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10.喝醉了要带她回家
    包厢里又恢复初时的热闹,大家打牌的打牌,抽烟的抽烟。仿佛刚才恶搞秦霄和唐阮阮一事并没有发生过。

    秦霄闷不吭声的喝酒,唐阮阮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坐着,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秦霄,尽量减低自己的存在感。

    没想到,“接着唱。”

    男人把话筒递给她,阴戾的眼神吓得人要死。

    “咳咳,”她清清哑了的嗓子,小声说:“刚不是玩儿游戏了吗?”

    “游戏是他们的主意,跟我没关系。”

    “……”

    唐阮阮真后悔之前没让秦霄签字画押,她认命的接过话筒,担心自己再次被坑,唱之前先问秦霄:“还欠您四首歌?”

    秦霄点烟的动作顿住,慵懒的转过头,看白痴一样睇着她,“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十二减七点五等于四点五。”

    (′д`)

    奸商!

    唐阮阮恨的磨牙,她第八首只唱了一半儿,这家伙竟然连那半首都得算的清清楚楚。

    不过这回秦霄没挑剔,唐阮阮唱什么他听什么。

    为了避免再有高音部分会撕裂嗓子,她点了几首江老掉牙的闽南歌曲。

    调子不高,唐阮阮哼哼唧唧两句就能唱过去。

    本来只是应付了事,没想到这种吴侬软语的调调,恰巧对了秦霄的胃口。

    男人一杯接一杯的喝着酒,那软软糯糯的嗓音,简直酥到了他骨子里……

    唐阮阮也不跟他玩儿实在的,当唱到第五首《舞女泪》的中间部分,她果断摁了暂停。

    “咳,”唐阮阮此刻只觉得嗓子跟冒烟儿一样火辣辣的痛,在暗骂秦霄的同时,脸上还得挎着笑,假意应付着这位难伺候的大爷。

    “先生,四首半,唱完了。”

    原本清纯甜美的音色,因为用嗓过度的缘故此刻变得沙哑沧桑,整个包厢的人都看过去。

    “霄哥不疼人啊。”

    “长得丑,也不能这么对付人家啊。”

    唐阮阮笑笑放下话筒,转身以后狂翻白眼儿。

    对不对付的,不都是这群大爷说了算么?

    “咕噜”,空气里传来声异响,唐阮阮只觉得腹部一阵绞痛,疼的脑门儿上有层层冷汗往外冒,要大号的冲动感强烈袭来,

    她弯腰捂着腹部,面部表情接近扭曲,“不好意思啊各位,我去一趟洗手间!”

    正在闷头喝酒的秦霄只觉得眼前一亮,那白花花的两条大长腿,如新发芽的嫩笋一样诱人可餐,晃晃荡荡的出门了。

    …

    秦霄喝的有点儿多,从唐阮阮出去之后,他就只顾着抽烟,一句话不讲了。

    段奕然偷偷看了他一眼,摆手让服务生过来,“刚才那位卖酒的丑……糖糖妹妹,你把她叫回来!”

    服务生看了眼时间,“这个时候她应该下班了。”

    原本迷瞪登的秦霄听到这里,“腾——”的一下站起来,大步流星的朝包厢外面走去。

    段奕然傻了眼,“霄哥有情况啊。”

    他骂了句,随即也冲出去。

    陆晨鸣忙着接电话谈生意,除他之外和唐阮阮最熟的就是王子琛,见情况不妙,也跟在段奕然后头。

    唐阮阮洗完手打算下班,她对着镜子理了理假发,没想到刚出洗手间就被一只宽厚有力的大手蓦然攥住。

    当看清眼前这人硬朗冷峻的五官,唐阮阮大惊,“你你你你带我去哪儿?”

    秦霄只觉得掌心里小手儿软的跟没骨头似的,又绵又滑,他捏了捏,二话不说拽着唐阮阮往楼下走。

    段依然和王子琛追下来的时候,秦霄正把人往车上拽,他脸红着,一句话不说,明显是喝大的表现。

    唐阮阮使劲拍打秦霄拽着她的那只大手,“臭男人,你放开快放开!”

    秦霄猛地在车前停住,回过头,用侵略性的眼神盯着她,唐阮阮吓呆了。

    “跟爷,回家!”

    “……”

    他打个醉嗝儿,用手拉开车门,唐阮阮快要哭出来,“我卖酒不卖身的,您要是想找个包夜的,我回去给您把许薇薇叫下来。”

    “不行,我就要你。”

    段奕然和王子琛也万万没想到,秦霄喝多了是这个样子。

    通常秦霄参加商业饭局或者朋友聚会的时候,喝酒从来不过三杯,任谁劝都没有用,所以大家从没见过秦霄耍酒疯。

    今儿不知哪根筋不对,喝高了非得拉着人小姑娘回家。

    “霄哥!霄哥!给兄弟个面子,别为难这位妹妹。”

    段奕然着急火燎的跑过来给她解围,唐阮阮水雾重重的望着他,在心里给段奕然打上个“好人”的标签。

    王子琛笑了笑,要勾上秦霄的肩膀,“这女的太磕碜了,走,兄弟给你介绍个好的去!”

    “滚。”

    秦霄把二人一脚踹开,唐阮阮还没来得及反应怎么回事,人就已经被秦霄扔到了车上。

    没二两肉的脊背撞在椅背上,疼的唐阮阮龇牙咧嘴,不过还不等她嘶声,顿时车身一沉,驾驶座上忽然欺压过来一道健壮的黑影儿。

    “段奕然,给你多少钱?”

    男人喷洒着粗重的呼吸,车厢内都是他身上的酒精和香烟味。

    秦霄问的是昨晚的事儿,可唐阮阮并不知情,她只觉得黑暗里这个男人的眸子像鹰一样可怕,又像豹一样犀利。

    就像锁定猎物一样盯着她,并且随时会吃了她。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段奕然担心秦霄在车上把人给强了,赶紧去拉门把手,没想到“咔嚓”一声,秦霄直接把门锁上。

    “……”

    唐阮阮一点一点往后挪动,直到她脊背贴在车门上,无路可退。

    那种怕得要死的心态狠狠的折磨她脆弱的神经!

    秦霄侵略霸道的目光,正渐渐从她纤细雪白的脖子上往下望,掠过她高耸的胸脯,平坦的小幅,直至雪白的大腿……上面那双柔软无骨的小手儿。

    唐阮阮含胸、收腹、夹大腿,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最后直接把两只手藏在背后,双瞳里透着无限紧张。

    她几乎猜到了接下来的事情……这个看起来霸道又野蛮的男人,会像古代的大官强抢民女一样,不顾她的挣扎和反抗,直接把她扑倒!

    没想到,“别用那种什么看着我,”秦霄不悦的睇向她身后,粗声道:“拿出来!”

    “……死都不给!”

    “快点儿,不然我抢了!”

    (T_T)

    唐阮阮认命,秦霄板着脸,十分粗鲁的抓过她慢吞吞伸出来的小手儿。

    唐阮阮以为他要像电视上一样,用皮带把她的双手紧紧勒住,没想到这个男人仅仅是把她的双手捏在掌心里,细细把玩儿着。

    一会儿掰开她的掌心,看看上面的纹路。一会儿,又捏捏她的粉色指甲盖。嘴里头还万分嫌弃着:“手这么小,连遥控器都握不住,将来以后怎么给我挂挡。”

    唐阮阮:“……”

    这人还真是喝大了,都口不择言了,怎么能当着她一个小女生说带颜色的话。

    唐阮阮的小脸儿微妙的红了起来,紧接着,阴暗的车厢里响起秦霄哄孩子似的柔声:“让我玩一会儿……一会儿就还给你,保证不弄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