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回 在歌声中成长(第1/2页)
    完陌生的环境,比自身数量多出无数倍而且充满了敌意的人群,这一切都给佩特少年们造成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他们毕竟都只是十几岁的少年,情绪容易受到外界的影响。

    在一片喧哗和倒彩声中,佩特少年们不由自主地变得惊慌起来,他们慌乱地躲避着不时飞袭来的异物,就像是一群灰溜溜的俘虏。

    有几个佩特少女的眼中,甚至开始泛起晶莹的泪花。

    其实,佩特人向来只抢贵族,从来不抢穷苦人,而且还常常将抢来的多余物资,特别是粮食分给饥寒交迫的平民、农奴和奴隶。

    所以,在佩特海盗经常光顾的地区,其实穷苦百姓不仅不害怕他们,反而对他们非常的欢迎,很愿意成为他们的眼线和向导,这也是佩特人能横行海南大陆沿海的重要原因。

    但像旭日城这样统治势力重点设防的大城市,佩特海盗向来是不敢侵袭的,所以这里的市民其实根本没接触过佩特人,他们只能从官方的魔化宣传中知道佩特人是如何狰狞、凶残、贪婪而肮脏的。

    这也是他们会如此敌视这些佩特少年的原因。

    望着垂头丧气的同伴,格雷心里想:“这可不行,一来就被杀威棒给打趴下了,以后再想要抬头可就难了。”

    这时,格雷想起了自己还是个新入伍的小特警时,在列队进行五十公里越野最艰难的时刻,当士气低迷到极点时,教官们是怎么做的。

    “我们佩特人啊,最爱大海!”格雷忽然在行进中吼出了这样一句,声音高亢而嘹亮。

    所有的佩特少年都转头惊愕地盯着格雷,眼睛却都亮了。

    “大海上有巨浪啊,扑面而来!”格雷继续吼叫,但听得出有明显的韵律,这是一首歌。

    “我们佩特人啊,最爱高山!高山上有狂风啊,鼓我衣衫!”格雷身边的威尔、猴子和西蒙也跟着吼唱了起来。

    “我们佩特人啊,最爱战船!战船上有龙头啊,纵横四海!”所有的佩特少年都齐声高唱。

    “我们佩特人啊,最爱烈酒!烈酒烧灼喉咙啊,醉我同伴!我们佩特人啊,最爱大斧!大斧闪着寒光啊,吓破敌胆!我们佩特人啊,最爱自由!自由是我灵魂啊,决不出卖!”

    歌声越来越铿锵有力,歌声中,佩特少年们那稚嫩的脸上似乎重新焕发出了勇气和逼人的野性,头越抬越高。

    他们,俨然从一队垂头丧气的俘虏变成了一支踏上被征服土地的胜利之师,区区百人不到的队伍,却在歌声的加持下有了一个军团的气势。

    而道路两侧围观起哄的市民们,却在歌声中沉默了下去,眼神中不知不觉闪烁起了畏惧。

    那些丢臭鸡蛋的顽皮少年们,也纷纷缩回了人群之中。

    道路两旁,人们就这样默默地看着这支小小的少年军趾高气扬地高唱着《我们是这样的佩特人》大踏步前进。

    这首歌,所有的佩特人都会唱,是所有佩特人的心声。

    佩特人并不是一个民族,而是一个族群,或者说是一个正在形成却还未最终成形的民族。

    他们的祖先其实都来自海南诸国,都是为了逃避战乱、压迫和奴役,而冒险出海寻找自由天地的勇敢者。

    这些勇敢者最终都慢慢聚集到了海北大陆南缘的峡湾群中,繁衍演变成了佩特人。

    佩特人,有点像地球上的哥萨克人,自由和勇气是他们共同的信念。

    歌声中,佩特少年们很快便到达了皇家军事大学,这时,夜幕初临,滨海大道两侧的枝状路灯开始次递亮了起来。

    在旭日城,主干道上居然都有彻夜大放光明的魔法照明,真是奢侈得让这些来自穷乡僻壤的佩特少年们直啧舌。

    一路上,格雷也看到旭日城里的建筑大多是两层到三层的砖石房屋,大都尖顶,上覆红瓦,一派欧式气象。

    而在路过的这五里尔,所见的店铺和工场大都还是用的人力和畜力,只有两个门面较大的工场,围墙后树着冒着浓烟的大烟囱,传来魔热蒸汽机的轰鸣声。

    可见,即使是在旭日城这样的国际大都会中,机器大生产还只是处于萌芽阶段。

    以后还有大把的时间来深入了解这个代表了海南大陆,也是代表了这个世界最发达程度的城市,现在,还是先看看马上要在其中生活和学习的地方吧。

    巨浪皇家军事大学占地五千公亩,由高高的围墙与周围的居民区隔开,本身就像一座城中之城。

    这样一座闻名遐迩的大学,门面却不甚大,整体呈凯旋门的形制,装饰着大量充满了力量的群雕,显得庄重深厚,特别的有历史感,上面的鎏金校名居然是由大学的创立者,也是巨浪王国的第一任国王——菲利一世亲笔所书。

    步入校园,不时会见到形态各异的雕塑,这些都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著名将帅的雕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