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 > 第二章 真正的皇城龙根
    楚辞的瞳色是蓝色,那一汪湛蓝色水眸像极了电影里的古老贵族,她只好买了黑色美瞳,不过美瞳这种东西还是不要长时间戴着,会摩擦角膜。

    昔日里柔弱的温润美少年,摇身一变,变成了右耳一排黑钻耳钉,眼神罪恶轻佻的楚霸王。

    英皇的开学礼搞的很隆重,学校里的校领导清一条的笔挺黑色西装,还邀请了各界青年才俊一同参加开学礼。

    “小绵羊~”楚辞身后传来一声浅笑,紧接着肩膀处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楚辞心道:我是楚洵,我要乖……

    “小绵羊~一个假期不见,壮实了不少啊!诶?还长高了?”苏子昂揪了揪楚辞的脸蛋儿,摸了摸楚辞的腰,正寻思着要不要拍拍她的胸脯看看结实了没有。

    “诶?诶?楚洵!放我下来!”楚辞一把抓住苏子昂的细嫩小手腕,痛的苏子昂小脸蛋儿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往哪儿摸呢?臭小子。”楚辞眼睛微眯。

    苏子昂这才发觉楚洵今天有点不对劲。

    “楚洵,你这是整容去了?”苏子昂捂住嘴巴惊呼。

    楚辞今天校服里面套了件帽衫,刚才与苏子昂拉扯之间帽子滑落,露出了真容。

    少年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上还有沾了些许汗珠,细长浓密的睫毛下不再是昔日那种波光流转的神情,而是换成了极具侵略占有性的眼神,薄薄的嘴唇看起来有点薄情,耳边那一排黑色耳钉更是让苏子昂感到陌生至极。

    “嗯?你说什么?”楚辞眼神中带着一丝危险,慢慢逼近苏子昂。

    “哎哟,小弱鸡今天这是怎么了?”进出校门的其余学生看到这一幕便有人起哄喊起来。

    “楚洵……你……”苏子昂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面前少年衣衫上沾染着好闻的薄荷味洗衣粉的味道,还夹杂着……一丝极淡的烟草香。

    烟草?

    香烟?

    楚洵抽烟了?

    “你是不是抽烟了?”苏子昂再一次无视掉了楚辞爆表的战斗力,反问道。

    “嗯。”楚辞并不太喜欢被一群人围观,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后,松开苏子昂就走了。

    “楚洵,你怕不是忘了上学期期末我说过什么。”廖贝贝在簇拥着的人群中缓缓走来。

    “你说过什么。”楚辞一米七几的身高看向一米六的廖贝贝带着一股子蔑视。

    “山沟子里来的低等胚子果然……”廖贝贝双手抱胸,讥笑道。

    “呵,这话我同样奉送给你。分家的小妞。你主家的老子都不敢这么跟我说话。”楚辞抓起廖贝贝的手腕二话不说甩在地上,潇洒离去。

    “哇……这楚洵是疯了吗?”

    “恐怕他再也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

    “破罐子破摔呗。”

    “嘘……校长来了……”

    “咳咳……都在这里围着做什么!谁在那里闹事!”校长跟前的教导主任张波大喊。

    “张叔~楚洵打我!”廖贝贝坐在地上抹眼泪。

    这孩子一点眼力界儿都没有吗?没看见校长在后头吗!还一口一个张叔,这反而叫他下不来台了!

    “胡闹!这是学校!哎,校长,您看这事儿……”张波转身看向校长。

    “让楚洵来我办公室。”校长沉吟道。

    “是是是……”张波暗道这小子在刚开学就整幺蛾子,校长铁定饶不了他。

    校长办公室。

    “怎么回事?这才刚开学,能不能让我省省心!当初看在楚杰面儿上让你破格进英皇,你这三天两头的惹祸端!对得起父母吗!”校长薛律也在办公室拍了桌子,一脸不高兴。

    这是要来个下马威,然后让楚辞主动承担错误。

    薛律也是薛家的四子,京城四大豪门之一。

    薛律也在英皇担任校长也有不少年头了,据说让他去当一省之长他都不愿意。

    毕竟,英皇聚集了这一片区域大部分的达官显贵。

    金钱权势女人,薛律也赚了个盆满钵满。

    “薛律也,你也就这点胆子欺负欺负我弟弟。”楚辞上前坐在校长椅上,极其嚣张的翘着二郎腿。

    “楚洵,你这像什么样子!”

    “老子到底是谁,你仔细看看。”楚辞原形毕露,凶光乍现,嘴角那一颗象征着狼性的尖锐虎牙缓缓露出来。

    “楚楚楚楚,楚……楚少!”薛律也感觉瞬间的缺氧,心脏咚咚咚地乱跳,脑门犹如刚吃过一颗小米辣般直冲头顶。

    京城这一片儿有两个楚家,一个是楚洵所在的末流低等商贾楚家,另一个便是京城四大家族之首的楚家,京城的这个楚家也仅仅是分家中的末流,而真正的主家楚家,也只是传说中的存在。

    楚辞,真正的皇城龙根,主家楚家枭首楚承隆唯一公开宣布认定的嫡孙。

    而楚洵的身份,确实有些耐人寻味了。而真正晓得楚洵身份的人也是少之又少。

    楚洵与楚辞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的,几乎是百分百传承了母亲的长相。

    没错。

    楚洵和楚辞是楚承隆的结发妻子顾洵辞诞下的龙凤,楚洵偏像母亲一点,楚辞偏像父亲一些。

    然而母亲顾洵辞因楚洵的降生不幸去世。

    楚承隆把一切的责任怪罪在楚洵身上。

    在楚洵满月之后,秘密送至京城的商贾楚家,不再关注半分,任其死活听天由命。

    楚辞的境遇也好不到哪里去。

    从小到大,部都是严苛的搏杀训练,毫无人性。

    她一直都知道楚洵的存在,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楚洵。

    每月出任务的时候,便会抽出一天去京城偷偷探望楚洵,看着弟弟从课桌般的小萝卜头长到一米八几的俊秀少年……

    这一探望便是十多年,从最初躲在栅栏后偷偷瞄两眼,到后来与楚洵假装偶遇套近乎,最后把楚洵带走用尽一切力量把世间最好的东西都给他,以此来补偿。

    只是……中了那个女人的圈套,未婚夫变成了妹夫,妹妹抢走了她的爱情。

    还设计逼死了她唯一的希望——楚洵。

    薛律也只是知道这位楚少与楚洵有几分渊源,在顶级上流圈子聚会中,前两年有幸见过这位楚少一次面,他跟楚洵的关系他并不清楚,毕竟是楚家的家族秘密,他这等身份去哪里打听得到。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