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13.第一次动了恻隐之心
    唐阮阮替继父办好出院手续以后,又急匆匆跑回了病房。

    她只给辅导员请了半天假,下午还有节Z大教授的专业讲座,她安排好继父以后还得赶回去听课,除去来回路上耽误的一个小时,只剩下三个钟头。

    “阮阮,慢点儿。”

    唐秀芸不断的嘱咐,生怕唐阮阮一个支撑不住,连同她背上的谢志林一块儿摔下楼梯。

    “妈……我没事儿!”

    唐阮阮小小的身体上背着继父高大的身躯,超负荷的重量将她腰压弯到九十度。

    任凭谁都能看得出她现在已经是超负荷状态,但坚强的女孩儿仍然咬牙坚持着,背着继父,一步一步迈下楼梯。

    唐秀云走在前头护着二人,她看到唐阮阮额头上不断有汗水滴落,心疼的给她擦汗。

    “你看你看,我说坐电梯,你偏要走楼梯。别到时候你爸病好不了,还得把你累垮了。”

    “坐电梯还得排队,那么多人……得等二十分钟!”

    唐阮阮好不容易背着继父下到二楼,路过的病人家属和医生都投来好奇的目光,任谁都想不到,一个瘦瘦小小的女孩儿,竟然能爆发出如此惊人的力量,背得动一百多斤的大男人。

    “还是生男孩儿好。”

    “家里要有个哥哥或者弟弟,用的着女孩儿来受罪啊。”

    有几个来看病的大娘对唐阮阮指指点点,唐秀云觉着让自己女儿丢了人,心里不好受的说:“阮阮,还是妈妈来吧。”

    唐阮阮歇了下,继续艰难的往楼下走。

    “妈,我能行。你在一旁……看着就好!”

    从三楼背下一楼,几乎耗尽了从小没干过苦力活的唐阮阮的所有力量。

    唐秀云在医院门口叫了辆出租车,赶紧帮唐阮阮把谢志林放上去。

    …

    唐阮阮一股气喝了两瓶矿泉水,司机看她的目光多了股同情。

    继父在后面老泪纵横,“阮阮,你哥……”

    唐阮阮正闭目休息着,听此她睁开眼,谢志林已经哽咽的说不出话来,唐秀云正在给他擦眼泪。

    “爸,”唐阮阮对着后视镜笑笑,“咱们三个过日子,不提他。我一个人照样能养得起你和妈。”

    “阮阮,阮阮……”

    谢志林想说“你受苦了”,可是因为生病原因,他怎么也无法完整的吐露出这四个字。只是一个劲儿的呼唤唐阮阮的小名。

    她回头,用一只白软的小手握住继父正在颤抖的粗糙大手。

    “爸,不生而养,无以为报。”

    清澈的眸子一瞬间凛射出耀眼的琉璃光,她弯眉笑眼的样子,像极了五月天里的小太阳。

    …

    唐阮阮很累,一路上没怎么说话,握着继父的大手便不知不觉睡着了。

    司机把车开到出租房的时候,唐秀云想闷不吭声背下谢志林,没想到她刚开车门就把唐阮阮惊醒了。

    “妈,你怎么不叫我呢。”

    唐阮阮一出口就沙哑的不成样子,她揉着眼下车。

    唐秀云心疼极了。

    司机头一回见着这么懂事可爱的小姑娘,他听唐秀云在路上念叨了几句,得知唐阮阮继父病重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二老靠小姑娘一个人养着,便主动说免了车钱。

    唐妈是个老实人,也不管多少,硬塞给人家五十块就赶紧去追背着继父的唐阮阮。

    六层楼的高度,对于唐阮阮来说是个极限挑战。

    唐秀云开始犯愁,“都怪我,早知道你爸会病成这个样子,我当初就不应该贪小便宜。为了省那么几百块钱租个没有电梯的顶层楼,这不给我女儿找罪受么。”

    “妈,我们很快就能住到自己的房子了。等我安排好了,就把你和爸接过去!到时候我挑个一层楼,再给爸买个轮椅坐,

    你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唐阮阮说这话的时候,小嘴儿弯成了月牙,秋水剪瞳里闪烁着动人的光,那种光芒遮盖了世间所有的污秽。

    唐秀云看呆了,她只当女儿安慰自己,没往心里去。

    “你背一会儿,妈背一会儿。要不同意,都别走了!累坏了你妈更心疼。”

    见唐秀云态度坚决,唐阮阮只好答应。

    …

    路边一辆静静停着的黑色商务里,后排坐着位西装革履的英俊男人。

    秦霄拿手机听着股份那边的秘书给他汇报情况,他夹烟的那只手搭在车窗外头,嘴里时不时回应一个“嗯”字。坚决冷硬的气场秒杀了整个车厢。

    驾驶座上的助理也不敢多嘴,安静的等待下一步吩咐。

    秦霄接听着电话,眼睛还观望着四周的老小区。

    满地皆是70年代的六层小旧楼,楼外的墙漆已经严重掉色,以楼为连接的晾衣绳上搭满了被褥和衣服,甚至还有小孩的尿布在迎风飘舞。

    楼下的库房也被打了门洞改造成小卖部,几个拿着泡泡机的孩子在附近追逐打闹,小吃摊摆到了大街上,甚至超过了人行线,上面还爬满了绿色的苍蝇。

    秦霄脑海里只有一个字——

    拆。

    他这人就不能闲着,一没事做骨头缝儿就像钻蛆似的痒痒。

    “有什么事情随时向我汇报,先这样。”

    秦霄刚挂了电话,一抹荧粉色的身影忽然闯入他的视野。

    那个白白的,瘦瘦的,坚强的小女生,竟然背着一名能装下她的中年男人。

    秦霄虽然仅见过她一次,甚至连脸都没看清楚,但她清新脱俗的气质,以及那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豪言壮语,足以另他印象深刻。

    毕竟不是每个女人都有胆子像她一样,大言不惭的要“盘”他!

    秦霄将烟叼在嘴里,他眯眼观察着唐阮阮,小小的身板儿每走一步双腿都打颤,看得出十分吃力。

    可即便是这样,她还仍然坚持咬牙往小区里走着。

    她身边还跟个穿着朴素长相秀丽的中年女人,正满脸紧张的跟着。

    “霄哥,你丧心病狂起来简直不像人,你觉得会有女人把心掏出来给你?”

    段奕然的调笑声,在秦霄耳边不断回响。

    他想起这个小女生说,她爸爸中风偏瘫,赖他!她妈妈去打扫公用厕所,也赖他!

    原因是什么来着,秦霄忘了。

    他对于这些无关紧要的事,一向记得不清楚。

    不过总之,他又在无形之中做错了一件事就对了。

    老段说他不近人情,那他今儿就做一件“好事儿”发到群里让那几个嘲笑他的杂碎看看。

    “吴宪,你去——帮那个小姑娘背人!”

    吴宪正看手机上的工作短信,后面的秦霄忽然发声,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回头才看见他家老总正指着对面一个小姑娘。

    “我?”

    秦霄正叼着烟开相机,不耐的皱起眉,“耳朵聋了。”

    NND……

    吴宪下了车心里还骂骂咧咧,他好歹也是风骏老总的私人助理,总干些与工作不沾边儿的事也就算了,现在还派他去做雷锋!

    不过谁叫秦霄有钱呢,他给吴宪每个月工资开到七位数,看在那七位数的份儿上……

    吴宪吃屎也乐意。

    ------题外话------

    有没有小宝宝敢冒个泡,好让作者君知道自己在潇湘不是玩儿的单机游戏。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