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科幻小说 > 人类不流浪 > 第一章 石头
    烟花三月下扬州。

    三月的江南,垂柳青青,草长莺飞,正是游春时节。

    莫愁湖边,三三两两游人流留。

    虽是春天,午后的阳光晒得久了,也让人不太好受。

    于鹤看了眼依旧停留在湖边兴致盎然拍照的同事们,摇摇头,走向不远处的小店铺,去寻个荫凉。

    小店不大,于鹤扫了一眼,卖的东西不外是饮料香烟,旅游纪念品之类。小店一旁,遮阳伞下摆了几张桌椅,于鹤走过去,一屁股坐下,点上一枝烟,满满地惬意。

    “爸爸,快来快来,看这些石头好漂亮啊!”

    一个六七岁的小姑娘,大声的呼唤她的爸爸。

    于鹤闻声也转头看去,小店门脸外摆着几个脸盆,盆里的水中浸泡着不少小小的色彩斑斓的石头。

    “这是雨花石,是南京的特产,要不要带点回去,十块钱一把,随便抓。”

    店主看着父女俩对盆中的石头感兴趣,立即上前兜卖。

    “爸爸,好漂亮吧……”小姑娘是真喜欢。

    “老板,来十块钱的。”

    小姑娘的爸爸毫不犹豫的付了钱,大手伸进盆中抓了一把,一旁的小姑娘乐得不行。

    “唉……”于鹤叹了口气。

    雨花石是一种天然玛瑙石,也称文石,观赏石,幸运石,主要产于南京市及仪征市一带,是南京、仪征著名的特产。

    中国自南北朝以来,文人雅士寄情山水,啸傲烟霞,至唐宋时期达到巅峰,雅史趣事中有关赏石的佳话不胜枚举,神奇的雨花石更是成为石中珍品,有“石中皇后”之称,被誉为“天赐国宝,中华一绝”。

    雨花石的欣赏,追求的是“意境”,所谓景外之景,图外之画,弦外之音,无论诗情、画意、神采、文韵都包涵在意境之中。

    雨花石地矿的存量本来就很有限,加上疯狂的非保护性开采,导致雨花石越来越少所以雨花石越来越贵了,物以稀为贵。

    身为地质学研究生毕业,就职于高等学府的于鹤,一眼就看出这种所谓十块钱一把的石头,都是以人造玻璃和树脂假制的,可明知是假的,却只能无奈叹气。

    更可气的,店里的柜台上还竖了牌子南京特产珍品雨花石。

    于鹤忍不住走进店里,想看看是何种的“珍品”。

    柜台上摆满了一只只大大小小的碗,碗中有水,水里或一颗大些,或三五颗小些的漂亮石头。

    倒也别说,这些“珍品”大多是真的雨花石,只是品像很一般,绝对是对不起一旁的标价的。

    看了几眼,于鹤就没兴趣了,想想也是,旅游景点嘛,买了一瓶矿泉水,就准备离开。

    小店角落的一堆鹅卵石让于鹤停下脚步,出于职业习惯,一块明显不属于鹅卵石的石头,让他来了兴趣。

    石头黑不溜秋,巴掌大小,并不起眼,但是于鹤一眼没看出石头的质地。

    于鹤走过去,捡起石头在手中掂了掂,还挺打手,比预料的重不少。

    用手擦了擦石头表面,于鹤仔细观察,一时还真看不出来种类,这让他更感兴趣了。

    “老板,这里的石头卖吗?”

    于鹤准备买回去去实验室研究。

    “卖,怎么能不卖,那一堆也是雨花石,只是品相差点,您给一百就行。”

    一堆鹅卵石居然也有人看上了,店主心里乐了,幸亏没来的及给扔了,这下好,还能挣点。

    于鹤一听,心里那个气啊,好嘛,鹅卵石当成雨花石卖,这些旅游景点的商家太能忽悠了。

    “你这一堆一百块,我只要这一块石头,算十块钱?”

    店主看了看于鹤手中的黑石头,对方只要一块,不免有些失望,赚一点是一点吧,于是点头道“行,十块卖您了。”

    店主收了钱,服务态度还不错,主动拿了只塑料袋给黑石头装了。

    于鹤拎着袋子,又回到店门外,坐在伞下等着同事们尽兴而归。

    …………

    “咚咚咚……”

    于鹤回到学校的单身宿舍,走了一天路,躺在床上刚刚准休息一下,就听见敲门声。

    “谁啊?”

    “师兄,我小毛啊,快开门。”

    一听是毛小平,于鹤只得下床开门,要不这家伙一定会把门敲烂。

    “我累了一天,你能不能让人歇会?”

    于鹤打开门,转头就向床边走去。

    “师兄,你看看,我知道你没吃晚饭,刚点的外卖,有你一份。”

    毛小平是活在自己世界的人,做事一般不会考虑别人的感受,可又热情阳光,真心待人,让人无法反感。

    “大周末的不去陪女朋友,跑来献殷勤,有什么事说吧。”

    于鹤是真累了,没什么味口,倒在床躺成一个大字。

    “师兄,明天的课给代下,我有点事。”毛小平很是理直气壮的。

    “明天我得呆在实验室,帮不了你了啊。”于鹤确实有安排,倒不是推脱。

    “好吧,一会我去找老顾。你那事有说法了吗?”毛小平毫不在意于鹤帮不上忙。

    “什么事啊,没头没脑的。没别的事赶紧吃,吃完了快走。”于鹤只想睡会,偏偏毛小平在这不让人安生。

    “评副教授的事啊,你今年是第三次申报了吧。”毛小平吃的吧唧吧唧,头也不抬。

    “黄了,昨天下午沈院长通知我了。”

    于鹤博士研究生毕业后留校,工作了六七年了,五年前评了讲师,至今还是讲师。

    至于原因,一方面是有僧多粥少有竞争,另一方面于鹤不善于人情事故,所以啰,大家都懂的。

    “凭什么啊,课时论文成果你一样不缺,比其他人只多不少,简直岂有此理!”毛小平听说今年又黄了,直接嚷嚷开了。

    “算了,事情定都定了,反正是迟早的事。”说不失望是假的,于鹤这话与其说是对毛小平说的,何尝不是在安慰自己。

    又聊了几句,毛小平扒拉完了饭盒,说了句找老顾去,就勿勿走了。

    被吵吵了一阵,于鹤没了睡意,爬起来拿起毛小平给自己带的外卖,打开食盒一看,是石锅拌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