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14.被心上人嫌弃了
    唐阮阮正要背着继父往楼上走,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忽然出现挡住她的去路。

    “请问您家是在几楼?”

    唐阮阮大汗淋漓的抬眸一愣,印象里自己并不认识这个笑容可掬又英俊礼貌的男人。

    唐秀云替她回答:“六楼……请问您有什么事吗?”

    “很好。”吴宪微微笑着,心里骂死了秦霄。

    天杀的暴君总裁,要他一个写文案操|笔画稿子的助理,去背一个中年男人上六楼!

    “来吧。”

    吴宪弓腿,拍拍自己的肩膀,态度十分亲和。

    唐阮阮和母亲互相望望,唐秀云:“你……”

    吴宪依旧保持微笑,“拜托您千万不要拒绝好吗?这关乎我的生死大事,否则我会被我家老总炒鱿鱼的。”

    “……”

    吴宪声线温和:“我还有一家老小需要养活,您不用犹豫。”

    唐阮阮还能说什么。

    她和唐秀云合力把谢志林放到吴宪背上。

    吴宪只觉得自己驮的不是人,而是几百斤重的钢铁侠。

    “咳咳!”

    他被压的脑袋几乎都快要扎到地面,气都喘不匀,唐阮阮于心不忍,“要不还是换我来吧。”

    “没事,”吴宪咬牙坚持:“这点重量对于我来说小菜一碟!”

    “……”

    车上的秦霄拿手机录下这一幕,他叼着烟把视频发到“不食人间烟火”群里头。

    平静了半秒钟之后,裙里炸开了锅。

    宫允:“卧槽,这女孩儿谁啊?背影真特么好看!脸呢脸呢!”

    王子琛:“腰围一尺七,臀围93,上头么……怎么着也得有C。”

    段奕然:“你眼睛安扫描仪了?”

    王子琛:“放大了能看出来。”

    闫彬最后一个出来冒泡儿:“霄哥,你从哪个贫民区里呢,裤衩都飞到街上了。”

    秦霄:“……”

    这些人的关注点和他完不在一条线上。

    “你们就没发现,老子今天做了件好事儿么?”

    秦霄把语音发出去,群里统一回复:“没发现。”

    “……”

    他想退群。

    “背人的是吴宪?”还是王子琛眼尖。

    秦霄弹了弹烟灰,性感的唇角抿出一抹笑意:“给发好人奖不。”

    段奕然发来一个“不要脸”的动态,宫允一阵“哈哈哈”。

    王子琛:“霄哥你当大家都眼瞎了,这叫你做好事儿呢?有雷锋奖也是颁给吴宪。”

    闫彬:“我敢打赌吴宪一定在骂霄哥。”

    段奕然:“霄哥想改自己的暴君人设。”

    一直没冒泡儿的陈晏跑了出来:“没错!做给自己看!”

    秦霄觉得自己有那么点儿后悔了,后悔结交从小结识这一群二货。

    明明那么高尚的事情,被这群人说出来愣是这么低俗。

    吴宪有那么好心去帮人家?还不是碍于他的命令。

    这雷锋奖不颁给他天理难容。

    …

    吴宪一口气跑上了六楼,最后在抬脚跨门槛的时候实在没了力气,只好把背上的人交给唐阮阮和唐秀云。

    母女两个合力把谢志林抬到床上。

    窄小的住房面积不足五十平米,吴宪瘫坐在陈旧的沙发上喘气,唐阮阮给他倒了杯水喝。

    “这杯子是我刷干净的,您别嫌弃。”

    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说出话来都格外悦耳动听,难怪会另心狠手辣的秦二少动了恻隐之心。

    吴宪笑了笑,双手接过杯子,“谢谢!”

    唐阮阮看着他喝完,又给添了一杯。

    吴宪正要喝,唐阮阮托腮坐到他对面。

    亮晶晶的眼神直勾勾的打量他。

    吴宪:“……”

    这眼神谁受的住?

    他年纪再大也是个男人。

    “咳,”吴宪放下空杯子起身,“不打扰了,我家老总还在下头等我。”

    唐阮阮刚才趁功夫又给他倒了一杯,捧着水杯来到吴宪跟前儿,清澈的大眼睛眨巴眨巴很是单纯无辜,“您家老总是哪位啊?我有空去谢谢他老人家。”

    唐秀云走出来:“现在这么有钱又善良的人不多了,越是好心人越发大财哦。”

    “我家老总不老,才28了。”

    “B市什么时候有这么年轻有为的人物?”唐阮阮轻拧着小眉毛,百思不得其解。

    吴宪笑笑,吐出一个人的身份:“风骏的秦总——秦霄。”

    …

    秦霄抽着烟在车里看一群人发动图,他认为几个有意思便保存下来,耳畔忽然传来开门声。

    驾驶座被打开,秦霄知道是吴宪回来了。

    “收到感谢没有?”

    秦霄接到秘书发来的消息,漫不经心的用手指划着屏幕,他听到吴宪用哭腔跟他说:“老总……我被人骂了!”

    秦霄手指一停,掀眼皮子望过去,只见吴宪身湿哒哒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额头,跟个落水狗似的站在车外。

    “什么玩意儿。”秦霄叼着烟,拧眉望着吴宪,“我让你背个人,你去跳河?”

    “这不是跳河。”吴宪的五官皱到一起,脱下外套,当秦霄的面儿,哭唧唧的拧着。

    一大滩水渍流下来。

    秦霄:“……”不是跳河是被水泡了。

    “这家人知道您是风骏老总,不但把茶壶里的水泼到我身上,还叫我‘滚’。要不是我跑得快,早就被打成肉饼了。”

    秦霄觉得不可思议,“我名声有这么差?”

    吴宪很委屈的点点头。

    秦霄白了他一眼,“那老头儿不是瘫痪了,还有力气对你动手。”

    “不是老的,”吴宪纠正:“是那个小姑娘。”

    “……”

    秦霄捻灭了烟,嗤道:“出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