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29.她原来这么好看(揭开真面目)
    五个人拼死拼活才拦住唐阮阮。

    她们吧啦吧啦一大通没用的,唐阮阮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最后在安橙的眼泪攻势下,唐阮阮才不情不愿的重新躺回上铺。

    淅淅沥沥的小雨一直下到深夜,舍友们都进入了梦乡,黑暗里,一双绿幽幽的眼睛泛着阴狠的光芒。唐阮阮拿出枕头下那把水果刀,一下一下戳着秦霄写给她的电话纸。

    “戳死你!戳死你!臭秦霄!王八蛋!”

    ...

    他本来,是打算带她出席一场商务晚宴的。

    没想到这个可恶的女人,竟然敢放他的鸽子!

    秦霄抿口酒,冷戾的眸子阴气沉沉的盯着舞池中央光鲜亮丽的男女们。

    现在是星期三晚十点钟三十分......离约定时间过去了两个半小时。

    而他从八点钟就开始等她电话,一直到现在,宴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她都没给他打。

    无视他?

    狠好,他会让她尝一尝头脑冲动的后果!

    “吴宪。”

    秦霄把跑车钥匙扔到桌上,被叫的人回过头,转眼就瞥见自家老总那一脸“得罪我你就等死吧”的表情。

    “开我的车,去Z大接糖糖。”

    ...

    秦霄这回是真怒了。

    要换平时别人得罪他,准会被揍得连爹妈都认不出,前阵子那个私自给唐阮阮下药的李柏盛,公司莫名其妙破产了不说,到现在还躺在医院昏迷着。

    可因着是自己喜欢的女人,秦霄说什么也得忍着。

    他一语不发的样子,着实吓人命。

    吴宪把车开到八十迈,争取在最短的时间把人给接过来。

    别看他在秦霄面前怂的一逼,在外头也是个雷厉风行的主儿。秦霄没给唐阮阮的任何信息,可吴宪一样能把人找到,办法直接效仿了秦霄的简单粗暴。

    “赵校长,把你们中文系名字里带tang音的,都给我轰起来!”

    半个小时后......

    “你被*****了?”秦霄叼着烟,拧眉望着浑身湿淋淋,黑西服变成破布条子出现在他眼前的吴宪。

    “不是,老板......”吴宪欲哭无泪,“我刚才被糖糖小姐打了一顿,还被泼了盆洗衣水。”

    秦霄猛地沉下脸,夹着烟斥道:“你是不是强行拉她了?拽坏了你赔得起?”

    吴宪暗暗翻个白眼儿,他这儿还没说话呢,瞎逼逼什么。

    就你有女人,别人没女人啊!

    护犊子、昏君、铁西大呲花!

    吴宪只敢在心里骂骂,他撩开额前湿哒哒的碎发,哭唧唧的说:“老总您听我解释,这位叫糖糖的小姐,她老家的超市被您强行拆迁了,赔偿款都被她哥哥拿走了。她爸爸被气的中风瘫痪,她妈妈深更半夜还要去扫大街。刚才如果不是有人拦着她,糖糖小姐已经把我捅成稀巴烂了!在她眼里,我不管多么的无辜,都和您是一路货色。”

    这话秦霄不爱听,他掀起眼皮子,沉声问:“什么货色?”

    “老总您......非逼我打您脸么?那当然是害她无家可归、颠沛流离的绝世大坏蛋啊。”

    秦霄嘶了声,翘着腿开始思索,“老子做过这事儿,我怎么不记得?”

    “您不信,我连她照片都带来了。”吴宪把冒死在校园展览墙上撸走的照片从怀里掏出来,搁到茶几上,“就是您上次让我帮忙背人的那位。”

    指尖烟雾袅袅,周围笙歌曼舞。

    在一片筹光交错中,纸上穿着校服白裙,在周围平凡的同学陪衬下脱颖而出,笑魇如花的动人女子,猛地跃入秦霄眼球,惊艳了他的时光。

    心狠狠的一抽——

    薄凉的唇角僵了下,紧接着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缓缓的,勾起来。

    秦霄拿着唐阮阮的照片放到眼前激动的打量着,眼神不舍得挪开一寸......

    骗了他这么久。

    我的心肝儿。

    唉。

    ...

    在体师生的强烈要求下,从未疏忽抓紧Z大校风的赵校长,难得给校放一次双休假。

    唐阮阮这个孝女当然要回家去探望父母的,她给唐秀云和谢志林在郊区买了一套刚刚竣工的小房子,面积不大,八十多平,两室一厅,抛去公摊面积,可能更小,三个人住并不宽裕。可即便是这样,能在B市这块寸土寸金的地方有一处自己的安家落脚之地,不必让父母寄人篱下,唐阮阮已经很满足了。

    “表哥,我打算下个月给爸妈装修一下房子!”

    见面先报好消息,这是唐阮阮跟在唐文彦屁股后头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

    唐文彦接过她的斜挎包懒懒的挂在自己脖子上,斜飞的刘海被风吹起露出他朝气的五官。

    “我有个哥们儿是搞装修的,技术不赖,价格还便宜,看在我的面子也就收个成本价,到时候我请他吃顿饭就成,多余的钱咱就不必要花了,你说呢,阮阮?”

    唐阮阮像小时候一样,坐在自行车后面,用双手环住唐文彦的腰。

    “听你的,帅表哥!”

    唐文彦撇了撇嘴,开始蹬车子,“帅有什么用,被你粘着,还不是照样连个表嫂都忽悠不来。”

    唐阮阮翻个大大的白眼儿,“唐文彦,说这话,你的良心就不会痛吗?你们体大的人,都说你这个校草和我有一腿,要不是我单方面澄清,就连Z大的都以为我们俩在私密交往。你到底干了什么好事!”

    唐文彦识趣儿的跳过这个话题,他平时为了拒绝那些烦人的女生,的确没少拿唐阮阮来当借口。Z大校花姿容娇艳,非凡夫俗子能与之并论的,那些对唐文彦抱有期待的女生自然知难而退。

    兄妹俩呀,一起长大的,唐秀云带着两个拖油瓶,三番几次嫁人,从没抛弃过唐文彦,直到他十五岁成了大男孩儿,才被接回奶奶家。可以说俩人比亲兄妹还要亲。

    屁大点儿的时候就骑在他脖子上拉屎尿尿,长大了不欺负|白不欺负。

    他就不说唐阮阮是他妹妹,能怎么样啊?

    “阮阮,烤鸟蛋,你吃不吃?”

    唐文彦“吱呀”一声刹住车子,唐阮阮立马从车子上跳下来,毫不客气跑到摊子前面,“吃!”

    一辆银色额跑车,在二人旁边,呼啸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