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山河警事 > 第四百三十三章 疲惫不堪
    秦山海点了点头,有些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又是一天下来,不仅什么重要的线索都没有得到,又添了更多的疑问。

    甚至整个案子都披上了一层诡异的色彩,他深吸了一口气,这一刻已经有些茫然。

    杨春茂坐在秦山海旁边的桌,他脸色同样很难看,他讯问的是一个私营老板,问了同样的问题,这私营老板竟然指着西装男子说:“跟他一样,我俩情况差不多。”

    “嗯,你也是地位达不到,进不去仓库,去那儿就是小玩两把,消遣娱乐?”杨春茂讽刺的说。

    “对,对,警官,你说的太对了。”私营老板凑过头说:“警官,该罚款罚款,我认罚,别给我媳妇儿说,成吗?”

    “别套近乎!坐好了!”杨春茂瞪眼,正色道:“聚众赌博,你以为罚你点钱就算了?”

    “警官,瞧你说的,我又不是组织者,就是小玩了两把,我还是头一回去,给个机会,从轻处理呗?”

    “闭了!老实交代你的事!你赌资多少?”杨春茂有些烦躁,越是审问越觉得这件事情已经超出了他们预想的范围,让人措手不及又无可奈何。

    讯问持续了八小时,大伙儿终于有些挨不住,只能暂停,回到办公室之后,靠在椅子上或者趴在桌子上小憩一会儿,恢复恢复精神。

    秦山海拿过桌子上的茶杯,泡了一大杯浓茶,还没凉就咕咚灌了下去,他并不打算去睡觉,还有很多事没理清楚。

    那些事情就像缠杂在一起的丝线,在秦山海的脑海中怎么理都理不清,乌七八糟的,根本没有睡觉的心情。

    期间秦山海跟冯哲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那个被他们从展台上救下来的人,现在情况如何。

    冯哲说那人的情况还好,服用的好像是慢性毒药,经过洗胃灌肠等一系列的抢救措施,身体状况已经稳定了下来,暂时没有生命危险。

    听了冯哲的话,秦山海稍稍放下了心,总算救下了一条生命,这个行动就有价值,也算是一种宽慰。

    杜文斌早就坚持不住,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刚回来的时候就叫嚷,这一天累的,感觉都瘦了好几斤。

    现在办公室内只有蒋羌跟秦山海两人还睁着眼睛跟案子死磕到底,蒋羌看着秦山海跟他一样强打着精神,苦笑着开口。

    “你别跟我一样,你可是咱们重案组的尖兵,接下来的调查还要你挑大梁呢,赶紧趴桌子上眯一会吧,喝什么浓茶?跟我一起死扛有什么意义?”

    秦山海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一声说道:“蒋队,我现在脑子里乱的很,强迫我去睡觉也睡不着。有些事情我要是不搞清楚的,我心里就像是有团

    乱麻,扎的我浑身难受,睡也睡不安稳。”

    蒋羌安慰道:“心里盛不下事不行,把心放宽点,问题总会有办法解决,我还是想劝你赶紧睡一觉,自从你来到我这儿,就没好好休息过吧?连上下班都很难准时准点,没办法啊,能者多劳,如果不是你用心,上个案子可能还拖着呢,所以你得养精蓄锐,要在关键的时候发挥作用。”

    秦山海只好点了点头说:“好吧,我尽量休息一会儿,两个小时!只要睡两个小时精神就回来了。”

    “睡吧,我也眯一会,我定个两小时的闹钟。”

    说是两个小时,五个小时过去,秦山海仍旧沉浸在睡梦之中,若不是有电话打进来,他们一群人依旧睡得很香。

    第一个被震醒的是杜文斌,秦山海也跟着醒了过来,他迷迷糊糊的抬起头,忍着全身的疼痛往四周看了一眼。

    这一看把他吓了一跳,外面早就已经华灯初上,墙上挂着的钟表指针指向了八点,好家伙这一睡足足六个小时过去了。

    秦山海有些无奈的看向蒋羌,发现蒋羌比他睡的还要香,整个人保持着手中握笔脑袋与文件紧紧贴合的姿势,他应该是看着文件,看着看着就睡着了,桌上的闹钟已经摔到了地上。

    秦山海无奈的笑了笑,看来蒋队也是累坏了,本来还想抱怨几句,看到这样的情形,怎么也说不出了,大家都累坏了,这个案子把他们折腾得人不人鬼不鬼的。

    趴在桌子上睡觉有一个特别大的缺点,那就是醒来后浑身都疼,像是被人揍了一顿,秦山海就连伸懒腰都觉得骨头都要断开了。

    杜文斌更是疼得直叫唤,他这一嚷嚷也把其他人给叫醒了,杨春茂使劲揉了揉脸,抬头一看钟表,脸色顿时一白:“睡过了睡过了,有六个小时了!”

    蒋羌听到大家的声音也渐渐转醒,揉着僵硬的脖子,抬头看了一眼周围众人顿时觉得有些无奈,还有些好笑。

    “对不住了山海,本来是打算要叫你的,结果我自己也忍不住睡着了,闹钟呢?”蒋羌顺着秦山海指的方向,从脚底下拾起了闹钟。

    秦山海抽了抽嘴角,轻笑一声说:“这不怪你,大家都是累到了极致,睡着了也正常。”

    众人用短短五分钟整理了一下,洗了把脸,驱散了疲倦,强迫自己投入案子的调查中。

    电话是冯哲打过来的,就是简单的汇报一下那人的身体情况,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从icu病房转到了普通病房。

    只是现在还没有从昏厥中醒过来,胳膊打着吊针,医生说,大概需要一天的时间才能醒来。

    杜文斌搓了搓脸,带着哭腔说

    道:“我简直要累死了,就算是累死了能找到线索那也无所谓,可又累又困,还没什么进展,太让人沮丧了,我现在都想一头撞在豆腐上,活活撞死我自己。”

    吴宏伟翻了个白眼说道:“你可真会撞啊,还撞到豆腐上!豆腐要是能撞死你的话,那太阳就能从西边出来,别抱怨啦,咱们哪个不累啊?就算冯哲那小子也在医院里耗了这么长时间。”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杜文斌扯了扯嘴角,一脸不屑的说道:“好吧,就你们一个个为人民服务,我偷懒耍滑爱抱怨行了吧!”

    所有人都知道杜文斌这个不服输的臭脾气,也没人理会他,就当左耳进右耳出了。

    秦山海见大家都醒了过来,精神也恢复了一些,便把他调查出来的情况具体汇总了一下,然后给众人一一都讲了一遍。

    杜文斌听了之后,一脸苦大仇深的说道:“也就是说,那些单纯在地下室里面的赌徒们,对于仓库内的事情一概不知!而且更诡异的是,他们明明看见有人进去了,但却没有看见有人出来,等咱们进去之后发现里面一个人都没有!肯定有暗道,肯定有!这又不是在拍鬼片,事情怎么会这么诡异?”

    吴宏伟跟着点了点头,气闷的说道:“如果咱们把这件事儿跟其他人说,别人一定会以为,我们在跟他开玩笑,可这件事就这么诡异的发生了!”

    秦山海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不是在开玩笑!既然存在那就必然发生过,可当时咱们仔仔细细在里面检查了好几遍,并没有发现什么暗道。之前咱们讨论过,想要从那个地方往上挖出去,肯定要折腾很大的动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但他们就是这么凭空消失了,没有从出口出去,而且还只进不出!这说明咱们对那个仓库掌握的还不够,那里面肯定有什么暗道机关,要不然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这是现实,不是鬼片儿!除非这些人都有里面的大转移术,要不然这么多人不可能凭空消失的!我觉得咱们必须马上回去一趟,最好能把那个仓库整个都翻一遍,把能拆的地方都拆掉,看看是不是有什么隐藏的暗道机关之类的!”

    秦山海说完之后,蒋羌一脸赞同的点了点头:”我也觉得,他们应该是通过仓库里面的通道离开了,虽然咱们之前推测这种可能性很低,但也并不代表着就没有可能!”

    秦山海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在去夜总会的路上,秦山海还觉得自己这个担心有些可笑,没有想到还真的发生了,只能说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办不到的。

    秦山海抬起头看了蒋羌一眼,蒋羌是负责第二组的,也就是对夜总会一楼大厅内身份可疑的

    人进行筛选调查。

    “蒋队,你那边有没有什么进展?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秦山海一脸希翼的问道。

    蒋羌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前一共被我们扣下来七十多人,我这边三十多人在回答问题的时候,不是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就是跟实际情况对不上号。倒的确有不少人存在问题,甚至有十几个是吸毒者,可这些人的问题跟这个案子却没有太大的关系!”

    蒋羌说完之后,秦山海一脸颓废的靠在了椅背上,两边都没有什么进展,也进一步的证明了那些人并不在地下赌场,也不在上面的夜总会!

    说不定在他们到达之前,那群人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秦山海越想越郁闷,越想越觉得怒火中烧。

    他用手拍了拍桌子,脸色十分难看的说道:“到底是哪儿出了纰漏?咱们已经把每一步计算的都那么严谨了,却还是被他们先一步得到了消息!到底是谁把消息透露出去了?之前那次失误,咱们可以把问题归结在孙琪身上,可是孙琪已经消失了,那这一次又是谁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