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7.对她有兴趣
    唐阮阮进去306包厢之前,张颖先给她暖场。

    她端了两个切好的果盘进去,有服务生跟在张颖后面提了两捆啤酒。

    “诸位今天玩儿的尽兴,水果和啤酒都由我买单啊。”

    舍小捞大,这是娱乐会所卖酒的统一套路。

    但凡是来这儿消费的,没一个不是有钱人,在他们眼里,这些水果和啤酒只能算是不起眼的东西,可若是有会所的领导自掏腰包请客,无形之中抬高了这些人的身价。只要这些大爷心情畅快了,后面的昂贵酒水,不愁销售。

    张颖亲自弯腰把这些啤酒一一启开,她偷摸儿着打量了包厢里的人。

    七八个小伙子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抽烟的抽烟,打牌的打牌,吆五喝六的声音此起彼伏。

    除了常来的段奕然和陆晨鸣她最熟之外,其余的见过几面,倒也都认识。

    无非就是B市,有钱有势的那几家,不是官二代,就是富二代。

    大家吃饱了没事儿干,每天晚上聚在一起吃喝玩乐。

    秦霄穿着白衬衫,在这些人里显得独树一帜,他似乎赢了几把觉得没意思,叼着烟往后一仰,“输了。”自个儿把牌扔桌上,大家扎头一看,好家伙,豹子六!

    “霄哥你是不是人啊,这牌都弃了。”

    哥几个嘟二囔三着,秦霄身边有个秃了半边顶的老男人赔笑道:“秦总可真大方。”

    秦霄笑笑,眉间尽是痞气,“比不得李总,几个亿的合同跟闹着玩儿似的,说扔就扔。”

    老男人笑容凝固,一群人不知谁赢了又开始起哄,秦霄参与进去,老男人只能尴尬的坐着。

    “颖姐你行啊,金盏的好货都被你捂着不让见人。”段奕然笑容猥琐的搂住张颖,“老实交代,你给她们介绍业务,是不是经常私底扣下出台费?”

    张颖习惯了段奕然和她勾肩搭背,听此不解道:“我什么时候藏着好货不让见人了?我又什么时候私自扣小姐的出台费了?她们出台和我没关系,我只是负责酒水,昨天看在和你熟的份儿上,才把薇薇介绍给你……段少,你到底在说什么。”

    “哈,还不承认?把你昨天给我找的那个佳丽叫过来问问,不就清楚了。”

    张颖只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听段奕然的话,派人把许薇薇叫了过来。

    段奕然猛地拉扯秦霄的胳膊,在他耳畔道:“霄哥霄哥,等会你可睁大眼看清楚了,你的一夜情人、到底长什么模样儿!兄弟我这回可没诈你。”

    许薇薇正在包厢里陪客人玩儿游戏,输的就只剩下内衣,服务生开门找她。

    “颖姐在306,有客人要你过去。”

    她补了妆之后推门而进,数道目光同时朝她打来。

    前几天她出了个饭局,陪的正是王家二少,王子琛见着她第一时刻就是拍拍自己的大腿,“小薇啊,几天不见,少爷我想死你了,快坐过来。”

    许薇薇笑了笑,扭着臀坐在了王子琛的身边。

    段奕然:“……”

    秦霄只是掀开眼皮子,看了许薇薇一眼便回过头,“耍我?”

    “不是,霄哥,这其中一定是有误会。”段奕然心里也发毛,难不成他昨晚拉错了人,那女的上错了车?

    “我再没碰过女人,也知道开苞和没开苞的区别。”

    在秦霄眼里,许薇薇算不上多漂亮,风尘女子,没什么值得他多看一眼的地方,他拿来比较的只是身体。

    可段奕然听了却细思极恐,难不成秦霄还白捡个大便宜,睡了个清清白白的大美人儿?

    段奕然忽然觉得自己罪过大了,后背顿时冷汗涔涔,不过他看着秦霄的脸色,也没敢吐出实情。

    转身把张颖拉到墙角,“你们金盏,就没有比她还漂亮的了?”

    “段少,你到底想说什么?一会儿要把薇薇找过来,一会儿又嫌她不够漂亮,昨天出台的确实是许薇薇啊。”

    段奕然咬着牙,想说什么,欲言又止。

    这时候唐阮阮忽然推开门走进,由于逆着光,另人看不清样貌,只瞧见她性感匀称的身材,包裙下面,被丝袜包裹着的两条大长腿分外勾人,包厢里立刻响起一阵口哨声。

    “喂,美女哎!”

    “许薇薇,你这个皮包骨不值钱啦。”

    王子琛一把推开许薇薇。

    “……”

    秦霄别过头,目光刚好触及到唐阮阮不堪盈握的小腰。

    他心里痒了一下,换个姿势坐着。

    “啪!”的一声,唐阮阮故意打开灯,咧着鲜艳的大红嘴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让你们失望了。”

    一群人看清唐阮阮的样子,眼睛都瞪直了,最后各个大失所望,嘴里直呼“没劲”,继续各玩儿各的。

    许薇薇抱着臂膀,极力压下扬起的唇角。

    差一点她就以为金盏来了个比她还美的,没想到是新来的“钟无艳”……这回她就放心了。

    段奕然却双眼一亮,“没错,就是她!”

    张颖:“……”

    这段少,怕不是脑子有毛病了吧?

    …

    张颖出去之前,不忘把306的灯光调到最暗,只留下炫彩的星星灯。毕竟唐阮阮这副尊容,实在有碍这些公子哥儿的贵眼。

    唐阮阮拿着瓶82年拉菲缓缓走进,她把服务生端过来的高脚杯的一一摆列在旁边没放东西的茶几上,姿势娴熟又优雅。

    秦霄不动声色的盯着她在自己面前摆列,唐阮阮俯身的那一刹那,正好露出衣领下面的草莓。

    他弹了下烟灰,眯眼问:“出台的?”

    唐阮阮顿了下,她都把自己包装成这个样子了,还有人问她出不出台?

    漆黑发亮的眼睛顺着那双高档的皮鞋往上望,一直掠过熨烫平整的裤腿、价值不菲的腰带,直至与那双带着犀利和冷漠的眸子对视,“不是,”她推了推眼镜,微笑道:“卖酒的。”

    长相不敢恭维,声音却软绵的好听,回想起昨晚夜里的求饶声和哭泣声,秦霄心里又跟猫抓似的开始痒痒。

    秦霄淡定的交叉双腿,又问:“叫什么名字。”

    “先生称呼我糖糖就好。”

    段奕然看到秦霄竟然主动和人交流,喜不自胜的走过来,他刚要开口对秦霄道出实情,陆晨鸣忽然把他拽到自己身边。

    “你不觉着,霄哥认为自己和一个丑爆的女人有瓜葛,超特么有意思?这事儿咱俩都别说,看看霄哥怎么对人家。”

    ------题外话------

    喜欢的小宝宝们请留个言好吗?你们的支持就是作者君更新的动力呀!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