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成精了一身都是戏(第1/2页)
    整个玄风山脉顿时被暴风雪侵袭,一片白茫茫,寒冷刺骨。

    “大人发怒足以毁天灭地!”不知哪个动物嘴欠,引发了一群动物的四处逃窜,赶紧跑吧!否则就要被大人毁灭了!

    一时之间整个林子的动物们争先恐后奔跑着,也不知道该跑向哪里,不同方向的经常撞到一起,顿时整个雪地里滚着不同品种的兽类。

    已经飞远的小黄鹂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大人发怒好可怕,天降暴风雪,非一般鸟类能承受的!”。

    突然开始奋力挥舞着膀子向前飞去,一会功夫只能见到一个小黄点了,隐约可见空中飘浮着几根小黄毛。

    山脚下的村民半夜里被冻醒,哆哆嗦嗦从床上爬起,穿了衣服,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已有村民开始仰望着玄风山脉,只见白茫茫一片,真是好美的雪景啊!

    “六月飞雪,不是好兆头啊!”不知哪个村民惊恐的叫了一声,一时间整个村子弥漫着恐慌的气息,仿佛灾难即将来临,还哪有心思看雪景。

    “糟了,我们的秧苗!”有村民想起那田地里的粮食作物,那可是一年的口粮啊,火急火燎的疾奔自家田地。

    紧接着一群村民开始疾奔,仿佛像背后有野兽在追赶般,那小腿蹭蹭的,犹如万马奔腾过境。

    “幸好,幸好秧苗没有被冻到!”一个个村民脸上浮现出喜悦之情,像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但是六月的天本该郁郁葱葱,怎会下起了雪?莫非是老天发怒了?

    村民们聚集在村长家开始讨论着,看看有谁知道的多的,能说个一二,他们世世代代住在玄风山下,从未经历过此等景象。

    有人的地方就有八卦,村民们一个个缩着脖子裹着衣服絮絮叨叨着……

    而始作俑者抱着夜倾城飞至玄风山脉最高处,回身才发现不知不觉间他竟然将怒火发泄在山林中。

    低头看着怀中柔弱的了无生气的女子,怒火渐渐平息,却多了一抹心疼。

    随着他怒火的消散,整个玄风山脉冰雪融化,山林里的小动物们不再奔跑。

    咦,雪化了,这说明大人的怒火消失了!

    “糟了发洪水啦!”漫山遍野的冰雪瞬间融化形成了山洪暴发,小动物们可怜的又经历一场逃难。

    “大人又发怒了,降了暴风雪,又开始发洪水!小心脏受不了啊!”小松鼠蹭蹭的逃窜到树上,与猫头鹰开始作伴!

    “这是大人千年里第一次发火,后果很严重的!”猫头鹰淡定的说!

    “求大人放过!”不会爬树的动物们飞奔而过,听到猫头鹰的话,不忘回复道!

    动物们在林子里发出来的声音实在太大,银袍男子一挥手,眨眼间的山洪水便消失在泥土里。

    获救的动物们停下了奔跑的节奏,开始梳理自己的毛发,“大人终于平息怒火了!”

    “也不知道大人为何生气?”不知道谁嘀咕了一句,顿时各种耳朵开始竖起来听,很想知道大人为何生气。

    “因为你们太蠢!大人怎么会伤害我们,也不知道你们在跑什么?”这时候散发着狐臭的小银狐从一边迈着小爪子走过来,昂着头!

    “呕!太特么臭了!”于是动物们集体呕吐起来,大人降下来的雪水都冲刷不掉它那身狐臭。

    “哼!我去找大人,你们这群胆小鬼!”小银狐面对一群呕吐的动物,忍不住也恶心了一把,嗅了嗅自己,不臭啊!伤心了,它要去求大人抱抱,求大人安慰!

    小银狐嗖的一下向玄风山脉最高处飞跑着,一会功夫就不见了兽影。

    “马屁精,臭狐狸!”隐藏在暗处的一只小老鼠嘀咕了一句,鄙视的看着远处消失的小银狐。

    众动物们纷纷点头,非常同意,臭狐狸!

    在玄风山脉山顶的斜坡上有一座特别的小木屋,不足30平米可以想象有多小了,也就一个卧室那么大。

    它融合了大自然的淳朴以及纯净气息,完原生态,因为制作木屋的木头已经长满了蘑菇、苔藓、杂草、甚至还能看到鸟窝!

    而木屋周围没有任何围栏,空地上一片绿意盎然,隐约能见到几多蓝色的小花点缀着,初夏的暖风拂来,银袍男子迎着轻风抱着夜倾城缓缓向木屋走去。

    人未到木屋门已自动打开,从门口可见屋内简单到不能再简单。

    一张桌子,两把椅子,一张木床,被褥,当然还有桌子上的两个木杯和不知名的罐子,可谓是家徒四壁穷的不能再穷了。

    也许银袍男子是在此隐居,修仙呢?隐士、修行者又怎能以世俗之外来衡量,不可以诋毁这样出尘如白月光般的男子!

    小小的木屋容纳两个人略显拥挤,但是银袍男子并不觉得,将夜倾城轻轻放在木床上,用同色系的银袍被子盖在她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