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变心(第1/3页)
    第二日,整个江州府门庭若市,聚集了韩国皇室的顶尖势力,就连江湖上有名的修真者,也来了不少。

    “孟剑仙,北涿州恭贺您走马上任。”中年行礼,拿出一只精致的木条盒子,递给孟晓身后接礼的仆人,又道:“这是我北涿州特产,一株七百八十九年药龄的黑王参,对于阁下的断臂之伤有好处。”

    另一边,一位男子抢着递上一枚花白珍珠,道:“孟剑仙,我是南部州府的府主,这是我南部州的白玉断续珠,研磨成分,敷与伤口之上,会生出新骨新肉。”

    “孟剑仙,我来自水月府,我虽身在国都以东,却时常听到阁下的大名,孟剑仙一招天下月,一招天外星,一套山水剑意,真是如雷贯耳。”

    女子客套道:“希望孟剑修继往开来,带着韩国剑道振兴,超越出云剑派,成为三大国度第一!”

    一群人暗暗惊咦,同时看着孟晓,面露敬重神色。

    青年时年二十三,却已经是金丹期修为,并且依靠剑法天地斩掉金甲,银甲两人,位列神榜第十五名。

    孟晓已经成长为一尊大人物,担任江州府主后,便是一尊巨擎。

    最右方,一位皇袍青年笑盈盈,递出一株草,道:“孟剑仙,这是我珍藏已久之物,价值算不得多高,对剑修而言却有特殊含义,今日便送予孟剑修。”

    孟晓打量那株草,略微一怔:“出云草?”

    感受到三寸小草中蕴含的浓烈剑意,孟晓推辞道:“二皇子,这可是出云剑派剑冢内的出云草,受剑冢气息温养,蕴含剑道气息,弥漫剑法真意,如此贵重之人情,孟晓受不起。”

    孟晓推辞,示意身后人不要接受这桩大力礼。

    他能够感受到那株草中蕴含的非凡剑意,如同大日出云透射出万丈光,对一个剑修而言,那是不可多得的宝物,拿着出云草,如同偷师于出云剑派!

    那股和漓江剑截然不同的剑意,同样令孟晓着迷,可他还是极力克制住。

    因为,在皇袍青年身旁,还立着一位紫袍青年,正是不久前送他宝剑的韩国大皇子。

    孟晓已经收过大皇子的礼物,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已经站了队,不适合再接受二皇子的礼物。

    见孟晓拒绝,二皇子也不恼,面带笑意的收回出云草,客套了两句,便未曾多言。

    “二弟,孟剑仙是漓江派剑修,又领悟山水剑意,出云草虽蕴含非凡的出云剑意,却和孟剑仙的道相冲,不一定适合孟府主。”

    “你可责令下人,前往国库中挑选一件宝物,日后再补上无妨。”

    皇袍青年收起出云草,点头道:“大哥说得对,是二弟考虑不周。”

    青年并未表现出什么,却已经猜出了诸多事情。

    孟

    晓看着紫袍青年,不由得暗自惊叹。青年与那日见面时一样,仍旧身着紫袍,不过不同的是,那日青年袖口,衣领出,绣的是潜龙,今日这件紫袍却是卧龙加身,像是刻意凸现身份地位。

    大皇子心思细腻深沉!

    “孟晓,父皇为国事烦忧,身在巨鹿州,无法离开,还望体谅。”

    突然,从青年身后走出一位老者,只见他恭恭敬敬向二位皇子行了礼,转而面对孟晓道:“国君无法抵达,但为表达喜悦之意,命我送来一只祥云如意。”

    老人略微佝偻着背,将手中的如意递给孟晓,眼中闪烁着年轻的光:“这只如意,取大幸大如之意,如主上的话所说,能够出现孟剑仙这样的天纵奇才,实乃韩国之幸。”

    孟晓接过如意,双手轻轻发力,如意便被摘成了两枚,原来,在如意内蕴含着一只小金簪。

    孟晓轻轻一嗅,便察觉到簪子上有一股女子发丝的芬芳。

    “怎么,这支簪子我戴过几日,孟公子便要嫌弃么?”

    哒哒哒。

    突然,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从远处走近,只见她着一身七彩长裙,一双雕凤鞋每一次落地都哒哒作响。

    “三公主!”

    女子走到孟晓身旁,玉手伸到发丝间轻轻一拨,取下一只簪子,和孟晓手中的一般无二。

    女子笑盈盈道:“孟剑仙,这簪子是一对,你若是收了,可就要领会我心中意。”

    那老者斥骂道:“三公主,连主上送的礼,你也敢动手脚?”

    老者愠怒,释放出淡淡的威压,金丹期的修为呼之欲出。

    女子撒泼道:“黄公公,不就一支簪子吗,一礼变成二礼,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孟晓递回金簪,询问道:“不知三公主送此簪为何?簪子可曾有什么特殊用途?”

    女子娇羞,凑道孟晓耳边道:“簪藏如意,一生一意,自是定情信物。”

    孟晓慌慌张张将女子引到一旁,回绝道:“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