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6.他迟早把她欺负哭
    李黛黛急忙站起来按住唐阮阮,“别这么大声好吗?说不定餐厅里就有风骏集团的人,被他们听到可不得了。”

    “听到了才好,我早就想找风骏的老总报仇了!”唐阮阮咬牙切齿,活脱脱要把人剐了的架势,“那个秦霄,有朝一日我迟早盘死他!”

    …

    “噗——”

    段奕然为了能更好的听清唐阮阮这桌的动静,早就换了位置坐在秦霄身旁,他这一笑,直接把嘴里的东西都喷到了对面儿陆晨鸣的脸上。

    “……”

    陆晨鸣脸色秒黑,段奕然赶紧拿起纸巾,“抱歉啊老陈,有一回听见有人说要盘霄哥,没忍住。”

    “我特么倒了八辈子血霉,跟你做兄弟!”

    段奕然为他擦着脸上的肉粒,忍住笑,“这叫好饭不沾外人脸。你看我跟霄哥就不亲。”

    这边秦霄通过玻璃看到后面发生的一切,毫无反应,他继续翘着腿吸烟,只是桌上的那些个东西,他一口没再动过。

    黑眸耀熠,他目光炯炯锁住玻璃上那个扬言要“盘他”的小女人。

    小细胳膊还不及他的手腕儿粗,哪儿来的勇气说这种豪言壮语?

    秦霄嗤笑,捻灭了烟头。

    心想,这小丫头怕是没被男人欺负哭过。

    这时,一位穿着牛仔外套,内搭白T恤的年轻男人推门而入,他直接朝着秦霄这桌走过来。

    “怎么这么半天。”陆晨鸣脸上的东西被段奕然擦的差不多,神色不悦的说。

    “啸哥,鸣哥,然哥。”

    齐朔笑着一一打过招呼之后,坐在了陆晨鸣右侧,“刚才帮几名要离校的学哥学姐搬东西,耽误了会儿。”

    “我们都吃饱了,你自己看着点。”秦霄叫服务生把平板给他。

    齐朔点了份五分熟的牛排,段奕然碰了碰他的胳膊,指着已经被死摁着坐下的唐阮阮道:“那个妹子,你认识不?”

    秦霄的目光看过来,齐朔有些茫然,隔着十来米,细细打量了好一会儿,忽然站起身惊喜的叫道:“赵梓菲?!”

    赵梓菲也没想到在这种价格死贵的西餐厅能碰见熟人,听到齐朔喊他,下意识的望过去。

    “齐朔?”

    俩人如久别重逢的兄弟一样,见面先来了个拥抱。

    “你也来这儿吃饭啊?”

    “跟我哥他们,一起。”

    齐朔指了指身后的段奕然三人,赵梓菲偷着对他讲:“小子,看不出来你还是个富二代啊,难怪每次篮球赛你都赞助毛巾!”

    “呵呵,大家都是朋友,不分你我。”

    “不过话说回来,你三个哥哥,都比你帅。”

    “……”

    两个人瞎侃了两句,约定好晚上打球的时间,又分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我说,”段奕然神色不悦的睇着吃的欢畅的齐朔,“你是不是瞎啊,有漂亮的不追,看上飞机场。”

    “?”齐朔抽出纸巾擦擦嘴,“你说赵梓菲啊,打球的女生都是这种身材,她是我们学校篮球队的主力,我们只是朋友。”

    段奕然切了一声,“我问你她旁边那个戴鸭舌帽的是谁,你倒好,跑过去和男人婆亲热。”

    齐朔切牛肉的动作顿了下,这才注意到赵梓菲旁边坐着的唐阮阮。

    秦霄望向他。

    “嗷嗷,你说的是校花儿啊。”

    三人都没想到跟秦霄有“深仇大恨”的女生是Z大校花。

    “你们学校,就这审美水平。”秦霄轻轻敲下桌子,有些不屑。

    “她今天只是没穿正经衣服出门儿,我刚都没认出来。”齐朔压着嗓子道:“你们是没见过她穿校服和短裙的样子,光那双腿啊,是个男人见了都想舔。”

    “出息。”秦霄嗤笑了下。

    “那么好看,你怎么不追?”陆晨鸣一边偷偷打量遮住半张脸的唐阮阮,一边问齐朔。

    齐朔撇撇嘴,“死难追,也追不上。我们学校所有的男生都喜欢她,还曾经有人拿着鲜花在女生宿舍楼下跪了三天三夜,可她都无动于衷。”

    “俗,”段奕然得出个结论,“一看这种女生就清高,土法子能追上才怪。”

    齐朔点头,“她的追求者源源不断,不过我不敢碰壁。”

    秦霄的手机开始震动,是助理打来的电话,他划开以后接听。

    三人不知讨论到什么话题,傻逼一样的笑容望着秦霄。

    秦霄没功夫儿搭理他们,他点支烟听完了助理的汇报,快速下着决策,“告诉李总,下午会议延后半个小时,超过三点钟,他就不必来了,直接滚回S市。”

    等他挂了电话以后,三个人同时发出爆笑声,把唐阮阮她们的目光都吸引过来。

    秦霄眯眼看着他们,“在说什么。”

    齐朔嘴大,“然哥在说你被破处的事儿。”

    段奕然见秦霄脸色不好,闭了闭嘴起身,“那啥,霄哥钱包借我呗?刚刮人车把现金都赔完了,今天店里的pos机有问题,不能刷卡。”

    秦霄抽口烟,“手伸出来。”

    段奕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但还是迟疑的递出去,秦霄直接把烟头往他手掌上摁。

    …

    唐阮阮在宿舍里躺了一天,也没有缓解身上的疼痛。

    赵清秋为了给唐阮阮“赔罪”,又自掏腰包请大家吃了次三十五块钱一支的手工冰激凌,唐阮阮由于先前吃的太多,冷热交替,回到宿舍直拉稀。

    她晚上八点钟得准时到“金盏”上班,赵梓菲带着她去校医务室打了一针,又开小摩的把她送过来,便又回学校体育馆打球儿去了。

    大学就是这点儿好,周六日外出自由没人管制,安橙谈恋爱都是正大光明的。

    唐阮阮几乎是瘸着腿上了金盏三楼,她两腿之间因为走路摩擦的缘故,肿胀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再加上腹泻的缘故,腿软到必须扶墙走路。

    张颖看她这个样子,抱着手臂又开始“啧啧”,“昨晚挣了两千多提成儿,今儿就装肚子痛不想干了?”

    “不是,颖姐我……吃错东西了。”

    不提那两千多块钱还好,一提唐阮阮肚子更痛了,她把钱都落在那个男人家里了。

    (T_T)还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还能……坚持上班。”

    张颖看她神色痛苦也不像是装的,口气软和了一些,“306来了几位有钱客人,都是B市有名的贵公子哥儿,韩霞今天请假了没来,我本来是想留给你的,不过看你这架势……”

    “没关系颖姐,我能坚持!”

    唐阮阮说完就微笑着站直了身体,她摆正了自己的黑框眼镜,对张颖道:“昨天我练过了,今天绝对不会再喝醉了。”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