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3.被婆婆相中
    秦霄回到卧室的时候,保洁阿姨正在替他打扫房间。

    地上是唐阮阮的衣服碎片,秦霄见她要掀开被子,貌似急着验证什么,脸色顿时阴霾起来。

    “你出去!”

    刘阿姨愣了下,直起腰来望着他。

    秦霄脸色缓了缓,“房间我自己会打扫。”

    刘阿姨不敢多说什么,“哦”了一声,转身朝门外走,秦霄回过头,“这件事,不准跟我妈说。”

    “……好的,少爷。”

    房门被关上,刘阿姨小心翼翼的捏着手心里的头发丝儿下了楼。

    秦霄踱步过去拉开窗帘,果然看到窗台上有架进口的D国摄像机。

    机身是高档的金属黑,小红灯明显是录制状态。他拿起来眯眼对着摄像头,屏幕上显示出一张棱角分明轮廓刚硬的俊脸,男人叼着烟,眉眼间皆是匪气。

    “段奕然,我X你祖宗!”

    说完这句话,秦霄果断把内存卡取出来插进优盘里,他打开电脑,预备把内存卡里的东西部清除,可不知出于什么心里,鼠标指示到“删除”功能的时候,他停顿了下,将视频拷贝到电脑上一份儿,这才把内存卡上的内容清除。

    当然,他留给段奕然的那几秒还保存着。

    不杀了这家伙难以泄愤。

    …

    唐阮阮溜出别墅走远了以后才懊悔不迭,她的手机、钱包、银行卡,包括学生证,都落在了别墅里面。

    她又穿着秦霄的大拖鞋跑回来,爬上篱笆墙想要回去拿,哪想刚跨坐到墙头,拖鞋忽然掉了下去,脚心被什么滑腻腻湿漉漉的东西蹭了下。

    唐阮阮以为是蛇,吓得急忙把脚缩了回去,等到回头才看清楚了,竟然是一只半人多高的巨型狗!

    大藏獒吐着鲜红的舌头,劲爪狮头,黑褐色的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她。

    “啊啊啊啊!”

    唐阮阮花容失色,一屁股跌了下去。

    禽兽歪着头看了她半响,想要讨好这个穿着主人衣服的女人,岂料它刚刚把爪子伸出篱笆墙,唐阮阮便爬起来撒丫子狂奔。

    “救命啊啊啊!”

    禽兽:“……”

    朝阳展露头角,逐渐升至西方上空。

    唐阮阮顺着马路,一边走一边哭。

    因为五岁的时候被狗咬过,所以唐阮阮这辈子最怕的就是狗,刚才那只大藏獒,没把她吓个半死。

    高速上偶尔疾驶而过一辆快车,唐阮阮即使浑身疼的要命,也没有拦顺风车的打算。

    毕竟她身上穿着男人的衣服,任何一个司机见了也不敢载她。

    脸上都是泪,唐阮阮便把假发和眼镜摘了下来,胡乱用手背抹了两把。这个动作很快引起了路人的注意,一辆逆行的红色敞篷跑车忽然调头停到她跟前。

    陶盈原本是接到刘姨的电话,打算杀到秦霄跟前儿问问那个女人是谁,没想到半路上却碰见一个光脚走路的小姑娘。

    年纪轻轻,身上却穿着不合身的男人衣服,活脱脱一副被人抛弃的样子,可怜死了。

    “小妹妹?你要去哪里呀,我们送你一程吧。”

    唐阮阮被这温柔甜腻的声音吸引,情不自禁抬头看了眼,开车的是一位戴着黑色墨镜的年轻少妇,她脑袋上还裹着香奈儿头巾,皮肤被太阳照的发白,露在外面的红唇微微翘着,看上去十分的洋气漂亮。

    “不用了,”唐阮阮失魂落魄的摇摇头,“我刚才摔了一跤,怕弄脏您的车,就不上去了。”

    陶盈探出头,隔着墨镜仔细看了眼唐阮阮的五官,眼前忽然一亮,“啧啧,长得这么漂亮,还这么懂事,不送你是我的不对。”

    跑车后座的车门忽然像翅膀一样打开,陶盈的声音温柔又强势,“上来,我不喜欢别人拒绝第二次哦。”

    唐阮阮惊了下,只好坐上去。

    “去哪儿?”女人纤细白美的手指上戴着四个鸽子蛋,转方向盘的时候十分耀眼。

    唐阮阮爆出地址:“市区Z大。”

    跑车缓缓的行驶起来,陶盈:“哎吆,看不出来啊,还上的名牌大学,小姑娘还挺厉害的嘛!你身上,怎么穿的男人衣服呀?”

    “……”

    唐阮阮真没脸讲自己和一名素未谋面的男人鬼混一夜的事情。

    “刚,和男朋友分手了!”

    陶盈从后视镜里看到她红着脸,立刻笑了笑,“长得倒是挺漂亮的,有没有想过进娱乐圈发展呐?”

    唐阮阮老实的摇摇头,“我学的中文系,以后打算从事这方面的职业。”

    “中文系呀,还是Z大的,我家就缺一个这样的文化人呀!”开车的陶盈忽然开始激动起来,“分手了好呀,我儿子今天刚好有空,不如我安排你们见一面?他长得很帅的,绝对不比你前男友差。”

    “……”

    “一个从文的,一个从商的,啧啧,以后给我生个孙子都是才貌双啊。”

    唐阮阮这儿还没反应过来,陶盈已经开始自行yy,副驾驶的女助理实在看不下去,轻轻碰了她一下。

    “红姐,注意您的人设。保持高冷,高冷啊。”

    “……”

    “您别太着急了,刚才刘阿姨不是打电话,说秦总昨晚和一名女人过夜了么,说不定人家早有对象了。”

    陶盈哼了声,“带回来过夜还不让我知道,能是什么正经关系!等那根头发丝儿的鉴定结果出来,才知道这女人是什么货色。”

    “那您也不能乱点鸳鸯谱啊,”女助理偷偷看了眼后座的唐阮阮,悄声对陶盈说:“她身上穿着男人的衣服,一看就是刚刚那啥过。还光着脚,很有可能……是被男朋友赶出来的。”

    陶盈目光在后视镜里聚焦一下,不再谈论这个话题。

    “真是可惜!”

    陶盈这一路都在啧啧声叹,但凡是好的,都让别人家的男人给占了。她家那位,可真是让人头疼。

    她自己是二婚,可并不希望儿子娶一个二手货。

    毕竟,天下间的父母,就没有不自私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