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 > 第15章 骏哥觉得冷吗
    “这扇窗可以看到京都的整条情人街。”刘骏自豪的介绍着这个包间格局。

    “窗户玻璃是单面的吗。”楚辞没头没脑的问了这么一句。

    “弟弟挺识货啊!整个辉煌酒吧就这一个包间是单面玻璃,老板特批的。”刘骏说道。

    “骏哥觉得冷吗。”楚辞的小虎牙似乎比刚才要长了一点。

    “弟弟冷了?那我关窗了啊。”刘骏乐呵呵的把所有的窗户都关上了,最后还自言自语道:“窗帘也拉上吧,有风!”

    “啊……窗帘不用拉了,反正窗户是单面的……”某人的虎牙亮晶晶的伸出来一小节。

    “弟弟这是……想……”刘骏贱兮兮的搓手嘿嘿道。

    楚辞坐到窗台上冲着刘骏勾勾手。

    月光下的少年眸子清澈透亮,细嫩的肌肤带着一丝酒后的红润。

    刘骏以为是药起作用了,想都没想就走了过去。

    楚辞脑子里已经被“食物”两个字满满占据了。

    啊,美味的食物啊……正在向着她走来……

    窗外霓虹闪烁,车水马龙,屋里映衬点点灯光,幽暗昏黄。

    刘骏觉得他的春天到来了。

    他发誓他这次要好好谈一次“恋爱”。

    那么不真实的少年乖巧的坐在窗边,细长的小腿晃来晃去。

    刘骏走到楚辞眼前,深呼吸一下,缓缓俯身……

    有人说一见钟情都是屁。

    说这句话的人才是个屁。

    就在刘骏俯身的那一刻,清冷少年的嘴角渐渐上扬,尖锐的虎牙带着侵略性刺入刘骏的脖颈。

    “真是久违的醇香味道……”楚辞翻转欺身而上。

    刘骏愣是没想这小小子居然能把他撂倒,脖子上传来的温热喘息是他意识清醒前唯一的记忆。

    虽说味道不及苏家小孙子,但解决当前身体所需已经足够了。

    楚辞有些想念苏子昂的味道……

    甘甜清澈的味道。

    “喂,苏家小孙子情况怎么样。”楚辞打了一个电话。

    “社长,苏小少爷今天中午就出院了。他恢复得很好。下午回学校了。”电话另一端传来一道中气十足地声音。

    “嗯,知道了。”楚辞眼神明晃。

    回学校了?

    会在宿舍吗?

    楚辞记得苏子昂是住在9号公寓。

    苏子昂躺在公寓的小床上辗转反侧,有些睡不着。

    以前从来不失眠的他,在今晚居然失眠了。

    制服上沾着一丝烟草香,是楚洵身上的烟草香。

    苏子昂摸了摸枕边叠放整齐的制服,神情有些落寞。

    楚洵……

    什么时候开始,他变了。

    好像另外一个人……

    楚洵和李飞段是什么关系……

    苏子昂终是记起了李飞段是那天晚上在沙发那里和楚洵对话的男人。

    楚洵对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想着想着,苏子昂便抱着制服睡了过去。

    英皇学园的公寓楼区域走来一个黑影。

    黑影停在了9号公寓楼下。

    公寓楼里黑着灯。

    现在是凌晨两点钟。

    应该都睡下了吧……

    楚辞的眼睛在黑夜里发着湛蓝色的光芒,透过层层钢筋水泥,楚辞看到苏子昂住在二楼。

    9号公寓楼的二楼窗户悄悄打开了一道缝隙,闪过一个人影。

    人影关好窗拉上窗帘。

    睡梦中的苏子昂感觉闻到一股子好闻的烟草香,身上盖的被子变得有些沉重,手臂沉重抬不起来。

    朦胧间似乎看到有一个人距离他好近好近……

    他可以感受到唇间的柔软触感。

    是你吗。

    楚洵……

    这是梦吗……

    如果是梦的话,可以让这个梦长一点吗……

    晶亮的耳钉是屋里唯一的光芒。

    还有楚辞有些沉重的喘息声。

    刚才使用了透视,有些吃力,毕竟这是成年狼性血统基因的族人才敢使用的血继界限。

    “楚洵……”苏子昂呓语。

    楚辞感叹着刚才为什么一时冲动非要试一下血继界限,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啊……太冲动了……

    翌日清晨。

    苏子昂的睫毛眨了两下。

    感受到来自身边的温暖。苏子昂睁开眼。

    “啊——”苏子昂惊叫。

    刚一翻身。发现自己是在床沿,眼瞅着就要掉下去,身边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抱住他一起摔下了床。

    楚辞在下面结结实实的当了一回肉垫。

    只听到楚辞闷哼一声,有些幽怨道:“该起来了吧……你好重。”

    “啊……啊!”苏子昂还在半睡半醒的呆愣中。

    真是美好的清晨啊。

    湛蓝色眸子的少年躺在木质地板上,衣襟大敞,裸露出小麦色的肩膀。

    漆黑晶亮的耳钻熠熠生辉。

    少年似乎有些疲累,神情里丝毫没有那种侵略色彩,夹带着一丝丝的……

    宠溺?

    对,一种宠爱的神色。

    此时苏子昂趴在楚辞身上,双手还死死抓着楚辞的肩膀。

    苏子昂现在满脑子里都是:楚洵的肩膀好结实啊……是肌肉啊……

    看着傻呆呆的苏子昂,楚辞有些有气无力。

    休息了一宿还是没怎么有力气。

    血继界限果然是只能十八岁成年以后才能使用么。

    “你这是在暗示我什么吗。苏,子,昂。”楚辞的虎牙微露。

    “我……我……”苏子昂回过神来怯懦的说道:“我这,不是在做梦?”

    “做梦?对,你是在做梦。”楚辞缓缓说道。

    还在神游中的瘦弱少年此时还不知道他已经是饿狼眼中的小白兔了。

    楚辞修长的手慢慢抬起覆上苏子昂的后脑勺,缓缓向下摁在她的颈窝处。

    尖锐的狼牙滑过苏子昂的脸颊,耳根,脖颈……

    已经变得有些尖细的指甲轻轻撩拨开苏子昂有些松散的睡衣,露出细嫩的肌肤。

    对着白嫩的肩膀,两颗狼牙刺入。

    似乎是感受到了疼痛,怀里的人儿有些反抗。

    楚辞右手扣住苏子昂的小脑袋,左手环住他的腰身。

    吸血过程不过几秒钟。

    有一丝血珠顺着伤口流了出来。

    温热的舌尖轻轻扫过。

    身前的人儿僵直着身体,有些颤抖。

    人类拥有造血干细胞真的是神仙般的设计。

    温热香甜的血液让楚辞恢复了些许体力。

    公主抱抱起熟睡过去的苏子昂,将他放回床上。

    楚辞从二楼窗户这里跳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