的山巅,站着一位‘高人’,这该是怎样的一副场景?

    绝对是仙人下凡的恐怖场景,众人为之发颤。

    就好似一个人是天下的主宰,指点江山,挥斥方裘,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场景。

    轰轰轰!

    许是云气山脉的‘威压’太强,凌云山脉下方的凌云水域,阵阵爆响,好似炸裂开一样,在水中不知有多少‘阴蛇’翻腾,好似要爆体而亡。

    就连凌云水域中的绞杀漩涡,都为之缓慢了下来,好似要有停止转动的迹象。

    简直骇人听闻。

    一座云气山脉,轻松掌控场,似是能镇压福地复苏爆发的一切‘暴乱’。

    一人,一山脉,镇压天下。

    ```

    ```

    “么得,是不是我坏了?我怎么看到云气山脉的山巅上站着一个老头?”王守义震撼道。

    “他到底是谁?好恐怖的能量威压,感觉要比八路强上不少。”王沪严肃道。

    “他是上个时代的强者。”董白凝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

    h小队原本是想冲着凌云石窟进发的,然而这座山脉突然降临以后,众人便发现,根本难以寸进分毫。

    确切的说,自云气山脉中传来的恐怖威压,让他们难以寸进。

    迈出去一步,都是极为困难的。

    简直恐怖!

    仅仅是威压的气势,便能震撼住所有人。

    试想一下,这该是怎样的气势?

    仙人气势。

    与此同时,凌云山脉上的众人都炸开了。

    无论是普通人还是觉醒者,都被这恐怖的气势震撼住了。

    “他是云雾宗师。么得,他不是死了么?怎么还活着?我的天,传闻云雾宗师练就一身云雾翻腾功法,能如同仙人一般遨游天下。在上个时代,他是超级强者,更是陆乘风的师父。”

    “怪不得。他原来是替陆大侠报仇来了。”

    “我想起来了,云雾宗师常年在太山之巅修行,吞云吐雾,能号令天下云雾,翻云覆雨。最恐怖的是,历史上有过这样的传闻。据说一百年前,曾有一个小村庄,因缺少雨水,导致庄稼颗粒无收。后来云雾宗师途径这个村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过顷刻,那个常年干旱的小村庄,立即下雨了。”

    “我感觉,他已经超越了人类的界限,到了仙人的地步。”

    “他是什么修为,我怎么感觉不到?”

    “至少枷锁八重以上,甚至更高。”

    “哈哈。八路这下真的完了,得知云雾宗师,他还怎么活?”

    众人窃窃私语,等到推测出云雾宗师身份的时候,都惊恐不已。

    云雾宗师,绝对是上个觉醒者时代的超级强者,是一个镇压当世的超然存在。

    更是陆乘风的师父。

    试想一样,像陆乘风那样风华绝代的超然强者,都是云雾宗师的弟子,那么云雾宗师该有多强大?

    传闻云雾宗师曾在上个觉醒时代,一人,独战群雄。

    镇压世界的觉醒者。

    嗯,确实是世界。

    奥林匹斯强者,金字塔强者,神灯强者,都被其斩杀过。

    即便到了今时今日,众人想起历史上记载的那一幕,都感觉胆战心惊。

    到了此时,他们方才知道云雾宗师的强大。

    像云雾宗师这样的强者,一个时代,统共没有几个。

    他们原以为云雾宗师,早就‘寿元’到头,身死道消了。

    却不想,至今还活着。

    重点是他如同先前一样恐怖。

    即便经历过灵气枯竭,还能拥有枷锁八重以上的修为。

    “云雾宗师。”众人中,有一个文质彬彬的青年,走上前一步,说道:“我虽然不知道安然的下落,但我知道与安然相识的人,我猜他们肯定知道八路的下落。”

    他虽然勇于开口,但心中还是极为恐惧。

    在惧怕这位云雾宗师。

    人性便是这样,畏惧强者,欺负弱者。

    “你是谁?”须发尽白的云雾宗师,淡然道。

    “小人,是金刚寺弟子,曾与安然结下血海深仇。”文质彬彬的青年说道。

    “金刚寺?你们金刚寺的圣主还活着么?”云雾宗师像是想到了什么。

    “圣主正在闭关。”文质彬彬的青年说道。

    “嗯。”云雾宗师傲然道。

    “宗师。据小人所知,郑家的郑蓝心,水家的水笙,和安然的关系一直不错。”文质彬彬的青年,说道:“您可以去问问水家和郑家,他们是否知道安然的下落。”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谁都知道,水家和郑家算是完了。

    这两个家族虽然很强大,是一线家族,家族里面都拥有数名枷锁境强者,然而在面对像云雾宗师这样的强者时,是根本不够看的。

    云雾宗师一条云雾山脉镇压下去,便会有不知道多少枷锁境强者被镇杀。

    而此时,郑家和水家的强者,都在凌云山脉上,他们原本都准备要进入凌云石窟的,却不想发生这样的变故。

    被人‘泼脏水’。

    这下怎么办?

    如果真的让‘云雾宗师’记恨上,他们两大家族,很有可能会被灭族。

    是的,这绝不会开玩笑。

    真的会被灭族。

    宗师一怒,血溅千里。

    “云雾宗师。我们水家和安然绝没有半点关系,还望宗师明鉴。我们根本不知道安然的下落,还请宗师不要听信小人谗言。”

    水家的一名枷锁境强者首当其冲,一步走出去,硬抗层层威压,说道:“确实。我们水家的大小姐,曾被安然绑架过,可那是八路强行绑架的我们家大小姐,我们水家是受害者。云雾宗师,您说我们水家怎么可能会和安然关系不错?”

    “我们和安然之间,绝对是是如水火。”

    水家这名强者解释完以后,便立刻将水笙掩藏在身后,不让其暴露出来。

    嗯,这次福地复苏,作为水家新一代领军人物的水笙,一样是跟来了。

    先前八路大展神威的时候,水笙一度想冲上天际,和八路并肩作战。

    然而却被水家的长老拦住了。

    好在拦住了,不然等到现在,真不好解释了。

    郑家的那名最强者周三省闻言,也是心寒胆裂,立刻走上前一步,说道:“云雾宗师。我们郑家的大小姐,确实和安然有过接触,但交情不深,只是接触,还望云雾宗师不要为难我们郑家。我敢保证,郑家绝对和安然没关系。”

    面对云雾宗师强大的威压,两个家族纷纷表态,都表明和自家没关系。

    然而众人却不买账。

    “云雾宗师。我可以肯定的说,他们两家绝对和八路脱不了关系。”文质彬彬的青年说道:“因为郑家大小姐,和水家大小姐,都是八路的女人。您说他们两个家族,可能和八路没关系么?”

    “金刚寺弟子说的对。我可以作证,郑蓝心和水笙,都是八路的女人,这一点,绝对没错。”

    “确实是这样。云雾宗师,您千万不要停水家和郑家的辩解。有传言说,上次八路在苍山雪原福地里得到的冥器和灵药,分了水家一半。他们水家能突飞猛进,就和那批灵药脱不了关系。”

    “呵呵!水家你们还想狡辩?天底下谁不知道,你们家大小姐和八路已经成亲了?”

    “没错。郑蓝心也是八路的女人。”

    好似墙倒众人推,水家和郑家一下子就到了风口浪尖上。

    周三省和水家长老冷汗直冒,久久不动。

    他们想辩解,可又不知怎么辩解。

    “混账。该死的八路,我绝对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周期超听到众人的言论,愤怒不已,恨不得立刻去斩杀八路。

    从小到大,他都将表妹看成了自己私人的物品。

    而今天,众人却说表妹是八路的女人。

    他怎么可能不愤怒?

    就好似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戴在脑袋上。

    然而对此,他又不能说什么。

    和周朝起一样愤怒的,还有姜文正。

    郑蓝心是他的未婚妻,然而却被被人说成是八路的女人。

    他们姜家的脸面该往何处放?

    他痛恨八路,更痛恨郑蓝心。

    他总感觉郑蓝心变心了,所以才会这么愤怒的。

    “么得,郑蓝心,等你回去,我绝不会放过你。”姜文正咬牙切齿的道。

    “八路,我肯定将你碎尸万段。”

    就好似血海深仇一样。

    “水家和郑家?”云雾宗师一步踏出,好似闲庭信步,自云雾山脉上,踏立虚空,缓步走到凌云山脉上空。

    下一秒,他就将视线落到了水家和郑家的方向。

    很快他就锁定到了郑蓝心和水笙两个人。

    他轻轻拍出去一章,挡在水笙和郑蓝心身前的两名强者,瞬间被拍飞出去,好似断了线的风筝。

    一掌,便重伤两名枷锁境强者。

    简直恐怖如斯。

    云雾宗师再次走上前一步,高声道:“我问你们,安然在什么地方?”

    水笙和郑蓝心的身体好似受到了云气的控制,不由自主的飞到了云雾宗师的面前,直面宗师。

    “我不知道。”水笙脸色苍白,但大小姐的脾气依旧不改,说道。

    郑蓝心同样如此,虽然心中害怕,但还是故作镇静,说道:“我和安然不熟,不知道安然的下落。”

    她们确实是不知道八路的下落。

    八路走的时候,又没告诉她们,她们又怎么会知道八路的下落?

    再说至今为止,她们都不知道八路真正的身份。

    所以确实是不熟。

    然而云雾宗师却不买账。

    云雾宗师环顾左右,众人不敢与之对视。

    他身上的气势太惊人了,简直如同核能量,让人心下畏惧,又怎么敢与之对视。

    轰!

    云雾宗师猛的一掌拍落,虎虎生风,云雾翻滚,在天空中形成一道超级巨大的云雾掌印。

    很快云雾掌印便种种砸到了凌云山脉上。

    阵阵爆响,凌云山脉的一座山峰被轰然砸碎,无数随时飞射,恐怖如斯。

    “安然杀我弟子,与我有仇,但凡与他有牵连者,便如此山脉。”

    “我在问你二人一遍,八路身在何方?”

    他虽然与其淡然,但众人都噤若寒蝉,尽数低头俯首,没有人敢辩驳一言。

    然而只有郑蓝心和水笙傲然独立,从不曾低头。

    “我们不知道。”水笙和郑蓝心齐声道。

    “水笙,蓝心,你们疯了么?”周三省见状,立刻从地上爬起来,说道。

    刚才云雾宗师的那一掌,实在太强大了。

    此时他身上鲜血直冒,好似一个血肉,是伤口。

    “表妹,快点向宗师认错。”周期超喊道。

    “郑蓝心,你快点告知八路下落。”姜文正痛心疾首的道。

    云雾宗师虽然很强大,但姜家却有实力和云雾宗师对抗,因为姜家老祖,一样是一个超然存在,不弱于云雾宗师。

    当然孰强孰弱,只有比试过才知道。

    姜家无惧云雾宗师,却不代表姜文正无惧。

    云雾宗师今天杀了他,可能会倾尽家族力量去找云雾宗师付出么?

    不太可能。

    或许,只有姜家未来的继承人,姜晴晴才有这种资格。

    如果姜晴晴意外身死,姜家老祖绝不会放过所有人。

    凌云山脉的众多觉醒者看到这一幕,都心下暗笑:“郑蓝心,水笙,先前你们扬名天下,和八路缠绵悱恻,就应该想到今天的一切。“

    ”你们不是很傲然么?现在云雾宗师来了,我看你们怎么办。”

    恨屋及乌,因为痛恨八路,有的人就顺带把水笙和郑蓝心痛恨上了。

    云雾宗师见状,饶有兴趣,说道:“你们俩不怕我么?”

    “怕。我当然怕你。”郑蓝心不卑不亢,傲然的道:“可你不是说了么?我是八路的女人,身为八路的女人,怎么会向敌人低头?如果我低头,那不就代表八路怕你了么?”

    水笙淡淡道:“你敢杀我,八路绝不会放过你。”

    “好!”云雾宗师轻叹:“没想到你们两个女子,却比这满山的觉醒者更有气节。”

    “安然能拥有你们,确实让人羡慕。”

    他此言一出,不知道多少人满脸红血,羞愧难当,不少青年才俊都纷纷低下头,将今时今日的耻辱恶狠狠的咽下去。

    “我虽然很欣赏你们,但今天我是为报仇而来,找不到八路,那就只好用你们开刀了。”

    说罢,云雾宗师便一掌拍出。

    登时,恐怖的云雾丝线扩散开来,冲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恐怖的云雾丝线好似一张巨网,很快就把水笙和郑蓝心包裹住。

    碰的一声。

    一条条的云雾丝线把两个人缠绕成两个大粽子。

    云气冰冻三尺,好似北国的冬天,在云雾的扩散下,凌云山脉开始漂落阵阵雪花,简直恐怖。

    翻手为云,覆手为雪。

    这便是云雾宗师强大的实力。

    “我这是云雾寒网。我自太山之巅,凝练云气,练就此网。”

    “此网甚是恐怖,拥有无尽寒气,现在不显露什么,但伴随时间的推移,网中的云气会慢慢的侵蚀你身的血脉,体能。不出三天,你们二人便会变成一座冰雕。”

    “我给你们三天时间,让安然去太山之巅,我在那里等他。”

    “如若不来,你们便等着冰冻而死吧。”

    简直是掌控人生死的能力。

    如果八路去太山之巅,他会为水笙和郑蓝心解开寒网么?

    谁都不知道。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八路不去太山之巅,这两个女的,绝对会死。

    想到这,不知多少青年才俊为之叹息。

    郑蓝心和水笙绝对是天下有名的美女,尤其是郑蓝心的那双纹龙美腿,不知道让多少大家族弟子为之魅惑,可时至今日,这样的绝世美人便要陨落于此。

    一时间有些唏嘘。

    为了八路,真的值得么?

    你们真的和八路熟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