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12.他喝醉了扒人家袜子
    VIP病房。

    秦霄拎着一个果篮大步而入,段奕然一见他就开始“哎呦哎呦”叫唤。

    “伤死我了……为了保护霄哥,我肋骨都断了三根,你就带这么点儿破水果来看我!”

    秦霄刚拆开水果篮,正要给他削苹果,听此立刻顿住动作,叼着烟,嫌弃的看了眼段奕然。

    “片子呢,我看看。”

    “霄哥你还知道关心我啊。”

    “你肋骨要没断,我打断你三根。”

    “……”

    窗外的太阳照射的整个病房暖烘烘的,段奕然懒洋洋的吃着秦霄给他削的苹果,嘴里“叭叭”的。

    “霄哥你是怎么做的削苹果不断皮的,人家说圣诞节对镜子削苹果许愿最灵了,我每次都断,难怪愿望从来不会成真。”

    秦霄正在用手机处理工作,“我天生自带运气,你信么。”

    “……信,怎么不信啊?有谁跟你似的,一出生就富得流油。干嘛嘛顺,吃嘛嘛香。”

    秦霄抽着烟不说话,埋头处理工作。

    病房里烟雾袅袅,段奕然把苹果胡丢尽垃圾桶,“霄哥你真不够意思,好歹我也是为护着你受伤的,你一点儿也不考虑我这个病人的感受。”

    秦霄烟瘾大,经他这么一提醒才发觉自己行为不妥,刚要起身把烟捻灭,就看着段奕然朝他伸手,“给我来根呀,别光顾着自己抽!”

    “……”

    段奕然抽完一颗烟感觉痛快极了。

    秦霄站在一边看着小护士给他换药,段奕然除了膝盖破皮儿,多了几道血印子,后背处有几小块青,别的地方没毛病。

    就这,还值得住VIP病房?!

    秦霄讽刺他:“以后叫你段小姐。”

    “唉,霄哥我也不想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段家就我一根独苗。我家老爷子一听我从楼上摔下来了,假牙都急掉了!昨天晚上我已经分别进了一次急诊室和ICU。就你来之前,他们刚走。我要不说我见着人多心闷,一大家子非得陪着我住到出院。”

    “你打算住多长时间。”

    “三个月。”

    “……”

    “霄哥,我是被逼的。我不住到脱胎换骨、弱不禁风,他们是不会让我出院的。”

    屋里烟味浓,小护士打开窗子通风,临走时,红着脸悄悄看了眼秦霄。

    段奕然还想抽,秦霄站在床前望着他。

    生平第一次,感觉难以启齿。

    “咳,老段,前天晚上,你给了糖糖多少钱。”

    段奕然点烟的手抖了抖,“一,订金加后续,一百万啊。”

    秦霄沉默了,阴痞的眉头紧皱。

    他怎么也没想到女孩儿的清白,就值这么点钱。

    还不够他买一个表针的。

    “那她昨天为什么说她不出台。”

    段奕然硬着头皮笑笑,“金盏那种地方,谁说的准啊。今天还是良家妇女,明天说不定就被拉下水。糖糖可能有什么困难吧,出一晚上就不干了。颖姐安排的,有什么错啊。不过她也不吃亏,第一回就赶上霄哥了!”

    段奕然一边撒谎,一边默念“千万不要打雷”。

    …

    秦霄虽然在外面纨绔霸道,甚至自私冷漠,但兄弟们都知道他从来不乱碰女人,并且十分尊重女人。

    段奕然想了一晚上才后知后觉,这要是被秦霄知道,段奕然拉错了人,一个干净的小姑娘凭白被秦霄给糟蹋了,并且一分钱没捞着,那还不杀了他……

    他昨晚还打算给秦霄汇报实情来着,现在想想,忽然觉得脖子凉凉的,他颤抖着手摸了摸,幸亏脑袋还在。

    段奕然也不知道秦霄信没信自己的话,见秦霄站在那儿埋头不语着,瞬间转移话题。

    “不过霄哥你昨晚也太猥琐了,强行把人姑娘的袜子脱下来了。”

    秦霄微微拧眉,“我真做过那事儿?”

    “嗯呐,”段奕然认真的表情一点也不像在说假话,“所以说这小姑娘恨死你也情有可原。”

    秦霄觉得他在骗自己,握了握腕表,嗤了声,“我根本不是粗鲁的人。”

    “……”段奕然一时无语,这世上还真有人喜欢自欺欺人。

    “霄哥你觉得你是正人君子吗?打压‘三茂集团’的时候,那老总拖家带口的跳楼逼你,也没见你手软。虽然最后他没死成吧~!就你这么丧心病狂,你认为你会对看上的姑娘手下留情?更何况是在喝多的情况下!天天眼神跟下刀子似的,要不是看在你有钱的份儿上,靠近你的女人早都被你吓到跑月球上去了。”

    秦霄捏了捏口袋里的脚链,他可真想把段奕然的嘴给他缝住。

    什么话不好听,他偏要说什么,并且说的是大实话!

    他有段奕然说的这么差劲?

    秦霄转身要走,段奕然拉住他,“霄哥你去哪儿?”

    “追女人。”

    段奕然目瞪口呆,“霄哥,你不会真看上糖糖了吧?她大龅牙、泡面头,脸上还有黑雀子!”

    秦霄觉得段奕然这是废话,他都跟她有过最亲密的接触了,能不知道她哪儿好?

    “我只看到她腿长,眼大,身材棒。”

    靠。

    段奕然骂了句,眼睛真他妈毒!

    他评价秦霄,“霄哥你这是直男审美,一点儿水平都没有。”

    秦霄反唇相讥:“用你教,童子鸡?”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