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病态宠爱:甜妻,休想逃 > 41.高手过招,招招惨败!
    “真的是你?!”

    唐阮阮嘴巴张成了O字型,可她很快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拧起眉走到坐在评审席正中央的男人面前质问他。

    “利用投资的方便条件,骗我来见你,秦总可真谓厚颜无耻。”

    秦霄很乐意看到她这副表现,那左右横翻的小白眼儿,撅起来的小红嘴儿,可真是久违了。

    “我媳妇儿就是聪明......”他勾着唇站起来绕过桌子走到她身后,悄悄用手臂圈住她的腰,“这话骂的,一点都没错。”

    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敏感的耳朵上,秦霄两只邪恶的大手刚摸着唐阮阮平坦的小腹,还没来得及钻进衣服里,就猛地被打了一下手背。

    “谁是你媳妇儿!秦总发病最好挑个没人的地方!”

    秦霄挑挑眉,他逗弄适可而止,主动放开唐阮阮,又重新坐回评审席。

    男人手里握着笔,两条大长腿交叉而坐,一秒恢复独裁者的正经。

    “唐阮阮同学,请开始你的表演。”

    “......”她站在那儿白了他一眼,“我不会。”

    秦霄眼睛里绽放出邪魅的光芒。“赵校长可是亲口对我说过,贵校校花能歌善舞还才华横溢,身兼舞蹈、诗词、小提琴、国画等多种技能,甚至连写几百万字的长篇小说、赢马拉松比赛冠军都不再话下。”

    唐阮阮翻个白眼儿,“那是骗你的,我不仅好吃懒做,还胸无大志!”

    秦霄邪邪一笑,“胸大,还无痣,这我当然知道。”

    她又气又羞,“......流氓,死也不表演给你看!”

    秦霄把笔一搁,交叉着手臂懒散道:“好,我现在就撤资。”

    “......”唐阮阮开始磨牙,“我真是怕了你了。”

    秦霄暗暗吃笑,就这小脑袋瓜子还想跟自己过招?左右不过是陪她玩玩儿打发时间罢了。

    “你想看什么?”她现在横竖觉得他不顺眼,口气更是透露着不耐烦。要是有钢筋铁臂

    ,早把人丢学校外头去了。

    秦霄的眼神却一秒都舍不得从唐阮阮身上离开,哪怕她对自己是厌恶的,否定的,可他就是喜欢的没办法。贱贱的厚着脸皮也要往她跟前儿凑。

    “你表演什么,我就看什么。”

    “那我给你念一段马克思主义的演讲稿好了。”她就是故意的,自从这个男人上次打算用钱俘获她以后,唐阮阮

    早就给他订上了“甘蔗男”的标签。

    秦霄早有准备,他面不改色的从桌子底下拿出几张纸拍在桌子上。

    “这些内容,念给我听听,就算你过了。”

    唐阮阮疑惑的拿眼瞟过去,秦霄大手盖住上面的内容,“每张四个字而已,干不干?”

    “......”

    他掀下眼皮子,不错过她脸上每一丝表情,故意引诱道:“这可比演讲稿容易多了,并且我保证,上面没有黄色内容。不干,你就跟其他来参选的女同学一样,当我的面儿,跳支舞。”

    “我念。”

    唐阮阮脸不红气不喘的走置他面前,成语而已,何况老公都喊过了,她还怕什么。总比在秦霄面前搔首弄姿来得强。

    她伸手要拿,秦霄却手一扬拿起那些纸,另一只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椅子,霸道的口吻说:“坐过来念。”

    “......”

    他折腾人的法子,她不是没领教过。

    教室里四个角落都安装着306度无死角监控,唐阮阮不怕他对自己做什么。

    等坐过来以后,秦霄一条手臂直接搂住她的香肩。

    “......”

    “念啊!”臭男人还皱起眉头不耐烦的催促她,“这可是正经的选赛,老子不接受任何潜规则。”

    “你着什么急......拿开你的脏手!”唐阮阮一耸肩膀那只大手掉了,秦霄契而不舍的又揽上去。唐阮阮不想浪费时间,

    索性就由着他。

    当看清楚第一张纸上的内容,唐阮阮愕然,秦霄难得当一回说话算话的正人君子,什么肉麻的话、不可描述的语言,上面统统没有,真的仅仅只有不明意义的四个字而已。

    “绿谷初九、绿谷初久......”唐阮阮念着念着就皱起眉,这不是她看过的某部动漫里的角色名字吗?“绿谷初久......”

    她不断咀嚼着这四个字,想要问问秦霄为什么给她念这个,没想到一回头却猛地和男人的唇瓣撞到一起。

    柔软丰润而火热的触感,刺激的她心尖儿阵阵发麻,唐阮阮一下子呆住了。

    在她反应过来想要分开,秦霄快速在她唇上啄了口。

    “吧唧”一声,响彻整间无人的教室。

    “你——”

    “是你主动送上门儿的。”

    秦霄虎视眈眈的先发制人,唐阮阮果然一时语塞。

    她摸着自己的小嘴儿愣愣的发呆,似乎正在思考自己刚才怎么会主动亲人。难道是因为念那四个字,嘴巴是撅起来的缘故?

    “......”

    真他妈可爱啊。

    秦霄快笑死了,他强行的压住即将勾起的唇角,故意板着脸道:“继续念。”

    唐阮阮很快意识到自己被他耍了,她将男人推开快速的站起身,“百花艺术生代表是吧?还奖金翻倍?秦霄,但凡以后是你投资的比赛,我一律都不会参加了!’

    “不念完你别想走出这间教室。”秦霄一横腿用脚勾住唐阮阮右边的椅子,挡住她的去路,“反正监控被我关了,没人知道我们俩在这里干什么。”

    唐阮阮被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气的咬牙切齿,“你信不信我喊人?”

    “你喊一个试试。”秦霄眯着眼,“赶明个儿,校都知道你是我秦霄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