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 > 第23章 她不配吃水晶小包子?
    “那先去趟聚德楼,我要吃聚德楼的水晶小包子。”楚辞这两天都没有好好吃饭,倒是有些亏待自己的胃了。

    “好,还想吃什么。”车里的男人语调莫名温柔了起来。

    “番茄汁。”嗯,番茄汁是必需品,高格调的必需品。

    “好。”

    “昨天晚上……”李飞段措了措辞说道:“你……我……”

    “我的一时兴起嘛,你不是说了么。”楚辞说道。

    楚辞话音刚落,一个急刹车,楚辞的脑袋咚的一声撞在座椅上。

    “你丫会不会开车!”楚辞脑袋伸到前面,食指指着李飞段的鼻子说道。

    “呵,渣男锡纸烫!配吃什么水晶小包子吗你,饿着吧!”李飞段大骂,又是一个加速,立刻掉头去了学校的路上。

    李飞段的突然加速让楚辞再一次撞在了后面的座椅背上。

    楚辞阴沉的眉间可以看得出,她现在心情极差。

    她不配吃水晶小包子?

    去你妹的李飞段!

    楚辞奈何不了李飞段,只得在后座怒吼扣光李飞段的年终奖金。

    “到了,下车吧。”李飞段坐在前面打开车窗,抽了两口烟。

    “呵,连车门都不给开了啊,李飞段我看你是不想混了。”楚辞自己打开车门,夺过李飞段手里已经抽了两口的烟。

    “下午一点过来接我。”楚辞把手里的烟含在嘴里继续抽。

    “你!”李飞段瞅着楚辞抽着他抽过的烟,脸颊爬上可疑的红晕,也不知道后来嘟囔了些什么,就走了。

    英皇学园的门卫据说都是些悍将。

    楚辞不以为然的看了看看门的瘦巴巴的小老头,嘴角噙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喂,薛律也。我在你公寓门口。”楚辞给薛律也打了一个电话。

    “啊,啊?楚楚楚少,门口?我,我马上来!”薛律也在睡梦中迷迷瞪瞪的,突然接到楚辞电话,吓的瞬间清醒了。

    过了两分钟,薛律也打开了门。

    楚辞看到薛律也的样子,也是愣了愣。

    睡眼朦胧的男人头发也是蓬松状态,上身穿着白色小背心,下身居然还裹着浴巾?

    是的,一条灰色的浴巾。

    “薛校长昨晚这是做什么去了,看着这么疲惫呢。”楚辞轻轻笑了笑,径直走进薛律也的房间。

    薛律也一边抓着老往下掉的浴巾,一边揉着眼睛跟着楚辞身后。

    “也没做什么,昨天学校的电子设备定期更换,忙到夜里一点多。”薛律也拿起桌子上的水杯:“那个,楚少,稍等我一会,洗漱,洗漱哈。”

    “去吧。”楚辞自然是知道昨天学校更换电子设备,也知道薛律也今天会在学校的公寓里住。

    薛律也的公寓也是乱糟糟的很,只有客厅的沙发和茶几是干净整齐的。

    楚辞走到薛律也身后,倚在浴室的门框上,看着薛律也刷牙。

    电动牙刷的嗡嗡声倒是让空气有些凝滞。

    “我早上还没吃早点呢。”楚辞有些饿了。

    “楚楚楚少,要吃什么?”薛律也还在刷着牙。

    薛律也嘴里的泡沫愣是被电动牙刷喷了出来。

    “别说话了,刷你的牙。”楚辞面无表情的擦了擦身上被溅到的牙膏。

    “楚少!对,对不起!楚少,我楼上有……”薛律也赶忙说道。

    楚辞的衣服上再次被溅到一大片牙膏。

    “……”楚辞呆滞。

    看到薛律也似乎又想解释什么,楚辞一巴掌拍过去:“闭嘴。”

    薛律也手忙脚乱的关掉电动牙刷开关,漱口,连忙解释:“二楼有前天新买的衣服,包装纸都没拆!楚少不嫌弃的话就先穿着吧!”

    “嗯。”楚辞看着崭新的卫衣上斑驳的牙膏白点,内心是崩溃的。

    薛律也一米八多,他的衣服穿起来有些大。

    楚辞套着宽大T恤衫坐在沙发上,手里端着薛律也煮的“养生粥”。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脑子抽抽了,为什么不去外面吃饭,居然相信了薛律也的厨艺。

    “啊,感谢楚少不嫌弃,这还是我头一次给别人下厨。”薛律也端着粥碗挠着后脑勺说道。

    “这个黑的是什么。”楚辞指着碗里那一坨黑黢黢的东西问。

    “这个是大枣!呃……黄的是白米!绿的是燕麦片!我还加了酱油和大蒜,”薛律也似乎还很洋洋得意。

    “……”楚辞此时此刻不知道该表达些什么。

    看着薛律也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楚辞轻轻尝了一口。

    “……”楚辞吃不下第二口。

    坐在沙发上端着粥的俊秀少年表情有些凝滞,好看的眉头紧紧皱在一起。

    “我去看看七号公寓。”楚辞离开了薛律也的公寓。

    七号公寓的装修基本完工。目前正在通风晾晒。

    其实上好的环保材料几乎可以拎包入住。

    不过楚辞还是觉得通风一段时间比较好。

    有时候,麻烦这种东西还挺主动。

    例如正在日常巡视校园的教导主任张波。

    “哟,楚洵呐。”张波看到楚辞经过七号公寓,便上前说道。

    “嗯。”对于张波,多说一个字都觉得浪费口水。

    “嘿,羡慕这公寓呐?我都听说了,这公寓是京楚家小少爷定制的,同样是姓楚,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张波双手揣在口袋里,像极了社会上的混子。

    “过一阵子分班考试,最近有没有认真看书?我觉得以你的实力去A班很容易。”张波抚了抚脸上的眼镜。

    “去哪个等级的班,还不是张主任一句话的事儿。”楚辞莞尔。

    “你小子知道就好,最近给我老实点儿!要不然……”张波压低声音。

    “整个京都都没人敢收我的学籍?呵……”楚辞不屑。

    “你不信?”张波拧紧眉头。

    “我信啊。”楚辞不再跟张波废话,打算回薛律也的公寓。

    “我警告你,你再这么嚣张,你信不信……”张波继续道。

    楚辞打断张波。

    “你信不信你明天就被炒鱿鱼?”楚辞一脚踹飞张波。

    麻蛋,几天不教育教育他,还真当她楚辞是吃素的呢?

    “楚辞!你!”张波的眼镜片摔掉一块,似乎是有点看不清楚楚辞的方向,指着一棵大树破口大骂:“楚辞你个小王八羔子,有爹生没妈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