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 > 第9章 拟态体与完全体
    听着均匀的呼吸声,楚辞揽过女生的肩膀,现在的小女生可真是了不得,站着也能睡过去。

    未成年的身体还是挺脆弱的,万一着凉可就不好了。

    楚辞小心翼翼的脱下外套,披在女生肩膀上。

    女生这时睁开眼,看了一下楚辞。

    走廊拐角处的苏子昂说巧不巧的看到这一幕。

    原本脸上还微微荡漾着的笑容,凝固了。

    也说不上心里什么滋味儿。

    就是,有点不是滋味儿。

    他在想什么,兴许昨晚楚洵也喝多了,把他当成了女生……

    可能昨晚上真的什么也没发生……

    可是今天早上又算什么!

    当他苏家小少爷是随便玩玩的吗!

    墙角边的少年脸色发白,咬紧嘴唇一声不吭的低头从楚辞身边走过。

    楚辞只顾着低头看肩头的女孩儿,身前是谁走过并没有在意。

    少年走过去楚辞身边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他感觉心脏那里凉了半截儿。

    苏子昂倔强的站在楚辞面前不再动。

    楚辞感觉到身前的阴影一直未散,便抬头看了看。

    苏子昂刚想质问楚辞,却被楚辞一个动作制止了。

    “嘘……”楚辞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

    “呵。”苏子昂自嘲道,自尊心让他不再在这里停留。

    楚洵。

    你行。

    没一会儿,中午放学的铃声打响了。

    怀里的女生醒了。

    女生的脸像个红透的柿子。

    一直在道歉。

    “没事。”楚辞无所谓的耸耸肩。

    刚才看到苏家的小孙子脸色不太好看,可能是吸得血有点多,等会让手下送点十大补汤过去。

    想到这里,楚辞拨通一个电话:“炖点那个补血汤,晚上送到京都的帝子豪庭总店。”

    “是。”

    要养肥点。

    食物应该营养丰富。

    今天是周二,开学第二天。

    下午放学的时候,楚辞在苏子昂班级后门等了许久,发现苏子昂还没有出来。

    走廊里已经空无一人了,有点冷清,夕阳把楚辞的身影拉得很长。

    楚辞进了苏子昂的教室。

    教室靠窗前排位置的课桌上趴着一只小小身影。

    夕阳洒落在少年后背,脖颈上细嫩的肌肤看起来很是诱人。

    楚辞舔了舔有点干裂的嘴唇。

    慢慢走向那里。

    教室里的学生都走干净了。

    “唔……”苏子昂觉得脖子那里酥酥麻麻的,好像有人压着他。

    想抬手但是手背被人抓着完动弹不得。

    “唔……谁……”苏子昂意识开始模糊。

    楚辞不敢吸食太多,今天加上昨晚已经三次了,小家伙的承受力可能要到极限了。

    楚辞停下来眨眨眼,一脸意犹未尽的样子。

    果然,小家伙晕过去了。

    楚辞抱起苏子昂,将制服外衣盖在他身上。

    “食物”要是感冒了,那就不可口了。

    学校里空荡荡的,但是还是依稀有零散的学生走动。

    不少学生看到楚辞抱着苏子昂,一脸的吃惊。

    还有的学妹拿出手机悄悄录视频拍照片。

    一米七几的楚辞在初中生行列里算是高个子了。

    “那男生是几年级的啊?”

    “好浪漫啊!他怀里的女生是谁啊?”

    “那女生好幸福啊!”

    “啊!这是我梦里的情景!”

    “诶?那个人怎么这么像初三的楚洵?”

    “这人比楚洵高吧?”

    “楚洵哪有这么男人味儿!”

    “那一排耳钉简直帅炸了!”

    “难道就我关心怀里到底是男是女吗?”

    楚辞坐上了校门口等候多时的黑色林肯。

    司机是昨晚的黑衣大哥。

    “社长,飞段来帝子豪庭了。”黑衣大哥说道。

    “嗯。”楚辞又恢复到了那个语气冰冷的楚辞。

    果然这十五岁的身体捱不过一天没有鲜血的日子。

    刚刚重生的那天,送走弟弟之后,楚辞几乎是极度缺乏血液滋润。

    长达两个月的暑假,她硬是靠意志力努力减少吸食血液次数。

    靠着酒精与熏香度日,终是可以坚持到一天只吸食一到两次血液。

    上一世,楚辞成年之前,每隔几个小时就会发作一次,没有新鲜血液供给的话,狼性基因就会部凸显。

    血红色的双目,莹白的尖锐獠牙,甚至是指尖都会变得尖细。

    当年楚承隆把楚辞的狼性状态称之为“拟态体”。

    意志与思想不受控制,力量与速度远超人类体。

    只有真正能够控制这种力量时,才会是“完体”。

    但是,就算是“完体”,也是与正常状态下思想不一样的,“完体”是完美的杀戮机器,真正的冷漠无情,不会有情感。

    正是因为这么多不确定因素,她还不敢与弟弟相认。

    她要为弟弟铺好所有道路。

    苏子昂下午上课的时候就开始犯困。

    从第三节课就熬不住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后来感觉有人压在他身上。

    然后就没有印象了。

    等到再睁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雪白的大床上。

    屋里充斥着熏香的气味,令人心安。

    枕边是叠放好的制服衣裤。

    制服?

    他的制服?

    苏子昂“腾”地一下把头伸进被窝里。

    “我靠!”苏子昂忍不住喊出声来。

    苏子昂的动作被床对面会客厅正在谈事情的楚辞和飞段两人看在眼里。

    飞段假意咳嗽两声。

    苏子昂这才发现对面坐着的两人。

    脸蛋儿顿时通红一片,用被子盖住脸。

    “继续。”楚辞坐在缎面沙发上,一只手里端着酒杯,另一只胳膊慵懒的搭在沙发背上。

    “是的,楚大伟这几年的账面虽然毫无破绽,但是我们发现楚大伟的前妻廖美琪这几年账户里倒是有不少有意思的东西。”飞段端起茶几上的一杯浓茶,说道。

    “廖美琪这个人我还是知道一点的,挺会享受的一人儿。”楚辞回想上一世,她暗地里打给楚大伟的钱都被廖美琪花光了。

    “这个廖美琪因为楚大伟没钱才离的婚,现在勾搭上了一大金主儿,你猜猜是谁。”飞段斗胆调皮了一下。

    “楚少南。”楚辞嘴角轻蔑一笑,看起来有些阴沉。

    飞段看到楚辞露出这个表情,瑟缩了一下脖子。

    “是的,楚少南。京都楚家的二少。”飞段提到这个名字表情有些严肃,帝子集团虽说财力雄厚,但是缺少官家背景,也没有黑道势力,就像是案板上的肥肉,四周是虎视眈眈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