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1.把她当成解药
    “呕~”

    空旷的洗手间内,不断徘徊着女人的干呕声。

    一道纤细窈窕的身影趴在盥洗池上吐了半天,偶尔有人路过洗手间,便不由自主被她身上柔美纯净的气质所吸引,纷纷驻足望向厕所门口。

    唐阮阮捧起凉水泼了把脸,抬头注视着镜子里的自己。

    那双茶色的瞳孔干干净净,如一汪清泉流动。此刻因为醉酒的缘故,多了三分迷离,四分情脉。

    偏现在眼眶还红着,像是眼尾上绚烂的三月桃花儿,美的不可方物。

    不点而朱的珊瑚色小嘴儿微微嘟着,尖尖的小下巴更是像白莲花瓣儿一样可爱。柔顺的黑色长发自然的披散在身后,白皙娇嫩的肌肤像是被上帝吻过一样,吹弹可破。

    唐阮阮勾唇笑了下,知道自己哪儿美,就遮掩住。

    否则金盏这地儿,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

    “糖糖,你好了没有啊?这么半天,客人都等急了!”

    领班儿的张颖在喊她,唐阮阮拿起水池旁边的泡面式假发、黑框眼睛、不锈钢牙套,一一戴上。

    “颖姐……我马上来!”

    唐阮阮头晕目眩的走出去,颖姐看见她东摇西晃,又是一通数落。

    “你说你,才喝两杯就醉,还能干点儿什么!要不是我留下来陪着那桌客人,你这一单又飞了!”

    唐阮阮笑笑,张颖在她眼里变成三个头,“不好意思啊,颖姐……第一次喝酒,多练习练习就好了。”

    “长成这副尊容,还敢应聘卖酒。要不是看你身世可怜,我才不会同意你进金盏。”

    张颖狠狠的剐了她一眼,却把一沓红票子往她怀里塞。

    “喏,两千三百块!两千是提成,三百块给你洗胃的。”

    唐阮阮接过钞票亲了口,傻笑道:“谢谢颖姐。”

    张颖脸色刷白,立刻后退一步,“你没事还是别笑了,够瘆人的。牙套上还残留着菜叶子,回去好好刷一刷。”

    “……”

    …

    张颖不放心她自己回学校,帮忙叫了辆出租车。开车的是张颖高中同学,俩闺蜜铁的不行。

    唐阮阮挎着手提包出了娱乐会所,出了门口还东倒西歪。

    有几个刚下车的有钱客人被她身材吸引,便想过去问问包夜价,可唐阮阮一转身,又吓得人魂飞魄散。

    只见她眼镜儿歪着,假发蓬乱,牙套也没戴正,咧开嘴笑时,活脱脱的钟无艳。

    “呵呵,凡夫俗子。”

    唐阮阮单手拎着高跟鞋,她脑子混沌的不行,便穿着丝袜抱着路标杆开始闭目小睡。时不时还吧唧着小嘴儿,嘟哝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很快,耳边响起一阵鸣笛声。

    张颖给她叫的车到了。

    “是颖姐让你在这儿等着的?”

    司机嗓音出奇的好听,带着点儿年轻人的磁性和纯,被叫醒的唐阮阮有气无力的点点头。

    “上车!”

    要不是有车响,她都快在路边睡着了。

    唐阮阮垂着头,擦擦嘴角的口水,路灯下一步三摇,连看也没看,拉开车门直接坐进去。

    “嘭!”

    跑车内的陆晨鸣和段奕然,狐疑的望着后座毫无形象呼呼大睡的唐阮阮。

    “这就是张颖所说的,金盏最漂亮的佳丽?”

    “看起来,身材不错。”

    “唉,不管了,一会儿十二点霄哥的生日就到了,咱俩可是说好了给他准备一份儿大礼,药效发作了可不好受!管她什么钟无艳还是夏迎春,这个时候给他头母猪都能上。”

    俩人贼兮兮的对视一笑,段奕然一脚油门开到了八十迈。

    …

    唐阮阮刚走后不久,金盏又走出来一位穿着深V连衣裙姿容艳丽的短发女人。许薇薇知道自己即将伺候一个神秘的有钱男人,开心的要死,不一会儿的功夫,早补了好几次妆。

    张颖给唐阮阮叫的车子正好到,女司机笑眯眯的降下车窗。

    “是张颖叫我来接你的吧?快上车,再晚点儿,学校就关门儿了。”

    “学校?”许薇薇有些错愕,但转念一想,还是上了车。说不定,对方就是什么有钱人家的纨绔子弟。反正她拿了五十万的订金,不怕对方反悔。

    …

    半个小时后,跑车抵达一所高档住宅小区。

    还在睡梦之中的唐阮阮,迷迷糊糊的感觉有两个人在架着自己的胳膊走,其中有一人还骂了句:“卧槽,好沉!”

    半响,“霄哥现在肯定欲火焚身呢,要不,咱先看看她的样子?”

    “我看行!~”

    走廊里想起两人鸭子似的奸诈笑声。

    段奕然托住唐阮阮的脑袋,大手一伸摘了她的黑框眼镜,巴掌大的小脸儿顿时映入眼前。

    陆晨鸣楞住。

    段奕然傻了眼,“卧槽,颖姐还真没骗咱们,金盏来了个绝色啊!”

    陆陈明:“她嘴那么鼓,肯定有问题,把她牙套摘了。”

    睡得正香的唐阮阮感觉有人在掰自己的嘴,上下牙齿一合,毫不客气的咬了口。

    段奕然拿着牙套,不停的对着虎口呵气,“嘶,这小美人儿属狗的呀。”

    陆陈明:“废话少说,赶紧给霄哥送进去。”

    段奕然架起她的胳膊,继续往走廊深处走,“你说霄哥是不是有病,这么老了不碰女人。”

    陆晨鸣:“他是春宵一刻的霄,不是嚣张的嚣。早晚毁在女人手里。”

    “不如……”

    架着唐阮阮的二人同时停住,奸诈的笑笑,对恶搞秦霄一事,心照不宣。

    …

    “咚”,两个人合力将唐阮阮扔在大床上。

    醉梦中的女人翻个身,没良心的继续睡。她屁股朝天,再加上屋内处于黑暗状态,很难让人看清楚唐阮阮的形象。

    大床里侧躺着一个男人在粗重的喘气,被子遮住腰部以下,肌理分明的上半身血肉喷张。饶是黑暗,也遮掩不住他轮廓分明的五官。

    浓烈的荷尔蒙味道席卷着整个房间,对于接下来即将发生的危险事情,昏睡中的唐阮阮毫不知情。

    段奕然和陆晨鸣在进门之前,就将唐阮阮的牙套和黑框眼镜,以及掉下来的假发,给她戴好了。他们决定给秦霄来点儿不一样的刺激。

    “霄哥,小美人儿给你准备好了,慢慢享用哈。”

    陆晨鸣:“二十八岁生日快乐。”

    女人身上淡淡的香味儿肆无忌惮的蹿入鼻孔,秦霄体内的欲望横冲直撞,他脑门上青筋直跳,骤时忽然从床上跳起来,拿起床头的相框砸向二人。

    “滚!”

    段奕然和陆晨鸣大惊失色,二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跑到门边夺框而出,这才避免现场发生惨案。

    “别让老资再见到你们!”

    伴随着相框碎裂的声音,是秦霄的怒吼,他听到门外那俩王八蛋还拍着手唱欢乐歌。

    “难忘~今宵~难忘今宵~”

    秦霄喘着粗气,拿起手机,艰难的拨打一个电话出去,“把我屋外那俩混蛋,丢尽狗笼子!”

    他几乎是从牙缝儿里挤出这两句话,屋外很快传来一阵整齐有序的脚步声,段奕然和陆陈明哀嚎着被带走。

    秦霄这才侧头开始打量身侧趴着的女人,从背影看,曲线很是玲珑。光线太暗,他看不清部,可大腿上的白花花很是耀眼。

    他呼吸猛一窒,颤抖着两只手将唐阮阮翻过来,当触碰到她腰肢上的嫩肉上,秦霄那颗冷硬的心狠狠的颤抖了下。

    软的,不可思议……

    对于这个即将和自己进行深入交流的女人,秦霄十分想看清楚对方的样子,于是他拿起手机打开手电筒照了下。

    不过一眼,他立刻后悔自己刚刚的决定。

    要是长相平庸也就算了,这特么太惨不忍睹了!

    一头乱糟糟的栗色泡面头发,发质差的要死,该死的黑框眼镜是他最厌恶的那种!这女人睡觉时竟然还磨牙,可恶的不锈钢牙套上残留着不明的绿色物体,这是一个重度洁癖患者最不能忍受的!

    手机被他丢在一旁,秦霄别过头深呼吸,再转头时,深邃的眸子直接过渡到她胸前崩开的扣子,咬着牙掀开被子,倾身吻了上去……

    不管了,他现在需要解药,反正这女人是送来的,长什么样儿都无所谓。

    …

    唐阮阮做了一个很可怕却又很销魂的梦。

    她梦见一条大蛇追着赶着要吃她,她不管怎么跑也跑不快,最终被大蛇用尾巴死死的缠住。

    她喘不过气,两条腿疼得落泪,胃里的东西被挤压的翻江倒海。

    忽然,大蛇摇身一变成了眉眼英挺的美男子,他在她耳垂轻柔的吻着。

    “别紧张,别害怕。”

    他低哑的呼唤和克制的动作有着安抚人心的作用,唐阮阮就真的不怕了,她抱住这个人身蛇尾的男子。

    半宿的畅酣淋漓。

    …

    别墅外面,一个半人多高五平米的笼子里,关着两人一狗。

    纯种黑色藏獒在自己的领地来回踱步,段奕然和陆晨鸣缩在一个小角角里。

    “吃吧,吃吧,都是你的,我们不会跟你抢的。”段奕然小心翼翼的将口袋里的巧克力递到正在哈拉着舌头抬头望月的巨狗面前,“霄哥是让我们来跟你做伴儿的,不是来跟你争地盘儿的,天一亮我们就走哈?”

    藏獒淡淡的扫了眼旁边的巧克力,一爪子拍烂,屈膝而卧。

    “……”

    对于这种廉价的零食,它是根本不屑于动口的。最美味的,是面前这两个活生生的“人肉大餐”。

    “鸣哥,鸣哥,它在看我!它在看我!”段奕然瑟瑟发抖的往陆晨鸣怀里钻。

    陆晨鸣淡定的伸手护住段奕然,“它看到粉色背心就兴奋。”

    “嗷嗷嗷嗷,那我赶紧脱了!”段奕然迅速脱下T恤,颤抖着手扔到“禽兽”面前。

    陆晨鸣看着他,“你牛仔裤上有只穿比基尼的母狗,万一它想交配怎么办?”

    段奕然又迅速脱下牛仔裤扔到藏獒面前。

    “禽兽”像看傻逼一样看着他。

    陆晨鸣:“内裤是黄色的,像肉油。”

    段奕然四下望望,将陆晨鸣的外套裹在自己腰间,迅速褪下平角裤。这回他没敢给“禽兽”,小心翼翼的扔到笼子外面。

    陆晨鸣舒心的笑笑,“这下我就安了。”

    脱光了的段奕然才反应过来,执起拳头要揍人,“你他妈耍我?”

    “裹好你的衣服,一丝不挂,才方便吃哟。”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