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 > 第7章 躁动的狼性因子
    楚辞把卧室簪花大吊灯关掉,只打开了墙角处的淡黄色地灯,昏黄的灯光纸醉金迷。

    外面电闪雷鸣,厚重的卧室窗帘被室内空调吹的有些微荡。

    楚辞轻轻把苏子昂放在床上。

    少年的头发湿哒哒的,脸蛋儿红扑扑的,额前的碎发粘在脸上,明晃晃的水眸带着一丝压抑着的情欲。

    楚辞左手摁在少年的右肩上,右手撩拨开少年湿哒哒的额前碎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苏子昂已经分不清脸上的是头发未干的水滴还是紧张的汗水。

    酒精与欢宜香的劲头让他感觉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苏子昂紧张极了,他跟他的好兄弟?

    这怎么能行啊!

    他是喜欢女人的!他不可能会跟一个男人在一起的!

    可是现在……为什么,他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楚辞语气轻柔:“放松点,很快的,乖。不会疼的。”

    楚辞今晚没有带美瞳,湛蓝色的瞳孔恍惚了苏子昂的最后防线。

    苏子昂左手缓缓覆上楚辞的腰间。

    楚辞嘴角轻扬,所谓的虎牙慢慢延长,与狼的獠牙别无二致。

    尖锐的狼牙牙尖抵住苏子昂细嫩的脖颈。

    慢慢深入。

    一丝鲜血阴出来。

    苏子昂只是觉得脖子那里微微一痒,就像是亲吻一般。

    感觉浑身的力气被抽干,瘫软在楚辞的身下。

    香甜的血液流入唇间。

    楚辞很是陶醉,躁动不安的心也慢慢平复下来。

    她不敢吸食太多。

    可是这味道居然是该死的香甜。

    她想慢慢养着,日后继续享用。

    第二日清晨。

    苏子昂微微睁开眼。

    外面的阳光正浓,窗帘开着一半,他正好能够看到外面的人工湖。

    人工湖那里有一位俊逸美少年在喂鱼。

    苏子昂这才后知后觉,腾地一下跳起来。

    昨晚上发生什么了!

    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苏子昂赶紧跑向厕所检查身体。

    哪知道刚下床就摔了个狗啃式。

    双腿没有力气……

    四肢无力……

    还有这凌乱的床……

    慢慢走到厕所镜子前。

    脖子上有一处红晕……

    红晕……

    这是吻痕……

    镜子前的人儿突然就慌了。

    怎么办怎么办!

    昨晚不该发生的事儿肯定是发生了!

    他的第一次啊!

    苏子昂委屈极了,小眼泪儿唰唰唰的落下来。

    今天,楚辞心情特别好,发现了美味的食物,她打算要圈养起来,这样以后每天都会有,嗯,美味的食物。

    这会儿她的食物应该起床了吧。

    应该嘱咐他千万不能乱跑,毕竟昨晚她贪吃多吸食了一点。

    现在肯定是供血不足,要好好修养两天,那这两天都住在这里好了。

    当楚辞回到V8房间的时候,发现苏子昂躺在厕所里,嘴唇发白。

    这孩子,供血不足还乱跑。

    楚辞刚抱起苏子昂,苏子昂就醒过来了。

    用他那棉花般的小拳头捶打楚辞的肩膀:“楚洵你这个王八蛋!我把你当兄弟,你把我当什么了!”

    说的楚辞老脸一红。

    难道偷吸他的血被发现了?

    “你还我清白!”苏子昂嗷嗷大叫。

    “昨晚没发生什么。你还是清白的。”楚辞松了口气,一脸的正经样子。

    苏子昂听到这话心里头一紧,亲都亲了还没做什么!这分明就是想要逃避责任!

    玩玩就算了是吗?

    他苏子昂就这么不值钱吗?

    怀里的少年眼圈打转,有透明液体顺着眼角落下。

    “怎么哭了。”楚辞把苏子昂轻轻放下问道。

    “我要回家了。”苏子昂昨晚一宿没回宿舍也没回家,估计这会儿老爷子要想着法子打他屁股了。

    “回家也好,多喝点红枣乌鸡枸杞汤,你有点贫血。”楚辞记得以前她的每一只猎物在事后都会补血。

    苏子昂气呼呼的褪下浴袍,刚脱了一半,忽然想起昨晚的湿衣服还在浴室放着,忘记晾晒了。

    楚辞看着“香肩微露”的猎物,莫名吞了口唾沫。

    很诱人的猎物。

    就像是毒药,最为致命。

    苏子昂嘟囔着没衣服穿,感到四周空气有些凝滞,慢慢抬头才发现楚辞脸上意味不明的笑意。

    “你,你要干什么……”苏子昂抓起被子盖住自己,一只手伸出来指着楚辞大骂道:“这可是白天!等会还要上早课的!楚辞你个王八蛋!唔……”

    少年无力的反抗声淹没在不远处的车水马龙中……

    楚辞觉得这两天神清气爽极了。

    站在阳台上轻啜一杯血腥玛丽,那种浑身舒爽的感觉真的是无法言喻。

    身后洁白的大床上侧身躺着一位熟睡的少年。

    睡梦中的少年拥有浓密的睫毛,淡粉色的薄唇,纤细的手还紧紧抓着被单,只是脸色有些苍白。

    昨晚的狂风暴雨并不影响今日的好天气。

    楚辞把备好的衣衫放在苏子昂枕边。

    今天回学校看看7号公寓的施工情况,昨天忘记嘱咐装修公司要用单面玻璃了。

    楚辞比较喜欢用单面玻璃,可以畅通无阻的看到玻璃外面,但是玻璃外面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打开手机,上面居然有不少未接来电,是夏尔佐那家伙打来的,也有薛律也的电话。

    楚辞未理会夏尔佐的电话,只是给薛律也去了电话。

    “薛校长有什么事。”楚辞问。

    “楚少,那个苏家的小孙子是不是……”薛律也吞吞吐吐。

    “嗯,在我这儿,还有什么事。”楚辞继续问。

    “呃……那个,7号公寓……”

    “嗯,我在装修。”

    “呃……那……”

    “有屁快放。”楚辞有些不耐烦了。

    “那个……啊哈哈,今天天气真好啊!”薛律也一边小心翼翼的打电话一边擦汗。

    “嘟嘟……”楚辞挂了电话。

    薛律也欲哭无泪,今天张波来办公室说一定要开除这个“楚洵”,目无尊长就算了居然还威胁他。

    这个张波最后对着薛律也说:“薛校,不是我张波非要跟这小子计较,像这种渣滓留在学校是要坏名声的!以后这学校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最后这句话是有些许威胁意味了,这个张波替薛律也办了许多事,要是真反水了,那他薛律也的名头也保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