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宋老相召(第1/3页)
    宋睿吸了一口烟,然后笑了笑说道:“当然不是!”

    夏若飞静静地望着宋睿,等待他的下文。夏若飞知道,宋睿肯定是有比较重要的事情要跟他说,否则没有必要避开周围的人。

    宋睿淡淡地说道:“爷爷想要见你一面,跟你谈谈有关刘家老爷子的事情……”

    夏若飞有些意外,扬了扬眉毛问道:“宋爷爷有决定了?”

    宋睿耸了耸肩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之前刘家的人求见了好多次,他老人家都闭门谢客。不过这次刘家找了一位爷爷无法拒绝的说客,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然后爷爷就吩咐请你到家里跟他见一面……”

    夏若飞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道:“行!我这边时间都好安排,具体见面时间你们定吧!”

    宋睿忍不住说道:“若飞,那位说客是高家的老爷子,怎么说呢……当初高爷爷和我爷爷都在同一个部队,有一次惨烈的战斗中,我爷爷身受重伤,是高爷爷拼死把我爷爷背下来的,否则的话我爷爷肯定就没命了!所以……我爷爷欠高爷爷一条命,他亲自上门来找我爷爷,老爷子肯定没办法避而不见的。”

    夏若飞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位高老爷子和刘家的老爷子关系很近吗?”

    他的确是有些好奇,也理解不了这些老前辈们之间的事情——按说高老爷子和宋老这是战场上的生死情谊,而宋家和刘家在各个领域都是竞争对手,高老爷子不太可能跟刘家走得很近啊!

    当然,夏若飞是把事情简单化了。

    如果还是当年的热血青年,可能这一套价值标准还适用,可现在无论是高老爷子还是刘老爷子,乃至宋老自己,都肩负着一整个庞大家族,他们做出的任何一个决定,甚至都不会根据自己的好恶来作为衡量标准的。

    更何况那场战争距离现在好几十年了,这几十年间发生的事情又岂是简简单单的几句话说得清楚的?

    宋睿点了点头说道:“高爷爷和刘老爷子那是过命的交情,而且他们两家在政治上、经济上也都是互相帮衬,可以说是盟友吧!而我们家,虽然跟高家也算是保持比较友好的关系,但因为刘家的关系,合作总体比较少,在各个领域没有摩擦就算不错了。”

    夏若飞顿时了然,他点点头说道:“明白了,那你尽快安排我跟宋爷爷见面吧!”

    宋睿忍不住看了夏若飞一眼,说道:“若飞,你不必为了爷爷来委屈自己做不愿意做的事情。爷爷也绝对不可能勉强你的,我猜爷爷应该不会给高爷爷什么承诺,顶多就是答应他劝劝你而已……”

    夏若飞笑着摆摆手说道:“一切等见面之后再说吧!你跟宋爷爷汇报一下,尽快把见面时间定下来,我这段时间应该都会在京城的。”

    “爷爷说了,他的时间都可以临时调整。”宋睿说道,“既然你这边没问题,那就定在明天上午吧!我会带车过来接你,你在家等就行了!”

    “没问题!”夏若飞一边说一边从椅子上站起来,笑着说道,“出来有一会儿了,咱们进去吧!”

    宋睿见夏若飞一脸轻松的样子,心里也有些不解,要是换个人处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有那么一点点底气,但总归会有些忐忑的吧!毕竟这是面对高家、刘家两个庞然大物一般的家族联手的压力。

    除非夏若飞已经决定出手医治刘家老爷子了,否则怎么会如此平静呢?

    但宋睿又觉得这似乎不太可能,刘家的子弟跟夏若飞的冲突不是一次了,上次在京城争地,刘家的刘浩凡就已经跟夏若飞势同水火;后来在东南省任职的刘浩军灰头土脸地回京,虽然没有任何证据,但宋睿他们哥几个也隐隐猜测这跟夏若飞脱不了干系。以夏若飞的性格,怎么可能轻易向刘家低头呢?

    宋睿想着心事,跟在夏若飞身后一起回到了包厢。

    大家见到夏若飞和宋睿回屋,连忙招呼他们落座。高俊等人又纷纷前来向两人敬酒,高俊带来的两个女导演一看就是经常混迹酒场的高手了,调节气氛的能力很强,而且酒量都不差,两人也分别上前来向夏若飞和宋睿敬酒。

    还有李哲最近一心想着能够入股桃源会,哪怕是给他一丁点儿股份也成,所以对夏若飞和宋睿也十分的殷勤。

    李哲入股桃源会,自然不是为了赚钱,或者准确一点说,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他更加看重的是这个圈子里的人脉。

    成为桃源会的股东,不但可以跟宋睿、赵勇军这些顶级纨绔共乘一条船,而且会所本身的性质也决定了这就是一个顶级社交场合,到时候作为会所股东,他自然也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

    这对于日渐式微的李家来说,无疑是非常重要的。

    所以李哲也是不遗余力地讨好夏若飞和宋睿,只是两人在外面已经商议好了暂时不接纳新股东,所以对于李哲的各种奉承照单收,对于他想要投资入股的暗示、明示通通都装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