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潜藏的危险(第1/2页)
    “玄风堡一药难求,每年固定几次珍宝拍卖会,未见有什么灵药,真正救命的药只有古夜笙才有,但几乎从不拍卖,如今王受伤的消息不可以泄露,也便不能去讨药。”常青老祖颓然的看着宇文狄,王你又何苦呢?

    “那玄风堡汇聚如此多的人才,竟没有一个人抵得过古夜笙么?”夜倾城真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是怎样的,她曾以为需要被保护的男子在世人眼中却是仰望的强者。

    难道除了古夜笙就没有其他人可以救宇文狄了吗?

    兔球此时也略带茫然的看着宇文狄,那坏男人要死了吗?不知为何内心里竟不想他死,虽然他总是盯着它看,但并没有伤害它,也没有伤害姐姐。

    夜倾城开始搜寻起脑海中那些邪恶灵魂的记忆,不知有没有可用的信息,然竟真的有惊喜,“海蚕,不知这海蚕你们可有听过?南海山石间生长着一种海蚕,食之可以补精气神,甚至永葆青春,延年不老。”

    “女侠,小的听过,传闻海蚕壮如蚕,大如拇指,其沙甚白,如玉粉状,如今世间很少有人见过,且少有真品,甚难寻得。”恶魔天尊佘浪狗腿的说。

    这海蚕他曾遍寻南海都没有找到过,否则他也不会是这幅苍老的鬼样子了。

    兔球安静的听着众人讲话,海蚕能救坏人吗?它也暗暗地下决心一定要找到海蚕,救坏人。

    “海蚕为何物?”宇文狄却是从未听过,然俊脸上却莫名的绽开一抹笑容,看着兔球,大千世界果真是无奇不有。

    兔球见他笑着看着自己,莫名的缩缩脑袋,怎么总是感觉坏人好像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般?

    常青老祖此时冷嗤道,“此物既然如此难寻,王根本等不起,万一没寻到该如何?就算寻到了救不了王又当如何?”

    夜倾城微眯双眸,紧盯着宇文狄“你还能撑多久?诺大的王府可有一些丹药维持?”

    她有些怀疑这宇文狄到底是不是摄政王,诺大的一个王府,竟然连点救命的丹药都没有,即使这里没有,那么皇宫呢?难道也没有?

    “本王尚且能撑几天,王府还有一些丹药可以撑一撑,大宇国地处风沙地带,灵草匮乏也是无奈。”宇文狄有些尴尬地说着。

    “那么魔兽森林呢,那里是否又有一些灵草奇药?或者是动物兽丹可以食用的?”夜倾城联想到21世纪的那些玄幻小说,那些珍宝是否存在?难道都是假的?

    “魔兽内丹与我无用,况且魔兽森林不是想进就可以进的,每年各国也只会开启一次传送阵,如今离历练还有半年之久。”宇文狄拖着疲惫的身体解释着,他这个摄政王也只是表面风光,实际上外强中干。

    “我去南海找海蚕,如果五日内没找到,我会去寻找古夜笙——摄政王你可能撑十日?”夜倾城身体内还埋葬着怨念的隐患,如今却为了救人去那未知的南海,也不知是否可以安归来。

    “让你为本王取药,本王竟不知如何谢你,本王尚且能撑些日子。”宇文狄想要将那把黑剑继续送给夜倾城。“这把剑你拿着路上也好防身。”

    夜倾城却执意将黑剑推给宇文狄,“此剑还是摄政王留着防身,这恶魔天尊我先带去南海寻药。待我出去时会告知术九这里发生的事,摄政王如果还有什么后续交代的,同它说吧!”夜倾城拎起跪在地上的恶魔,淡然的看了一眼宇文狄,随即一袭黑衣闪身消失在楼梯上,只留下一道残影。

    地下空地上余留受伤的老者与虚弱的快挂掉的宇文狄。

    但就在夜倾城消失不久,那常青老祖却一脸轻松的站了起来,整张脸上阴森森的笑着。

    “王,你就这样让她带着那魔物离开?那什么海蚕的东西真能治你的病?”常青老祖带着一丝诡异的灰色气息慢慢向宇文狄走去。

    “不然如何?”宇文狄抬头冷冷地看向老者,随即握紧了那把黑剑,“本王竟未想到老祖你藏的如此深,这样装受伤,又将本王置于何地?”

    “哈哈哈!你现在这副鬼样子,还称得上王么?妖界已经不存在了,你是哪门子的王?”常青老祖已然不是那个慈祥和蔼的老者,完换了一副面孔,浑身散发着灰色的气息,甚至整个地下空间也被灰色气体弥漫着。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何会冒充常青老祖?到底想要做什么?”宇文狄坐在地上冷淡道。

    “你恐怕就算知道我是谁也无用,我只是一个小角色,但是我这样一个小角色却能拿到堂堂妖界之王的妖丹,哈哈哈!”假常青老祖整个人置身于灰色气体中,笑得得意忘形。

    “就凭你也想拿到本王的妖丹,简直自不量力。”宇文狄借黑剑之力腾空而起,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将那常青老祖斩杀黑剑之下。

    “怎么可能?——”假常青老祖捂着脖子上的伤口,睁大眼睛不可置信,临死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败。

    那假常青老祖被黑剑刺中,瞬间便消失于空气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