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玄幻小说 > 超品渔夫 >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培养绝世天才
    > 超品渔夫

    被骂了,殷东也懒得在意,确实,上一次看到了星辰古树,却连一片叶子都没能带走,真是太亏了。

    星辰古树的树身上雷霆炸响,有轮回古老气流交织在其中,流淌着岁月的气息,所经历的造化完超出了想象。

    在那些巨大的枝桠之间,垂挂一枚枚神异的果子。

    星辰果!

    每个果子都闪烁着雷光,光影幻化成兽形,如同一尊真正的异种凶兽一般,龙吟虎啸,雀唳熊嚎,散发着源自亘古岁月之前的莽荒之气。

    “师叔祖,这回能赏给弟子几颗星辰果吗?还有,这树的有种子吗,或者小树苗最好,弟子……还有两个师弟,都有随身空间,还有我媳妇儿也有个剑灵空间,都能进化。”

    殷东问,语气透着一股幽怨……上次来了,就没给,这一次师叔祖总该给点好处费吧?不能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嘛!

    那一道伟岸身影,将投向星辰古树的眸光,转向了殷东。

    殷东一脸真诚的看了过去,看到了那一双眸子中,映现了无数时空的沉浮,沉淀了无尽的岁月,透着一种沧桑、古老的意味。

    刹那间,殷东的心神都给陷了进去,沉迷其中。

    忽然,只听一声轻笑,让殷东惊醒。

    “这个臭小子,没一点长进,还是这臭不要脸的,没听过好男不争祖上产,好女不争嫁时衣吗?”

    这话说得,殷东想翻白眼。

    要脸能当饭吃吗,能让他摆脱师门的麻烦吗?

    既然不能,他注定被师门的麻烦缠身,先拿一点好处,有什么不对的!

    殷东躬身一礼:“师叔祖明鉴,弟子这不是要为师门大力培养几个绝世天才,却又苦于没什么积蓄,才想着向您老求助的嘛!”

    灰袍身影被逗笑了:“小子自己都是个废材,还想培养绝世天才,知道什么叫绝世天才吗?”

    殷东笑了一下,像只狐狸露出一抹算计的笑容。

    “弟子的儿子是天生道体,侄子是虚空道体,师弟是初级宇宙之主,要是他们都不算绝世天才,那弟子就真是孤陋寡闻,不懂什么叫绝世天才了。”

    他就看师叔祖还能说什么?

    果然,灰袍身影不淡定了:“当真?”

    殷东笑眯眯的说:“我儿子跟侄子,就是我的随身空间里,我师弟,也在蓝幻界,距离不远,师叔祖想看,弟子可以马上带来给您老看一看。”

    “来不及了,本座复苏的时间不够了!”灰袍身影无比惋惜的叹息道。

    下一秒,在殷东满怀期待时,他又给泼了一盆凉水。

    “星辰果呢,赏几个倒也没什么,但是,本座现在是投影,星辰古树也是投影,没法把星辰果给。”

    听了这话,殷东失望,但也不意外。

    上一次在五夷山,他就猜到了,星辰古树也许是跟幽灵船一样,并不是存在于那一方时空,而仅仅是时空投影!

    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不过,他猜星辰古树的本体,就是在蓝幻界的某一处。

    “别想了!”

    灰袍身影笑斥一声,又道:“小子先提升实力,补自己的道,等凝炼出天龙法相的时候,就可以去取那个造化了。星辰果又算什么?”

    “那个造化到底是什么?”

    “都说了,该是的,拿到了,自然知道。不然,说也无益。”

    “大忽悠……”

    话没说完,殷东被一道白光凝成的手指,在脑门上弹了一记爆栗,痛得呲牙咧嘴。

    “小子,加油!带着的子侄,还有师弟们,借着纪元之末的风云变化,为人族征战,亦是为自己铺路,记住,起于微末,机缘靠争,造化要夺,并不是等来的,没有机会,也要给自己创造机会。”

    再次听到这一番话,殷东心头依旧悸动不已,战血激荡,灼热沸腾,恨不能马上就冲向战场去浴血厮杀。

    “记住,大世当争,争不过还有庇护的无数人,都将湮灭……人族从来不缺少天才和妖孽,却都葬在了……大势所……一切都将见得分晓……”

    “记住,纵然是超脱了天地,没有族群,不过是无根浮萍……灾劫降临之下,能庇护住身后部族的人越多,庇护的山河大地越广袤,的气运就越浓郁,而超脱的可能性就越大……”

    “记住,纪元之末的应劫者,要么,毁在灾劫之下,要么,抢夺气运,蜕去凡胎,挣脱枷锁……只要问心无愧,对得起……亿万苍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随着传到殷东脑中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那一道伟岸的身影虚化,很快消失……

    然后,就仿佛有一种撼动时空,镇压寰宇的气息弥漫而出,让殷东有种要被撞成齑粉的错觉,眼前一阵天昏地暗,什么都看不见了。

    “东子,怎么了?”

    顾浚的声音传来,让殷东迅速清醒过来,眨了眨眼,干涩的说:“没事。”

    看他不想多说,顾浚也没追问,看向上方。

    那一道猿猴仰天咆哮,战栗的毛发飞扬。它正被一道石斧劈下,把一只利爪割裂,鲜血带着那只断爪喷射。

    嗡!

    紧随着石斧之后,又是一根石矛刺出,带着丝丝黝黑的骨纹闪烁,血色浮盈,带着一股浓郁的杀戮气机刺出。

    矛影闪烁,矛尖刺破虚空,直接将猿猴胸口洞穿,鲜血潺潺,顺着矛尖,从猿背上滴落大地,痛得猿猴又是一声咆哮。

    这一道山猿咆哮震荡山林,整个身体却是被长矛一下子给钉住。

    砰——

    在这个瞬息之间,又是一把白骨大棒敲在山猿头上,颅骨崩碎,血水迸溅,巨大的猿身震颤,生机迅速消散。

    “孽畜,死!”

    持矛壮汉大吼一声,将染血的长矛猛的往下一甩。

    轰!

    巨大的山猿身体像破木袋一样飞出,砸在山脚,整个猿身都要散架了,颤动了几下就不动了,样子十分的凄惨。

    持矛壮汉大笑道:“这只老猿可算搞死了!”

    石斧大汉抹了一把脸,吐了一口长气,说:“不知死活的孽畜……咦?猿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