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20.真丑,可老子就是喜欢
    富丽堂皇的酒店内,鲜艳瑰丽的红地毯长不见尾。

    秦霄一进酒店,大步流星直奔二楼最里侧的贵宾套房。

    走廊里站着好几名服务生,见到这位气质不菲衣着光鲜的帅气男人,纷纷弯腰行礼。

    “秦总好。”

    “嗯。”

    秦霄拿着房卡贴在感应门上,“叮——”的一声,高档的红漆木门应声而开。

    昏暗的房间内倾斜着投入一道光线,照亮了躺在豪华大床上蜷缩着的小小身影。

    他刚刚关好门把外套扔在地毯上,转身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到。

    暧昧的粉色灯光下,那两条玉腿光裸着,没有一丝遮挡闯进秦霄的眼里。

    秦霄瞳孔微缩,目光又触及那堪堪被裙子遮住的翘挺,肌肉瞬间缩紧。

    唐阮阮被送过来的时候,有人帮她换了银色吊带裙,此刻薄薄的吊带裙因为出汗的缘故紧紧吸附在娇躯上,将她完美的曲线崭露无遗。

    哪怕她顶着一头粗糙的泡面假发,要死人的黑框眼镜,以及挂着菜叶子的牙套,可她火辣性感的身段完可以另人忽略这些。

    由于背对着秦霄,男人并不能看见她脸上的表情。只见得到她露在外面的雪白皮肤泛着些情迷的粉红,另人情不自禁想咬上一口。

    回忆起那个畅酣淋漓的夜晚,秦霄额头的汗都滴了下来。

    他颤抖着手去解自己衬衫上的纽扣,床上的人儿正好动了动,翻个身露出正面,秦霄顿时喉头一紧,粗鲁的扯开衬衫最顶端的三颗扣子,像头饿狼一样扑过去。

    正在备受煎熬的唐阮阮,迷糊之中感觉一道千金般重的重躯朝自己压了过来,紧接着,一双火热的嘴唇紧紧贴住她水润的小嘴儿。

    “......”

    舔舐、厮磨,从轻轻吮吸到火辣的热吻,几乎要将这诱人的小妖精拆之如腹。刚硬的牙套并不影响两个人接吻。

    唐阮阮身体里的渴望得到了救赎,她攀着男人的肩膀回应了两下,忽然感觉到有人在她身上胡作非为,混沌的脑袋立时清醒了三分。

    颤了颤,用力的别过头,小手儿去推秦霄的俊脸。

    “你干什么!”

    男人压下她两只手臂,去急切的亲吻她的耳垂,“不必玩儿欲擒故纵,这样我就挺喜欢。”

    “......别碰我!”

    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几乎耗尽了唐阮阮所有的力气,如兜头凉水,瞬间把激情上脑的秦霄淋了个清醒。

    他停住,起身,动作邪魅的擦去嘴角的一丝晶莹,眯眼望着身下的女人。

    半响,她发出了哭腔,“求求你,别碰我......我会忍不住的。”

    唐阮阮泪眼朦胧,没两秒把眼镜都打湿了。秦霄当即明白怎么回事,很明显,床上的女人被下药了。

    难怪身体喜欢他,嘴上说不行。

    看着唐阮阮哭哭唧唧的样子,秦霄眼底瞬间翻涌起层层墨色,他一把掀过床上的蚕丝被盖在唐阮阮身上,阴霾的去开门。

    “谁干的!”

    在外边守着的都是经过李总吩咐的,谁都没想到秦霄会发这么大火儿。

    “是是是是李总派人给那位小姐下的药!”

    秦霄的衣领还敞着大半儿,露出锁骨上两道轻微的抓痕,服务生偷偷瞄了一眼红了脸,再往上看......妈呀,脸黑成锅底了!

    “叫李柏盛提着头来见我。”

    秦霄说话从不开玩笑,服务生吓得腿软,赶紧下楼去给李柏盛打电话。

    他闷闷的关好门,满身的激情都在知道唐阮阮被下药的那一瞬间销声匿迹。

    站在门口睇了半响,床上的小女人似乎正在被热火煎烤,一只小手紧紧的抓着身上的蚕丝被,另一只小手却在偷偷扯裙子上的吊带。哪怕头发都被汗水打湿了,就是不肯松开那条被子。

    秦霄瞬间被气笑,妈的,都这样儿了,还怕他对她做什么。

    他抽支烟靠在门边看着她自个儿折腾,眯着眼,唇角的笑容始终不曾压下。

    “老子要真不对你做什么,才算是对不起你!”

    唐阮阮早就把被子拢到了上半身,露出白光光的两条玉腿,他看到这里,把仅抽了一半儿的香烟扔在脚下踩灭。

    大手一掀,又压了上去。

    这回他只是在她唇边轻轻吻了下,笑盈盈的看着她难受。

    “现成的解药就在你面前,叫声‘哥哥’就给你。”

    唐阮阮的小拳头像棉花一样轻轻的捶在他肩上,“不要......你走开。”

    这声音软的,秦霄那颗心当下就酥得不行。

    “乖死了。”秦霄又亲了亲她,唐阮阮哼唧了两声,别扭的挣扎,他拿起她小手吻了吻,

    “你说你这么乖,我怎么舍得对你用强。”

    她小嘴儿一瘪,又要哭,“你起开好吗......求你。”

    唐阮阮痛恨这样的自己,本来一只该推开男人的小手,不知钻进了对方的衬衫里。

    秦霄却并不理睬,他两只手将唐阮阮额头前的碎发撩了起来,盯了她许久,笑道:“真丑。”

    “......”

    “可老子,就是喜欢。”

    他在她眉心、左脸、右脸以及鼻尖分别亲了一下,紧接着就要撕开她的衣服。

    唐阮阮一把抓住他的大手,尖利的牙齿都快把自己的下唇咬出血。

    秦霄眸色一沉,“宁愿忍着也不让我碰?”

    唐阮阮艰难的点头,“我还要把清白......留给我喜欢的男人。”

    秦霄翘唇嗤了声,“你还有清白吗?”

    唐阮阮心里一痛,伤心的泪水缓缓流过面颊。

    秦霄继续扯她的衣服,“既然把清白给了我,以后就得学着爱老子。”

    唐阮阮身体僵硬,她听到他说:“那一晚是我被下药了,今天保证温柔。“

    “啪——”一只小手甩在他脸上,唐阮阮咬牙切齿道:“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