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32.惊天霹雳,她怀孕了?
    三分钟后,秦霄拎着一双透明的水晶鞋从巷口拐角处出现。

    鞋跟上镶着的一排小碎钻发出耀眼而夺目的光彩,唐阮阮被那亮光刺的眼前一片盲白,她眯着眼别过头去。

    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她面前,带着刺的目光扎到她脸上。

    “脱鞋!”

    “......”无语了,刚才还好好的,转眼之间又发脾气。

    莫名其妙。

    “这鞋是给我的?”唐阮阮有些呆愣,她细看才发现水晶鞋的精妙之处,明明是透明的水色鞋子,照在太阳底下,竟散发出浅浅的琉璃光。

    “是选艺术生的鞋子?”

    秦霄睨她一眼,“一百块和一百万,你觉得一样?”

    “……”唐阮阮快吓死了,“我买房的首付都没这么贵。”

    她在心里计算了一下,一平米房子六万块,她穿上这双鞋,岂不是相当于脚上套着两个大卫生间在街上行走?

    “还是别了吧,穿坏了我赔不起啊。”

    秦霄一看这鞋就想起自己被放鸽子的事儿,他心情能好才怪。

    “老子精心准备了半天,你不赏脸?”

    他二话不说蹲到地上,捏起她一只脚,利索的扒了运动鞋和袜子。唐阮阮想缩回去,秦霄捏住不放,“放我鸽子,还拒绝我的鞋,真当老子没脾气是不是!”

    唐阮阮抿着小嘴儿,没敢动。她猛地想起,眼前给她脱鞋的这位大爷,可是B是出了名的有钱脾气又臭的王八羔子!

    他在B市蹦跶着到处捞钱的时候,唐阮阮还流着鼻涕上小学呢。

    别看他现在高兴,脸子拉下来,一巴掌拍死你。

    “我自己来吧。”

    唐阮阮浑身烧巴的厉害,她怕折寿,想弯腰自己穿,秦霄偏不让她动。

    他给她穿好了之后,又把她两只小袜子放在膝盖上,细细的抚平了,再一点点卷起来,分别塞进雪白的运动鞋里。

    “......”

    他就不嫌有味儿吗,虽然袜子和鞋子都是洗过之后,只穿了一小会儿而已。

    秦霄用自己手掌贴在运动鞋底比划了一下,嘴里嫌弃道:“这么小,跑得过谁,还一天到晚躲老子。”

    他站起来,唐阮阮立刻发现自己高了一大截。

    刚穿着平底鞋的时候,她仅仅及他肩膀,现在穿上高跟鞋,都快到他下巴了。

    秦霄把动鞋拎在手里,没打算给她,唐阮阮正绞尽脑汁要回来,就听到他问:“你刚才在医药店里慌慌张张的瞎跑,去买什么了?”

    “!”

    这人眼睛一定安雷达了。

    “我不过买瓶眼药水而已,最近看书看多了,眼睛有些干涩。”

    唐阮阮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的,翻开上眼皮子给秦霄瞧。“不信你看,里面都红了。”

    秦霄犀利的眼神打量她,“既然你不说实话,我只好自己去问。”

    “......”

    “拿出来!”

    一只宽大的手掌猛地伸到她面前,唐阮阮吓得双腿一夹。

    “真的......是买眼药水!”

    秦霄默默盯她两眼,“我现在就打电话给老段他们,把那小子扔河里。”

    “别别别别,我拿,我拿就是了。”

    看她拧着小眉毛,十分不情愿,慢吞吞给包里掏东西的样子,秦霄忽然失笑。

    “下次给我这儿撒谎之前,先掂量掂量自己有多重!”

    等那东西真到了他手里,秦霄忽然觉得没那么好笑了。

    “验孕棒?”

    唐阮阮生无可恋的点点头,闭上眸子不敢去看秦霄的表情。

    要知道小说里像她们这种平凡女子怀上总裁的孩子,不是被富婆在脸上砸张支票,买下这个孩子,就是被迫拉去做人流。

    可这两个结果,唐阮阮都不想要。

    秦霄看清楚上面的说明后,面部表情顿时变得沉重。

    他倒是无所谓,有个孩子在膝下承欢也挺好,夫妻之间的感情也可以慢慢培养,何况他这个岁数也该结婚了。

    可就怕人小姑娘不乐意,才21了,又是上学的年纪,挺着大肚子多让同学看笑话?到时候还会哭哭啼啼的埋怨他把她给欺负了!

    沉思良久,秦霄问了一个他活28年,都没想到自己能说出口的问题:“你多长时间没来月经了?”

    “……五天。”唐阮阮红着脸,伸出一个小巴掌比划着,“已经迟了五天了。”

    秦霄开始沉默,算一算,貌似离那一晚也已经有半个多月了,这么长的时间,足够另一颗基因良好的种子在一片肥沃的土壤生根发芽。

    他掏出支烟点上,默默的吸着,眼睛始终锁定着药盒上面的说明。

    貌似不相信似的,看了一遍又一遍。

    唐阮阮也不敢多嘴,安安静静在一旁站着。

    最后等他终于抽完了,她才小心翼翼的伸出小手儿,“你能把......运动鞋和验孕棒还给我吗?”

    秦霄一把攥住她的小手儿,“说明上面写的很清楚,时间太短也会测量失误。”

    “……”

    “我带你去医院。”

    唐阮阮赖在那儿不肯走,“我不要去医院!我表哥还等着我!他要知道我去医院查这种丢人的事情,一定会告诉我爸妈的,到时候我妈会伤心死,我爸会直接被气死!”

    秦霄皱眉,停住脚步,“他是你表哥?”

    唐阮阮委屈巴巴的点点头。

    秦霄不悦的沉下眼睑,“没事儿长那么帅做什么!”

    还那么年轻,以后怎么张嘴管人喊大舅哥。

    他二话不说掏出手机,“把你电话存上,明天给家里撒个慌,我带你去查。”

    唐阮阮略微迟疑,秦霄还伸着手,她半晌不接,他斜着眼睨过来,“怎么?想让我到学校广播找人?或者问校长要你电话?”

    “......”

    唐阮阮把自己的新电话存好了,秦霄给她打过去震了一下,又命令道:“把我号儿存上,那天你放我鸽子,没来宴会的事儿就算扯平了。”

    她能给他讲条件吗。

    俩人并排往小巷外面走着,男人给她拎着鞋,唐阮阮一点一点往旁边挪。

    秦霄眼风扫过来,“离那么远,逼我搂你?”

    唐阮阮哒哒哒的赶紧跑到他身边。

    秦霄被气笑,妈的,太可爱了。

    这天她穿的百褶裙刚好到膝盖以上,秦霄拧着眉,“又这么短,忘记上回我怎么说的。”

    她抚了抚裙角,顶嘴道:“哪有,分明比上次长了五公分。”

    事实上哪个女孩不爱美,她就这双腿好看,不能露脚,还不能把露腿么。

    “校花那双腿啊,是个男人见了都想舔。”齐朔一句话言犹在耳。

    秦霄快被气死了!他媳妇儿被多少人看过啊,他真想挖了那些人的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