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33.霄哥当心啊,你大舅哥可厉害
    段奕然他们三个慌慌张张跑回来,眼前出现这样诡异的一幕:

    明艳灵动的少女,穿着雪白的裙子,亭亭玉立的走在男人身侧,精致秀巧的五官在阳光的照耀下鲜活而立体。

    她长腿白皙,腰肢纤细,微微低垂着脑袋的样子,就像朵纯洁的栀子花在静静绽放。

    “咕嘟咕嘟”,口水声此起彼伏。

    而他们睥睨天下傲视群雄的霄哥,正一手抽着烟,另外一只手臂耷拉着,拎了双女式运动鞋,慢悠悠走着。

    嘶。

    三人摸下巴凝视,别说,俩人站一起......还真特么养眼。

    一道杀气横扫而过,秦霄走过来挡住他们的视线,“好看?”

    三人小鸡啄米。

    “呵,眼球是个好东西。用不用我帮你们挖下来,贴软软腿上?”

    “......”

    王子琛顶着一头鸡窝发勾住秦霄的肩膀,他看了唐阮阮一眼之后压低嗓音,“霄哥,你当心啊,你大舅哥可是个厉害的角色,他刚才差一点把我们手腕儿掰断了。”

    段奕然拍了拍身上的鞋印,又抹了把脸上的尘土,愤愤不平道:“他一个人干我们叁!”

    陆晨鸣龇牙咧嘴的揉着快要脱臼的左肩,“根据我多年的习武经验来看,他至少是跆拳道黑带,散打六段。”

    “还有脸说说,出息!”

    秦霄剜了他们一眼,又忽然觉得不对,抿唇睇着他们,“谁叫你们动手的?”

    “......”

    唐阮阮一眼看到浑身是土的唐文彦,立马长发飘飘的飞奔过去。

    “表哥!”

    啧啧啧,这声音,跟小鸟儿投巢似的,“霄哥你奥特了啊。”兄弟三个一齐拍了拍秦霄的肩膀。

    而秦霄的目光正一瞬不瞬的落在唐文彦身上。

    一只肩宽(身高)腿细(腿长)的***,长了张天真幼稚(祸国殃民)的小脸蛋儿......竟然是她表哥?

    呵,找机会比试一下。

    这边,唐文彦拍拍裤腿上的尘土,整了下凌乱的发丝,同样以阴沉沉的眼神瞪着秦霄。

    刚才突然出现三个男人把他掳走,他还以为是某些暗恋自己gay要把他拖进桥底下欲行不轨之事,没想到冲阮阮来的。

    “表哥,你没事吧?他们没把你怎么样吧?”

    唐阮阮紧张的观察着唐文彦,生怕错过他身上受伤的地方。

    “我没事,”唐文彦收回敌对的目光,扶起车子,眼睑垂下,“只是烤鸟蛋被那几个家伙弄洒了。”

    “你没事就好。”

    唐文彦无意撞见唐阮阮脚上的水晶鞋,立时伸长了脖子皱眉去看,“你穿谁的鞋子?”

    “哦,是禽.......秦先生送我的!”唐阮阮察觉到唐文彦不高兴,心虚的把脚往后缩了缩。

    “以后少跟他来往。”唐文彦长腿支撑在地上,一脚踩着车蹬子,十分鄙夷厌恶的睇着不远处的秦霄,“想追我表妹,也不换个新鲜点儿的把事——虚有其表,人面兽心!”

    “嘶,骂谁呢。”

    段奕然撸袖子要往上冲,看了看纹丝不动的三人,他转个弯儿又道:

    “我不跟你一般见识!~~”

    唐文彦连理都不理他,“阮阮,上车!”

    “哦。”

    唐阮阮也不敢提从秦霄手里要回自己的运动鞋,她乖乖的坐上去,三个人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刚刚以一敌三,把他们揍得在地上爬不起来的男人,载着他们霄哥的心上人,面若春风的骑车而过。

    “就这么,走啦?”

    秦霄当然不能说自己手上有唐阮阮的把柄,不怕她跑掉。否则这三个大嘴巴会嚷嚷的世界都知道唐阮阮有可能怀孕的事儿,到时候这女人得恨死他。

    “还愣着干什么?”秦霄已经打开门坐上去,叼着烟斜眉道:“三个人加起来打不过人家一个,还站在这儿,丢人现眼么?”

    ...

    唐秀云为了迎接兄妹俩回家做了一桌子好菜,唐阮阮和唐文彦吃完了饭也不闲着,一块儿捣鼓着把唐阮阮新买的轮椅给谢志林安装上。

    难得来探望一次姑母,唐文彦把厨房的油烟机、厕所的下水道、洗浴的龙头,都一并给修好了。

    唐阮阮就站在一旁打下手,等兄妹俩彻底忙完的时候,万家灯火已经亮起。

    “家里也没多余的床,”唐秀云笑盈盈的从屋里抱着两床被子和枕头出来,“沙发前几天也让房东给搬走了,只能委屈你们兄妹俩打地铺了。”

    泡沫板是谢志林住院时陪床用的,唐秀云刷干净了,铺在客厅就能睡。

    兄妹俩一人一块儿躺上去,非但没觉得硌脊背,反而还挺美滋滋的。

    “姑妈,你怎么知道我怀念小时候的感觉。”

    唐阮阮直接躺下去,“唔......妈,这比你身上软和多了,我记得小时候睡觉你经常把腿压我身上,好几次我都是被闷醒的。”

    唐秀云正把两条崭新的夏凉被,分别盖到唐文彦和唐阮阮身上,她听到这儿,忍不住轻轻打了唐阮阮小腿一下,“猴孩子,自己睡相不好还怪你妈!”

    灯熄了。

    “表哥你在想什么?”唐阮阮睁着大眼问盯着屋顶发呆许久的唐文彦。

    “我在想......要怎么样才能找到我的亲生父母。”

    淡淡的鼻音从唐文彦嘴里轻哼出来,唐阮阮心里却像是被针扎了一下,莫名觉得鼻子一酸。

    “表哥,”她伸出小手拉住唐文彦的手,“为什么我们要去寻找那些将我们抛弃的人呢?你有姑妈的疼爱,有我陪着你一起长大,还不够吗?”

    “那不一样,”唐文彦鼻孔里发出长长的出气声,他尽力使自己平静,“我时常想,如果姑姑不带着我,身边只有你一个孩子,她就不会处处遭人白眼......颠沛流离嫁那么多次。现在,还过的这么辛苦。我就想问问他们,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我,还抛弃奶奶......抛弃这个家。”

    “别瞎想了,表哥。”唐阮阮往他身边挪了挪,笑着安慰他:“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抛弃自己的亲生孩子,可能舅舅和舅妈也有难言之隐。”

    丝丝缕缕的忧愁在阴暗的空间里无声的蔓延......

    忽然,“靠!”唐文彦快速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激动的戳着屏幕,“我忘了今天是双色球开奖的日子!阮阮等我成了亿万富翁给你买咸鸭蛋吃!这次我一定会中的,哈哈!”

    “......”

    唐阮阮嘴角抽了抽,她错了,她不该同情唐文彦。

    ------题外话------

    其实阮阮的妈妈是唐文彦的亲生母亲,而阮阮是捡来的孩子。唐秀云为了抚养阮阮,跟唐文彦的父亲离婚。而阮阮口中的“舅妈、舅舅”根本就不存在,因为阮阮是豪门遗孤,总之很复杂的一个故事,后面就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