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回 流出了鼻血(第1/2页)
    在水晶船坞中,有一座小山。

    一座由各色的珍珠堆起来的小山,散发出难以名状的球光宝气,让人目眩神迷。

    传说中脸盆大小的避水珠,到处都是,浴盆大小的都有。

    “避水珠、定风珠、摄魂珠、储魔珠……这些都是有魔力属性的珍珠,是打造海夷魔法装备最重要的核心材料。还有这数都数不清的,海夷中的硬通货,相当于人类世界金币的大圆珠。乖乖,这是把整个海洋的财富都集中在这里了吗?”见多识广的弹幕哥也深深被震撼了。

    “那个……又是什么?”格雷看见,在这座无法估量价值的小山顶上,深陷着一样东西,只露出熠熠生辉的几个角来。

    虽然看不清这是什么东西,但格雷本能地感觉到,这样东西极不寻常,想想就知道了,有资格被放在这座珍珠山的最高处,能是寻常物吗?

    可惜这件东西大部分都陷入了珍珠堆里,格雷又无法将上面覆盖着的珍珠拨开,他只能意识进入这个空间,只看得见却摸不着。

    “那就把它移到外面来。”弹幕哥建议。

    对,在里面看不见,我可以把它移出水晶船坞啊!

    只要彻底掌握了这件空间魔导器,任何死物都可以随意存入或取出。

    一缕斗气如金色的绳索,缠绕在了目标上。

    心念一动,此物已消失在了水晶船坞之中,它上面覆盖着的珍珠失去了支撑,“哗啦啦”水流般流淌了下来,整座珍珠小丘好一阵骚动。

    格雷刚睁开了双眼,却又微微眯了一下。

    眼前,一片眩目的光芒。

    整个地底世界都亮了,那些巨大的破碎雕像再次露出了真容,似乎在垂死挣扎的最后瞬间被凝固了的神魔。

    发出光芒的是一整块巨大的水晶,这是一具水晶棺,是的,是一具水晶棺,因为,在它的里面,在水晶光芒的温柔拥抱中,躺着一个美少女。

    无法形容这位少女的美,天下一切美好的词藻都在她的容颜下失去了表达力,世间万物在她面前都失去了颜色,与她相比,一切都索然无味。

    她约十六、七岁,显然已经死去,却似乎依然在发着光,一种纯美而圣洁的光,让人心生膜拜和伤感。

    在她的头上,戴着一个由冰蓝色的珊瑚枝缠绕而成的冠冕,镶嵌着七颗不同颜色的宝石。

    “七海之冠。”弹幕哥叹息,“这居然是拉莫斯王朝的正脉后裔,一位真正的亚特兰海夷女王。”

    “女王吗!”格雷轻轻惊叹。

    年轻的女王似乎只是睡着了,眉头轻皱,好像在做一个并不十分愉快的梦,生前,她是不是也有很多烦心事呢?

    带着家族曾经辉煌时积累的巨大财富,却失去了曾经拥有的强大武力的保护,这位年轻美丽的女王,应该过得很不容易吧。

    看着那轻皱的眉头,以及像一万种鲜花精华凝聚而成的容颜,格雷心里忽然冒出一个词:西施。

    都说东施效颦,传说中的西施,常常娥眉微颦,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美态?

    不,恐怕不到这位沉睡的女王万分之一吧。

    长长的睫毛下,双眼紧闭。

    格雷忽然很怕她睁开双眼,也许,在她睁开双眼的瞬间,自己会不再存在吧!

    格雷实在没信心在这么美好的事物的注视下还能保持住自我。

    一头比最深的海水还要蓝,比最蓝的天空还要亮,比最亮的宝石还要透明的丰茂长发如瀑布一般披散着,纠缠着她天鹅颈一般的脖子,半遮着她浑圆纤巧,如象牙般洁白光腻的肩头,然后……

    然后,这一头及腰长发便恣意倾泄在了尽世间一切语言都不能表达其美好万分之一的娇躯上。

    娇躯上,只有三枚小小的贝壳覆盖,覆盖在哪三处,不加描述。

    贝壳之外,只有一袭轻纱裹体,险峰深壑,若隐若现,不可名状。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纯美圣洁的脸蛋,却要选择这样大胆暴露的着装,太违和了吧!

    “海夷在水中生活,穿任何东西都不方便,一般都是果体。像这样已经算是隆重的盛装了,只有尊贵的王族才会如此打扮。”弹幕哥及时解释。

    格雷不由自主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以确定它们还呆在眼眶里。

    眼珠子幸好依然在眼眶内没弹出来,但很羞耻的是,格雷却在自己的鼻子底下摸到热热湿湿的一片。

    “格雷,你流鼻血了!”弹幕哥惊呼。

    “流鼻血有……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最近吃了太多上火的东西了。”格雷有点尴尬,忙将鼻血擦干净。

    靠,流了擦,擦了流,还没完没了啦!

    “……”弹幕哥打出一连串的省略号。

    “干嘛!不能流鼻血啊?”格雷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