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15.听到“糖糖”的名字他眼睛就亮了
    秦霄还犯不着和一个小姑娘计较。

    吴宪把衣服拧的半干继续开车,秦霄在后头和“不食人间烟火”群里发视频。

    他那张俊脸往镜头里一搁,铺天盖地的痞气从屏幕上溢出来。

    “把人背上楼了?”正在车间里巡查的宫允这样问。

    “嗯。”秦霄懒散的回答。

    他心情好,撑着头看他们在视频里一个个的忙。

    段奕然这边在和助理交接资料,他问:“那家人一定感激涕零吧?能得到咱们秦总的帮助,至高无上的荣耀啊。”

    穿着白大褂的闫彬刚刚送走一位病人,脸也凑过来,“对啊,那家人说什么了?”

    “......”秦霄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他换了个姿势坐着,手指刚刚摸到烟盒里,正打算叼支烟,就听到吴宪那个没眼力的,苦巴巴儿的回头——

    “他们说,见我一次,打我一次。”

    ...

    “噗——哈哈哈哈!”

    五个人同时爆笑。

    “霄哥,由此可见,你不适合演‘好人’。”

    “吴宪都被你带衰了!”

    ”你还是做你的暴君吧。”

    恰逢红灯,吴宪湿漉漉的头发被照射进来的太阳光蒸发水分,秦霄这么一看,倒真应了“头顶冒烟”那句话。他笑了,叼着烟对吴宪说:“回去给你发奖金。”

    ...

    昨儿S市的李总在开会时放秦霄的鸽子,晚到了一小时,秦霄单方面和他取消合约。

    几个亿的合约对于秦霄来说也就是玩玩儿的事儿,赔赚他更不在乎。只不过秦霄最讨厌别人漠视他的规矩。

    他规定对方几点到必须几点到,少一分差一秒都不行。

    就这种暴君制裁,多的是人想挤破头颅攀上风骏这个高枝儿,李柏茂给脸不要,别怪秦霄无情。

    合同取消了,秦霄一分没赔,对方反倒欠他一个亿。

    这让头回和秦霄打交道的李柏盛一夜秃了顶......他不过就是回了趟S市,挽救要被大老婆追杀的小情人,比秦霄规定的时间晚了那么一会儿,秦霄就要赶尽杀绝?

    上市老总变成巨额欠款人!

    昨天李柏茂陪着笑脸去了“金盏”,他当时就打着一百万消费去的,没想到秦霄为了个丑女人,张口就要十二瓶F国拉菲!这完超出了李柏茂的预算。

    他那会儿险些心肌梗塞抽过去,最后秦霄豪迈的出手买单这才挽救了他的性命。

    这会子,恰巧成了李柏茂“回请”秦霄的理由。

    “昨天让秦总破费了,真是不好意思。”

    李柏盛搓着手坐在沙发上,暗暗打量秦霄的办公室。

    到底是有钱,一间办公室整成足球场。沙发从头到尾二十米,若是分头坐,说话都得大点儿声,否则根本听不清。

    那些实木的高档家具,看起来平平无奇,实则上每一件都能买下李柏盛的脑袋。

    他的目光,从办公桌上的水晶相框,逐渐过渡到秦霄握着笔杆的那只手。

    骨节分明,苍劲有力。

    一看......就是常年练武(打人)。

    秦霄把批改完的文件交给助理,他喝了杯咖啡,又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和秘书通了电话,又开了个视频会议,这才放下平板,漫不经心睇向在沙发上坐僵了的李柏盛。

    “李总,还有事?”

    那眯眼思索的样子,仿佛刚刚想起有人在这儿等他似的。

    “......秦总真会开玩笑,呵呵。”他都坐在这儿三个小时了好吗!

    秦霄敲了下桌面,“是为和同而来的?”

    见秦霄愿意谈这件事,李柏盛反倒不那么急于一时了。他来之前可是做足了准备工作的,专门从体校聘请了十几个篮球队的大学生过来陪秦霄玩儿。

    “听闻秦总喜欢球类运动,李某人刚好和秦总兴趣相投。秦总若是有时间,不如我们双方切磋一下?”

    秦霄闻言挑眉,“你确定要和我切磋?”

    “呵呵,应该是秦总指点我方才对。”

    秦霄笑,“你带了多少人?”

    “不多不少,加上李某,刚好12个。”

    “好。”他起身,“我一个人挑你们一队。”

    ...

    风骏的员工福利是出了名的好,公司内部就设有体育馆、健身器、桑拿部和篮球场。谁叫风骏有钱,老总又大方。

    这会儿员工们中午下了班到食堂打饭,路过体育馆的时候,纷纷停下看来站在玻璃外头观望。

    他们没看错吧?那个打球的是谁?风骏老总秦霄?

    只见他穿着背心短裤,抱着球在一群人之间快速穿梭。

    红色的球衣将他棱角分明的五官衬托的更加野性,男人长臂长腿,传球运球的动作伸展到极致。

    他额头上爆着青筋,黑色的短发上是汗水,一个扣球的动作赢得了场上所有人的喝彩。

    风骏里有许多来实习的大学生,花痴的看着这一幕。

    公司每年都会和B市的其他公司进行联谊球赛,秦霄为了能赢,专挖能人名将,不少在体育方面有过成绩的都被他看中了高薪聘请。因此,回回比赛从没输过。风骏的小伙子们也借此机会,每年都上电视大出风头。

    可风骏的老总亲自上场打球儿,还是头一次见啊。

    这身手简直可以去参加NBA了好吗!又岂是那些大学校园里青涩稚嫩的小伙子可媲美的!

    李柏盛大汗淋漓的瘫坐在地上,他眼看着秦霄拍着篮球走到他跟前儿。

    “还玩儿吗,李总。”

    李柏盛气喘吁吁的摇头,“不玩了不玩了,李某人甘拜下风。”

    秦霄嗤了下,把球扔给他这队的人。

    风骏的篮球队在场看他遛狗似的吊打这一群体大的学生,早就心里痒痒了。

    体大的学生们也不服气,本来只是应付了事,没想到碰上高手,使劲浑身解数却让他们以0:22完败!这下秦霄发了话,两队人纷纷热血冲头,重新组了队和对方拼了起来。

    一场精彩的篮球赛就此展开。

    秦霄去简单冲个澡换了身衣服回来,球赛正打得激烈,李总还站在原地等着他。

    秦霄喝口矿泉水,李柏盛笑眯眯的走过来,汗馊味传进秦霄的鼻孔,惹得他直皱眉。

    “秦总出身汗累了吧?李某人刚在‘蜀香阁’订了位子,不如现在就移驾过去。”

    秦霄把水递给吴宪,“我中午约了人。”

    李柏盛见他大步往前走,心急火燎的跟上去,“那下午呢?秦总下午有时间吧?我打篮球不行,可以陪您打高尔夫啊。”

    他现在为一纸合同,讨好秦霄都快成孙子了,没想到对方却只是懒懒的丢给他一句:“没兴趣。”

    没兴趣,不是没时间。

    李柏盛见有机可寻,立马急中生智陪着笑道:“昨晚金盏那位‘糖糖’小姐卖酒挺不容易的,听说她是Z大的学生,下午三点就没课了。我刚才以您的名义买了她几瓶好酒,‘糖糖’姑娘为了表示感谢说下午陪您来打高尔夫,不知道您有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