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魔兽森林提前开启(第1/2页)
    冥君夜枫被螭吻的话扰乱了心,世人眼里的他是如此可怕吗?

    他从夜倾城眼里也看到了异常,有距离。

    堂堂冥界之主竟是如此不堪的?小鱼的恐惧倒是可以理解,但是夜倾城的异常又是为什么?

    他第一次开始怀疑这与身俱来的头发,不知道那上面沾染的所有灵魂以及尸体的污垢是否是正确的。

    即便是他早已将那些脏污变成能量吸收,那头发依旧是穿透过各种各样恶心之地,恶心之人,恶心之鬼。

    “殿主!拍卖会上来了一位重要人物,您要不要出去?”

    一名中年管事急匆匆来报!

    冥君夜枫摆摆手,此刻他什么人都不想见,冷冷地对着那管事道“下去吧,除非涉及到人命,否则不要向我汇报,自行处理。”

    管事听后战战兢兢的退下去,差点不小心跌倒。

    冥君夜枫的脸色更为阴沉了,就连属下都害怕他……

    夜倾城趁冥君夜枫不在,她向那螭吻索要一些鲜血,螭吻觉得自己伤势严重不可以过多流血了,竟是不同意。

    其实螭吻是怕夜倾城与那男人合伙骗它,它想要保存实力。

    夜倾城真想一脚将那水桶踹翻,这螭吻简直榆木脑袋,夜枫救了它,不知感恩,还当他是坏人,先前答应的血竟也想赖账。

    “你不想给,那我自己取!”夜倾城从凤冥殿找到一些小瓶子,准备去取血。

    谁知那螭吻却说,“即便我愿意给你血,你现在取血片刻便凝固,等你赶到病人那里凝固的血也用不了。”

    夜倾城竟没有想过血会凝固这回事,如今她竟没有好的储藏鲜血的器皿。

    “你似乎想让我将你带走?”夜倾城感觉螭吻话中有话。

    “反正刚刚那人也说了以后任由我自生自灭,不如就先跟你去救人,然后再做打算,我看的出来你与他也不是一伙的。”螭吻试探着,如果他们合伙,这女人定然不会带它离开,如果是他们不是一伙的,那与这女人走还算安一些,只是她的实力貌似不怎么样。

    “即便不是一伙的,他也并未害过你我,我不会带你走的。”夜倾城没想到这螭吻还想挑拨离间。

    她如果真的私自带这螭吻走了,那岂不是与那男人为敌?况且他也说过帮她找药,救宇文狄,只是遇到1龙族的事,他才好心帮忙。

    然而自己竟然偷偷向这螭吻拿血,想要不辞而别,与这螭吻有何区别?实在是不知恩图报。

    夜倾城随即离开石室,去找冥君夜枫,无论如何她要走要留都要与他打声招呼。

    结果她竟不知不觉来到拍卖现场,就见跪了一地的人,也不知究竟来了什么样的大人物,难道是天香国的女皇?

    夜倾城躲在柱子后,她可不想出去给人下跪。

    那拍卖大厅内竟然摆了一顶不一般豪华的轿子,整个轿身居然是用白晶石镶嵌的,晶亮圣洁。

    轿子的帷幔竟也似上好的蚕纱,白中透着丝光,柔顺飘逸。

    透过帷幔隐约可见轿内坐着一人,看身形定是男子。

    帷幔飘动之下可以看到那男子一身白衣,脸上覆着面具。

    这便是那众人所跪拜之人?他是谁?

    看轿子外站着的四名侍卫,竟是一身白色铠甲,所以这轿子内的人可能是某个皇帝或者王子吧?

    见过宇文狄所造成的轰动,对于这种古代弱势群体来说,跪拜已成为常事,不足为奇。

    不过这拍卖会现场怎么没有看见冥君夜枫?有这么拉风的人出来砸场子,他作为主人也不出来露个面?

    “回禀圣神大人,我天香国凤冥殿定会将魔兽森林开启的消息告知殿主,届时会准时派人参加魔兽森林的历练。”天香国凤冥殿管事跪在地上回禀。

    他心里纳闷,以往圣神大人从不管这些事,不知今日这般大人物怎么会亲自到他凤冥殿的分殿公布这等事。

    那轿子前的一名侍卫紧跟着开口说“这次魔兽森林提前开启,也是圣神大人给各国各派势力的一次奖励,与以往不同的是,所有参加历练之人限一个月内到达玄风堡,将由圣神大人亲自授课指导,魔兽森林历练出来的冠军,将获得由圣神大人炼制的圣药,以及玄风堡金色令牌一个。”

    跪在地上的众人均抑制不住惊呼声,小声嘀咕“圣神大人的圣药具有起死回生的效果,还有那玄风堡金牌,那可是一个金饭碗,相当于永久在玄风堡居住的权利,获得一座宅院不说,还无需做事便可以每月领取万金,在玄风堡逍遥快活一辈子。”

    “是啊!可惜各国各派名额有限,如何才能立于不败之地竞争到最后?况且进了魔兽森林生死未知,能不能活着回来还不一定,拿到冠军却又是难上加难。”

    “如果能拿到玄风堡的金牌,可谓一人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