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帝子楚辞与洵长兮 > 第20章 一时兴起?早有预谋!
    “楚辞!快放我下来!你要是缺男人了外面有的是!”李飞段一米八的个头被楚辞抱在怀里羞愧难当。

    “外面的那种货色你觉得老子看得上?”楚辞不禁嗤之以鼻,她挑选猎物可是严苛的很,若不是最近鲜血补给少得可怜,她怎么会吸食李飞段的血。

    “你要是缺爱了,那姓苏的小少爷我看就挺好的。”李飞段的话语间带着他自己都没发觉的醋意。

    “你知道的,我谁都不爱。”楚辞的眼睛已经部变成了红色,冰冷的声音像地狱修罗。

    “那你……”李飞段看惯了楚辞平日里的沾花惹草,现如今这种事发生在自己身上,倒是有一种悲凉之感。

    他拒绝这样被动。

    “那你,今晚只是一时兴起。”李飞段垂下眼帘,眉头皱在了一起。

    “一时兴起?”楚辞猩红的瞳孔闪着妖冶的光。

    “难道不是?”李飞段自嘲。

    “所有的一时兴起都是早有预谋。这句话听过么。”拟态体变化开始的一刹那,楚辞将李飞段甩到窗户边的沙发上。

    尖锐的獠牙在晃动的窗帘帘布映衬下,有些反光。

    温热的鼻息喷在李飞段的耳垂底端。

    所有的一时兴起都是早有预谋……

    这句话在李飞段耳边一直回响。

    脑海中一直回荡着这句话,剩下的唯一记忆就只剩下脖颈间窸窸窣窣的亲吻声……

    拟态体一直在失控的边缘徘徊。

    楚辞的意识一直在艰难控制着拟态体。

    月色撩人。

    楚辞感叹着血质不如苏子昂的鲜嫩,居然还带着些许甘甜。

    明天叮嘱一下李飞段,平时少吃点甜食。

    室内充斥着酒香与欢宜香的气味。

    楚辞酒足饭饱不过一盏茶的功夫。

    血色瞳孔减退,湛蓝色的稀有瞳色还带着一丝不稳定的赤色。

    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呢。

    这么快就意识清醒了。

    左右不过半小时时间,李飞段就醒了。

    “哟,这么快就醒了。”楚辞四仰八叉的躺在对面沙发上,手里端着一杯番茄汁说道。

    “……”李飞段默不作声。

    “咚咚咚。”有人敲门。

    楚辞知道,是苏子昂来了。

    “你要是想让苏家小孙子看见你这副模样,你可以选择继续躺在这儿。”楚辞调侃李飞段。

    “你……”李飞段气急。

    这要让那小子看到了,他的脸往哪里搁。

    楚辞端着番茄汁捂着嘴偷笑,那一丝逗人的轻快感表明她现在心情还不错。

    打开门,门口站着的瘦小少年是楚辞日思夜想的美食。

    只不过刚刚吸食过了,现在并不需要补充血液。

    “有事吗,苏家小少爷。”楚辞刚刚拟态体结束,精神上还有些虚弱,倚在门框那里看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苏子昂看着楚辞的模样,不知为何,他觉得屋里有人。

    “我想找你谈谈。”苏子昂说道。

    “现在吗?不太方便呢。”楚辞眯着眼角,像极了狡猾的狐狸。

    “是么。我就想今晚上谈。”苏子昂已经断定房间里有人了。

    “明天吧,现在我很累。”楚辞的确累了。

    “李飞段是不是在里面。”苏子昂记得白天的时候那俩人打电话言语间暧昧得很,让人十分火大。

    “谁在里面那是我的私事,苏家小少爷管得有点宽了吧。”楚辞喝掉手里的番茄汁,舔舔嘴唇。

    “楚洵……你真的变了。”苏子昂看着楚辞说道。

    “变成什么样那是我的自由。苏少还有事吗。”楚辞横在门口挡住室内。

    “楚洵,之前你对我做过的事我不计较,但以后,你再这样,你别想善终。”苏子昂感觉他这辈子都没有说过这样无情的话。

    楚辞听后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

    唔……不让进屋以后就不给提供鲜血补给了么?

    楚辞的脑回路果然不同。

    “不让进屋以后都不能……了吗?”楚辞把脸凑到苏子昂跟前问道。

    苏子昂对楚辞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但还是强装镇定的说了一句:“嗯。”

    “那……进来吧。”楚辞断然不会拒绝诱人食物的要求。

    苏子昂跟在楚辞身后,看着楚辞有些凌乱的锡纸烫和些许褶皱的睡袍。

    楚辞放下手中的空杯,又倒了两杯番茄汁,放在会客厅的茶几上。

    苏子昂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发现会客厅旁边大床上躺着熟睡的李飞段。

    被子一角露出的小麦色肩膀赫然一颗红粉印记。

    苏子昂感觉自己的头轰然炸响,耳边嗡嗡的声音杂乱极了。

    楚辞无语的看着躺床上装睡的李飞段。

    本以为这家伙会从V8的后门离去,没成想还赖在这里不走了。

    “说吧,找我谈什么。”楚辞先发制人。

    “他是怎么回事。”苏子昂忍着几乎夺眶而出的眼泪,指着床上的李飞段质问。

    “他,他来找我谈点事情……”楚辞喝着番茄汁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谈事情都谈到床上去了?”苏子昂的声音并不小。

    “谈事情怎么就不能在床上谈。”李飞段不再装睡,盘腿坐在床上一只手撑着下巴说道。

    “网上都说年近三十的李总一直没有什么绯闻,原来是喜欢嫩草。楚洵都可以叫你大伯了吧。”苏子昂直戳李飞段痛处。

    “大人的世界,小孩子还是不要乱打听得好。”李飞段对着楚辞努努嘴:“给我倒一杯那红的什么饮料。”

    “你血糖高,饮料最好是戒掉。”楚辞可不愿意吸食高血糖患者的血液。

    “还知道李总的血糖高呢?还真是亲密的很。”苏子昂一口干掉了一大杯番茄汁。

    “毕竟是上了岁数了,还是注意点比较好。”楚辞不忘在李飞段伤口再撒把盐。

    李飞段阴沉着脸下了床,他还是要面子的。

    楚辞给李飞段倒了一杯温水。

    三个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

    楚辞颇有一种前世的感觉。

    上一世,楚霸王的称号可不是盖的。

    坐拥佳丽三千毫不夸张。

    泳池party美男无数。

    真是怀念啊……

    哪像现在这么落魄,还要自己主动觅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