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身世渐渐浮出水面(第1/2页)
    木语花无奈倚靠在扶桑的肩头。一勺一勺喝着扶桑送进自己嘴边的汤药。

    扶桑嘴角带笑,就在这时候,夜无烟从自己的房间走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面上略有不快,但也很快掩去。

    “小花花,醒过来了?今日可是觉得身体好一点了?这月娥也真是的,你已经醒过来了,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去通知我,竟然让大师兄喂了你药。”

    夜无烟佯装生气,走进内室坐在床前的凳子上,面上却带着微笑,看着木语花一天天恢复,他心里其实比谁都高兴。

    “这可不能怪月娥,要怪只能怪你自己,在语花醒过来的时候,你没有在房间里。错过了喂她吃药,这是对你的惩罚。”

    扶桑堂堂一个武林盟主,自然没有伺候过任何人,但是他现在伺候木语花,也是乐得其所。

    而且看着一向自信、不为任何事情所动的师弟,为了这件事情而吃醋,更是让扶桑心情大好的一件事。

    “没想到,你们师兄、师弟两个人感情如此要好。不过,话又说回来,我木语花何德何能,让你们这两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喂我吃药,真是折煞我了。”

    木语花看着他们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皆是说笑,并非认真,便也不禁开起玩笑来。

    “非也,非也!小花花,这算是你看错啦,我和大师兄,我们俩的关系并非你想象中的那么好,而是……你想象不到的好,哈哈……”

    夜无烟看着木语花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不禁调笑着说。

    扶桑笑了一声,拿起旁边的手帕轻轻擦擦木语花的嘴角。然后站起身,让她躺在床上。

    扶桑站在床前,手中拿着碗看着木语花说道“语花不便与他见识,他就是这样,从早到晚没个正形。我和师弟我们从小就认识。一起胡闹惯了,哪还有什么师兄师弟的尊卑,都像亲兄弟一样。”

    扶桑说完,木语花点点头,扶桑转身撩开珠帘,将药碗递给站在门口的月娥,搬着凳子再次走到床前坐下。

    夜无烟看了扶桑一眼,心中了然,转头看着床上的木语花轻声问道

    “小花花,我记得你告诉我,你并非长安城木府,木枫木老爷的亲生女儿,那你知道你自己的身世吗?”

    木语花被夜无烟突然一问,愣住了,怔怔地看着夜无烟,有些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想知道这个。

    “夜无烟,你为什么突然问我这个呀?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尽管直说好了,我知道的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语花不必多心,我们也只是问一问。有件事情,的确想要从语花那里知道一些。”

    扶桑见木语花如此警惕,笑了笑,看着木语花说道。

    木语花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其实对于她的身世,也不是什么秘密,也并非说不可告人。如果他们非要知道,那便告诉他们好了,木语花并不觉得这件事难以启口。

    “我的身世,再嫁到长安城之前,我是不知道的。后来和离之后,我便回到了杭州。木府的二夫人对我也算是有一些仇恨吧,可能是因为我是木府的大小姐。对于杭州首富木府来说,这个身份的确有些让她畏惧,说畏惧,不如说是担忧吧。”

    “木枫只有两个女儿,一个是我,另一个便是木忆雪。作为木府的长女,我肯定会继承家业,更何况我是一个和离的女子,回到杭州,回到木府自然也是为了家产。当然这些都是木府二夫人所想,并非我的意思。”

    木语花说到这里,苦笑一声,扶桑和夜无烟都能理解,在深门豪宅里,这些姐妹相残,继母与长房之女的斗法,略有耳闻。

    “我刚回到杭州,便被二夫人软禁在木府里,她想要置我于死地,却被我母亲的贴身丫鬟的干儿子所救。逃离木府,我便在一个地方安稳的住下来,也就是你们现在所知道的张府和艺姬阁。”

    “我一直有一个疑问,你为什么,要将你的府邸称为张府而不是木府呢?”

    扶桑打断木语花,轻声一问,一步一步的接近他想知道的事情。

    “当初改成张府也没有多想,因为我的母亲姓张。而后来才知道,改成张府的确是一个明智的决定,因为后来我的父亲,也就是木枫告诉我,我并非他的亲生女儿。他说我母亲嫁到木府之前就已经怀孕了。我是谁的女儿,我也不知道。我的身世可能就会是一个谜,一个我也无法解开的谜。”

    对于木鱼花自己的身世,木语花也只有抱着笑笑的态度。因为她不会去计较什么,就算计较她也没办法找任何人计较。

    她的母亲已经死了,木语花找谁计较呢?找木枫?人家凭什么,他已经养育了自己接近二十年,结果还要忍受着你的计较,那是不是很吃亏的?

    然后呢?找自己的亲生父亲?她更不可能,因为木语花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谁。

    所以说木语花最好的做法,就是不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