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 > 第11章 失控的拟态体
    “喂。”楚辞接起电话,不再压抑着低沉嗓音。

    “是你救了我吗。”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很好听,轻轻的。

    “不必放在心上,只是顺手。没什么事的话我要睡了,华夏现在是凌晨三点。”楚辞语气很冷漠,但是颤抖的手却是出卖了她此时的心境。

    “啪嗒”,楚辞熟练的用打火机点了一支烟,袅袅的烟雾蔓延在沙发边缘。

    “对不起,我忘记了华夏那儿是晚上,真是不好意思,打扰您休息了。”楚洵在电话另一端小心翼翼的说。

    “嗯。还有什么事吗。”楚辞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变得“柔软”。

    “那个,我……嗯……我……”楚洵有些语无伦次。

    楚辞难得的好耐心,静静地听着电话另一端忽远忽近的声音。

    “治病的钱,我会还你的。”楚洵终于说了出来。

    他并没有多少钱,更何况这里是远离华夏的M国。

    “嗯。”楚辞没有拒绝。

    “嗯……请问,我该怎么称呼您……”楚洵小心翼翼的措辞。

    “你不需要知道。”楚辞还不打算让楚洵跟她相认。

    “对不起……我只是想知道救我的人叫什么名字。”楚洵的语气有些失望。

    “以后会见面的。我要休息了。”不等楚洵回话,楚辞迅速挂掉了电话。

    弟弟真真切切的声音,让楚辞恍如隔世。

    内心深处费力压制的躁动因子此时在体内横冲直撞。

    “弟弟……”楚辞不再去主动压制,彻底释放。

    此时在沙发上意识还模糊的苏子昂再一次被楚辞狠狠地压在身下。

    楚辞赤红色的眸子冰冷暴戾,也不刻意克制吸食的血量。

    拟态体。

    本就虚弱至极的苏子昂更是感觉到身上传来遇见清晰的冷意。

    从胸口处的暖意慢慢到四肢冰凉。

    心脏那里的跳动愈来愈缓慢。

    力气就像是被巨大的漩涡抽走一样。

    恍惚间手触摸到一个人的脸,慢慢滑下去的时候,碰到他耳边一排冰冷的耳钉。

    “楚洵……”苏子昂说完这个名字,手臂无力地垂下去……

    拟态体的楚辞恍惚间听到楚洵这两个字。

    楚洵……

    熟悉的名字……

    “弟弟……”双目中的赤红居然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褪去,楚辞恢复回了蓝眸。

    看着身下呼吸已经很微弱的苏子昂,他身上布满吓人的淤青“吻痕”和吸食血液留下的牙印。

    他的面色惨白,嘴唇上破了好几个口子。

    楚辞暗道还好及时停止了“拟态体”,要不然苏家的小孙子可就被吸干了。

    “上来带个人去医院,安排的隐蔽点。”楚辞打通一个电话。

    过会儿来了两个人带走了苏子昂。

    毕竟是训练有素的手底下人,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张波这两天一直没看到楚洵来上课,问校长楚洵翘课这事,校长也只是含糊其辞说楚洵请过假了。

    不来正好,让他清净两天。

    “薛校,7号公寓是怎么回事?”张波前两天就看到7号公寓那里在搞装修,还都是价格昂贵的高级家具。

    “这种小事还来问我?到底谁是校长?”薛校心烦意乱地把张波打发走了。

    这个张波,真是够了。

    张波最近听说廖家的廖美琪攀上了京都楚家某个小少爷,这个廖美琪可是有一段时间跟过他的。

    便寻思着能否借廖美琪这根线同楚家做点生意。

    毕竟只凭借在学校里当教导主任这点微末薪水养活一大家子还是不够的,平日里倒是有不少人会送点礼品,但是还不够他往外送领导的。

    帝子集团私人医院的病房里躺着一位虚弱的少年。

    脖颈处缠绕着厚实的绷带。

    手臂上有不少抓痕和淤青。

    特护是一位老大叔。

    此时正坐在床边削苹果。

    “唉,多少吃点儿吧,补血汤是一定要喝的。”老大叔看起来很温和。

    “我到底是怎么了……”苏子昂无法忘记昨天晚上那清晰的触感。

    冰冷的耳钉,野兽般的低吼,赤色的血眸还有那个吻……

    “这些我不能告诉你,他对你跟别人不一样,你不喝这碗汤,整个医院的人都活不成。”老大叔叹口气,把汤碗放到床边,祈求道。

    都……都活不成?

    苏子昂有些不可置信,这是和平年代啊,律例条文白纸黑字,天子脚下谁敢这么猖狂啊!

    “我,到底得罪了谁。”苏子昂始终不相信在这青天白日里会有人这么大胆。

    “喝了吧。”老大叔颤巍巍的端起那碗补血汤。

    “我,喝。”苏子昂喝下了补血汤。

    瞬间感觉身上没有那么无力了。

    楚洵……

    到底什么来头。

    苏子昂已经有五天没有去上课了。

    作为乖学生,他从来没有翘过课。

    “楚少,苏家那个孩子……”薛律也虽然还未到而立之年,但毕竟是一校之长,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问他还是懂得的。

    苏家的老爷子已经亲自来学校“拜访”他很多次了。

    薛律也只是含糊其辞的说有位大人物带走了苏子昂,最好是不要声张。

    “那孩子是我的了。让苏老头不要再惦记。”楚辞坐在薛律也面前的办公桌上直勾勾的盯着他。

    鬼知道她已经有一星期没有补充血液了。

    上次拟态体吸足了分量,造成她现在身体上暂时不需要血液能量维持,但是精神上极度渴望。

    成年人的血液不如少年的清甜……

    成年人……

    楚辞戴着的黑色美瞳成功掩盖了美瞳背后的那种渴望神色。

    成年人的血,哪个部位的好喝啊……

    楚辞坐在薛律也的老板桌上低头沉思。

    薛律也看到这位大佬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在旁边傻站着也不敢喘气。

    后脖颈?不行,血质有点老。

    唇间血?不不不,太少太少,不解渴。

    胸口血?啊……脂肪含量有点高。

    肩胛骨那里的血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可怜的薛律也还不知道他的整个身体已经被楚辞YY了好几遍。

    啊,还是算了,薛律也已经不能称之为成年人了,都可以叫大叔了吧……

    “喂,薛律也。”楚辞轻轻喊了句薛律也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