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穿着他的衣服,落荒而逃(第1/2页)
    “嗷呜~”

    一声冗长孤凉的狗叫声成功把正在沉睡中的唐阮阮唤醒。

    此刻正值破晓,初晨的阳光从窗帘之间的缝隙调皮的钻进屋里。

    她肿着眼睛坐起来,入目的,是比皇家酒店还要高档奢华的欧式装修,整个房间面积足足有会议厅那么大。

    回忆昨晚梦里的旖旎场景,唐阮阮惊恐的掀开被子。

    果然,白皙柔嫩的肌肤上布满了粉红色的草莓……她倒吸一口凉气,目光紧接着又落到地毯上,到处都是她的衣服碎片。黑的、白的,还有粉红的。

    可想而知,昨晚那个男人有多么粗暴。

    平白无故失了身,唐阮阮想想又要哭,她恨自己喝醉了大意。望着一地的狼藉,她很坚强的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

    “家里还有一堆烂摊子等着我收拾,绝对不能被失身打倒。”

    反正她的工作服也不能穿了,床头柜上正好有身男士衣服,唐阮阮颤抖着将它们套在身上。

    西裤又长又肥,不过好在有腰带,唐阮阮在她一尺七的小腰上,紧紧勒着缠绕了两个圈儿,这才防止裤子往下掉。

    白衬衫同样又肥又大,不过好在把袖子多挽两圈儿就能穿。

    高跟鞋不知道被丢到哪儿,唐阮阮鼻子一酸,又想哭。

    正当她手足无措之时,床上的男人忽然发出一阵出气声,唐阮阮吓得来不及掉眼泪,抓起地上44号的男士拖鞋便逃之夭夭。

    …

    跟禽兽搏斗了一宿的段奕然,现在已经和它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霄哥养的这狗可真有意思,”段奕然俊脸上挂着抓痕,摸着禽兽毛茸茸的巨头笑道:“喜欢骚里骚气的粉红色也就算了,早晨还会学鸡叫。”

    陆陈明正躺着睡觉,听此睁开眼望着他道:“霄哥管理公司得早起,闹钟叫不醒,这狗一叫就醒了。”

    “霄哥今儿估计得起晚点儿了,毕竟昨天耕田太费力。”

    两人正哈哈大笑着,不远处忽然走过来一道阴沉挺拔的影子。

    “霄哥来了!”

    “靠,他很有可能一晚没睡。”

    秦霄满脸阴沉的走近狗笼子,二人脸上快要笑出花儿。

    “恭喜霄哥脱离处男!”

    “成功晋级钻石单身汉!”

    秦霄一脚踹上去,“老资先特么阉了你们俩。”

    笼子上的铁链哗啦啦作响,禽兽乖巧的很,伸舌头去舔秦霄的皮鞋。

    “放风儿去。”

    秦霄给它打开笼子,禽兽巨大的身体狂窜而出,它在院子里蹦跶了两下,又回头叼起笼子旁边的黄色裤衩开始撕扯。

    秦霄看着开始拧眉,“什么玩意儿?”

    已经从笼子里出来的两个人就站在边儿上,段奕然捂着裆部,讪讪的举手,“不好意思啊,霄哥,那是我的。”

    陆晨鸣:“段老托人给他介绍相亲对象,这家伙担心以后被媳妇儿掌家,提前在每个内裤里缝了口袋,禽兽可能是闻到了钞票的味道。”

    段奕然蹲下来,痛心疾首的跟禽兽商量,“我说小老弟,裤衩扯烂了,银行卡能还我不?”

    “汪!”

    禽兽叼着黄色裤衩开始往草坪上奔跑。

    段奕然:“……”

    “你衣服呢?”秦霄叼着烟,虎视眈眈的打量段奕然,陆晨鸣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段奕然指着禽兽,“它喜欢我牛仔裤上的母狗,我就给他了。”

    “昨晚下药,是谁的主意?”

    秦霄眯眼抽了口,二人见他这样儿,心里同时“咯噔”一声。

    “霄,霄哥,可不是我啊,是陆晨鸣这王八蛋出的馊主意!”

    陆晨鸣面不改色,“霄哥,你还不了解段奕然这混球儿?每一次闯祸他不是拿我出来挡事儿,这欺负我老实呢不是。”

    “禽兽!”秦霄叼着烟打个响指,正在草坪上玩儿的欢快的藏獒立马奔了过来。

    他指着段奕然,“咬他。”

    藏獒狂吠一声,立马朝着几乎裸的段奕然扑去。

    “陆晨鸣你不是人!”

    段奕然哀嚎的狂奔逃跑,一人一狗在草坪上疯狂追逐。

    天边的太阳恰巧露出半张脸,秦霄眯眼望着那橙色的曙光,下意识做了个撑腰的动作。

    陆晨鸣坏笑道:“昨晚滋味儿怎么样?”

    秦霄抽烟的动作顿了下,对着朝阳吐口眼圈儿出来。

    怎么样……看他背上的抓痕就知道了。

    小姑娘长得不敢恭维,指甲够尖的。回头再见到她,一定把她指甲给剪了!

    “太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