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彷徨(第1/2页)
    茶,已经凉了。

    何雯雯一动没动地安静听唐诗云淡风轻地讲完了他的整个人生,又感觉这样盯着人看怪无礼的,不时移开目光去瞟唐诗面前的茶杯。

    越听,何雯雯就越心惊。

    这个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多少的孩子,在最应该接受母爱父爱,无忧无虑学习生活的年纪,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她也是个母亲,在听到唐诗母亲的所作所为后,却怎么也不能理解她的做法。

    何雯雯的心底沁出凉意,连滚烫的茶水也没办法将那冰碴融去。

    她心疼地望着唐诗,那孩子的脸上却一派坦然。

    好像浑不在意似的,唐诗淡淡地讲述着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讲他如何遇到宋辞,讲他如何被宋辞驱走心底的黑暗。

    过去的,终究会过去。

    如果不能放下过去,拥抱现在,那你也不配拥有未来。

    唐诗在心里这样和自己说着。

    何雯雯忽然就有一种冲动,想要抱一抱这个孩子。这个经历了常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后,凭着一丝韧劲拼命活下来的孩子。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愿意做你的母亲。”她眉间闪烁着怜爱和痛楚,“但同时,我一时间还是没办法接受你们的感情。”

    宋辞还小,还那么年轻。可能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吧?

    她不敢妥协,万一儿子一生的幸福都因此葬送,她又该怎么办?

    “没关系的,阿姨。”唐诗还是一副好说话的样子,“我们有的是相处的时间,可以让您充分地了解我这个人。”

    何雯雯轻叹,有些意动。

    她是过来人,很清楚在一段情侣关系中,来自家庭的阻力并不见得是一件坏事。

    家里愈是反对,这段关系就愈是紧密。

    如果她和宋明轩一味地采取高压政策,没准非但不会取得拆散唐宋二人感情的效果,反而会助推一把,同时也将儿子的心推离了他们身边。

    再加上唐诗刚刚讲的自己的故事,何雯雯隐隐地担心,若是她强迫宋辞结婚,会不会也落得唐诗父母那样的下场?

    她的手颤抖着,如果真的那样,那她就是这一切悲剧产生的刽子手。

    “你给我一点时间,我需要好好想想。”何雯雯十指交叉握着,努力控制它们不再抖动,声音像一只缺水虚弱的鱼,带着让人恻隐的疲惫和哀愁。

    唐诗点点头,并不强迫她马上给出回应,站起身来,“阿姨,那我带您去逛一逛我们校园吧。”

    何雯雯抬腕看了看表,轻轻摇头,“我来的匆忙,公司还有事情,买的是三小时后的飞机票。”

    “那我送您去机场。”

    “麻烦了。”

    何雯雯站在等待安检的队列里,心思起伏不定,周围机场机械的语音提示音是她思考问题最好的背景音乐。

    太难了,她用力深呼吸,这样的选择让她透不过气来。

    墨镜下的眼睛满是慌乱无措,谁能来告诉她她要怎么办呢?

    何雯雯闭了闭眼,却感到周围有人碰她的胳膊。

    睁眼一瞧,是排在自己身前的一位和她年纪相仿的妇人,背着超过她自己的头部的硕大登山包,脸上的皱纹里是笑意。

    “您儿子可真孝顺,一直站在那儿看着你呢。”言语间满满的羡慕快要溢出来,“我家那个就不行,送我过来就不知道跑哪去了…”

    何雯雯心头一动,刚想否认说那不是她的儿子,却在转头看到唐诗一直目送的姿态后失了言语。

    唐诗脸上的担忧和挂念是真心实意的,不是因为她是宋辞的妈妈,而因为她是一个和他交过心的长辈。

    冲着唐诗点了点头,挥手示意他不要再送,何雯雯转过身子,眼眶微润。

    多一个孩子,就是这种感觉吗?

    “妹子,你命好,到我这岁数你就知道了,有个知冷知热的孩子有难得…”

    前面的大姐还在喋喋不休地诉说着自己的羡慕,何雯雯冲她笑了笑,简单地应和着。

    唐诗站在远处看着何雯雯过了安检,又转身冲他点了点头,这才放心离开。

    也许是太渴望母爱,也许是何雯雯是宋辞的母亲,唐诗打心眼里乐意和她亲近。而何雯雯那句愿意做他的母亲,则是彻底让他在心里发誓,不管他和宋辞以后如何,他都会待何雯雯像陶阿姨那样,敬重爱戴。

    除了陶阿姨,这是向他露出疼惜又不带一丝鄙夷的第一位长者。

    他曾穿越过黑暗,所以更加珍惜这样温暖的光亮。

    唐诗开车回了学校,正赶上宋辞下课,学生们吵吵嚷嚷地笑闹着挤出教学楼,像一群争先恐后的鱼。

    他倚在车门边笑着,一眼就瞧见了人群中刘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