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追君路迢迢 > 第923章:心中之恨
    此时的八王爷不禁联想到了小世子得了瘟疫时的样子,那时也是顾浅替小世子诊治的,当时八王爷本想着顾浅应当不敢做手脚,没想到顾浅竟是故意的。

    现下八王爷更是将所有的错都怪在了顾浅的身上,认为当初的顾浅就是故意的。

    苏先生在一旁没有接这话,从苏先生的角度来分析,他认为当初的顾浅并非是故意不治世子,若是当时顾浅真是有意不救小世子,那为何又迟迟没有拿出根治瘟疫的方子来呢?

    然而现下说这些却是显得没有意义,因为八王爷不会相信。

    “这个瑞王妃不除,难消本王心头只恨,只怕她不死,本王的大业也难以完成。”八王爷坐在椅子上念叨。

    现下看来这个顾浅的确是八王爷大业路上的绊脚石,之前八王爷已经做足了准备,但因为顾浅的出现,所有的计划都被打乱。

    脑海里浮现出国师的预言,这个瑞王妃能够改变整个西梁国的国运。

    “苏先生,国师的预言果然是真的,这个瑞王妃不除,只怕本王难以完成大业,苏先生,可有什么法子能够一次除掉这个女人?”八王爷言语间都是对顾浅的恨意。

    “若真想除掉这个瑞王妃,那便只能等师妹取得柳丞相他们的信任后方能动手。”苏先生分析道:“现下看来,那些杀手对瑞王妃根本没用,只能凭智取。”

    苏先生不疾不徐道:“瑞王爷更是一个睿智之人,若是贸然出手只会被发现,让师妹出手,成功的机会更大。师妹在信中说已经渐渐取得了柳丞相的信任,相信不日师妹就能为王爷送来好消息。”

    听了苏先生的这席话,八王爷才像是被安抚了一般,整个人心情好了许多。

    “罢了,本王多的时日也等了,不差这些时候。”八王爷的脾气来的快,去的倒是也快。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八王爷怒气便已经消了一大半,但仅仅是面上消了一大半,这恨却是已经种在了八王爷的心底里。

    瑞王爷、瑞王妃也罢,皇上皇后也罢,这些人他终究是要除去的。

    八王爷整理了一番情绪,才又看着苏先生问:“苏先生,皇后现下如何?”

    “皇后的身子一直不好,现下来看情况也算严重,但瑞王妃研制的方子已经送到了宫里,这瘟疫要不了多久也会好起来。”苏先生一一回答。

    宫里的探子是苏先生在安排交接,这些个消息,苏先生最是清楚不过了。

    “皇后的身体一好,便不用再喝药,到时恐无法下手,现下皇后腹中的孩子如何了?”八王爷又问了一句。

    自己唯一的儿子已经死了,他又怎么能够看着皇上的孩子平安出世,所以皇后腹中的胎儿决不能活着。

    “已经喝了好些日子药了,这孩子八成是留不住了。”苏先生淡然的道。

    “还剩两成,那这两日便多下些药,在皇后身体大好之前完成此事。”八王爷睁着眼睛冷酷无情道。

    苏先生点头:“八王爷放心,这个孩子留不住。”

    “嗯,本王要的便是这个孩子留不住。”苏先生感叹道。

    “八王爷现下手握兵权有多少?”苏先生突然转移了话题,问起了这个。

    八王爷道:“皇上之前收回一些兵权,现下不过只有五万人可用。”

    “苏先生今日怎的问起了这个?”八王爷疑惑不已的看向苏先生。

    “有机会的时候这些人用的上,八王爷若有时日便好好训练一些将领出来统领这些士兵。”苏先生声音平稳,语调温和,淡淡然的坐在八王爷的对面。

    苏先生这么一说,八王爷就算是明白这言下之意了,这便是让八王爷准备着,以备不时之需。

    想到这里,苏先生突然有些兴奋,马上应了下来:“苏先生放心,我定会安排。”

    两人说了一会儿子话,苏先生便回了房间,回去后苏先生给郑颜回了信,让郑颜小心行事,莫要暴露了自己。

    自顾浅研制出了根治瘟疫的方子后,顾浅便彻底不管瘟疫的事,自己毁了房间睡了一整天的觉。

    不错,是睡了一整天的觉。

    许是因为近些时日都太过疲惫的原因,现下好不容易能够这么舒服的睡觉,顾浅便想不受任何人打扰,一直睡,一直睡。

    村外,两匹黑马奔驰而来,直接朝着村子奔跑而来。

    到了村口,只见那身穿绛蓝色衣袍的男子勒紧了了缰绳,随即如风一般从马车跳了下来。

    “诶,这两人是谁啊?”

    “是啊,咱们村子不是都封了吗?怎么还有人进来啊?”有人看见这两道陌生的身影问道。

    这时突然有村民道:“这不是瑞王爷吗?”

    “瑞王爷,不会吧?你看错了吧?”身旁的村民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然两名男子却是衣袂飘飘,不听村民所言,大步朝着前边儿走去。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前边儿的便是那穿着绛紫色衣袍的男子,疾步如风的朝着走着。

    “你先下去。”前边儿的男子突然对身后之人道。

    “是,王爷!”身后的男子回答。

    这两人的确是谢景淮和修一,刚从寒冷至极的雪山回来。

    谢景淮手里拿着一个盒子,来到一间房门前,房门外一名女子守着,正蹲在地面上打瞌睡。

    谢景淮越过女子,伸手去推房门,嘎吱的声音传来,顿时惊醒了地面上的女子,女子猛然间站起来伸出手挡住他的去路,口中喊道:“谁!”

    女子睁开眼睛一看,这才发现眼前之人是谢景淮,睁大眼睛震惊了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王,王,王爷……”守在门口的板栗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蹙起眉头忙不迭向谢景淮行礼:“奴婢见过王爷。”

    “奴婢不知王爷归来,这才没了规矩,请王爷恕罪。”板栗忙向谢景淮告罪。

    板栗心里真是觉得无奈,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呢,敢这么对主子说话,上次是这样,这次还是这样。

    谢景淮却没有任何怪罪的意思,而是淡漠的问道:“王妃可是在里面?”

    “回王爷的话,王妃正在里边睡觉。”板栗恭恭敬敬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