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没人村(第1/2页)
    妇人背脊,骤然泛起一阵寒意。

    正当妇人犹豫着,是否要低头服软之际,身后站着的一位中年男子,西域江湖三宗之一,落刀宗的宗主陈阳东,饶有兴趣的看着亭内,美艳之极的漂亮嫡圣女,出声道:“嫡圣女当朝不过才几日,竟然就当众殴打朝廷官员,还给人判了一个发配西凉八百里的罪名,如今引起朝臣热议,亚圣娘娘也是闻听此言,为社稷着想,为嫡圣女心急,前来请命,才一时坏了规矩。”

    青鸾将最后一点鱼食尽数丢入池塘,拍了拍手,根本不看那人,展颜笑道:“对了,那位调戏宫女的御史官员,本嫡圣女殴打的官员,叫什么我忘了,不过听说乃是出自什么落刀宗的门下,啧啧,这江湖与庙堂还是分开点好,如此方能长治久安,不至于什么狗东西也能进得到庙堂之内,碍人眼不是,姨娘,你说呢?”

    妇人被青鸾的气势一时给压得有些喘不过气,原本想象中,该是见了面给自己请安,然后自己在以姨娘身份,好心开解或是训斥一番,让她饶了那出身落刀宗的御史官员,这样的画面没有出现。

    反倒是妇人此刻踌躇不前,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那落刀宗的中年男子,脸色不善,看了看端坐亭下明艳动人的嫡圣女一眼,有意的正了正衣襟,挺着胸膛,一脸正气凛然。

    听说只是在江湖厮混几年的野丫头。

    根本不懂庙堂里的弯弯绕绕。

    特别是西域庙堂与江湖根本是密不可分的地方,身为这座江湖三宗之一的落刀宗,有着自己的底气。

    因此陈阳东,此刻面无惧色,“嫡圣女未曾听过落刀宗的名头倒也属正常,毕竟才回来不久,不过那御史乃是我落刀宗的门人,仅凭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便断了一位堂堂御史的前途,多少有些不近人情了些?”

    青鸾闻言,大笑起身道:“我说了要断他一人前途了吗?本嫡圣女不仅要他滚出朝凤城,还要将全部与江湖门阀有关的庙堂官员们,尽数清除出去,起码想待在朝凤城里,不允许!”

    此言一出,妇人脸色一变。

    身后随行众人,尽皆一片哗然。

    甚至有的江湖之人,躲在人后面低声交耳怒语,刚有依稀谩骂声响起,这个时候端坐与亭下的青鸾站起身,抖了抖宽松而华贵的衣袖,仪态潇洒道:“既然圣女殿下暂且将庙堂交于本宫,那本宫自然看不得宵小霍乱朝纲。”

    几乎所有跟随亚圣妇人来此的江湖随从,都是面面相觑。

    这个初回朝凤城的嫡圣女有这么大的魄力?还是只是诈唬一下,挑一些软柿子,杀鸡儆猴。

    可那出身落刀宗的殿前御史可一点不像是什么软柿子啊,要不然落刀宗的宗主也不会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棋子,亲自冒险走一趟西华宫了。

    再者说,挑在圣女如今闭关冲境的敏感时机,嫡圣女此举会不会是刻意为之?就是为了给自己日后执掌西域,扫除障碍,总总猜测,令人遐想连篇。

    作为这里大概最了解青鸾之人,身为西域封号亚圣的妇人,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可能大麻烦,而且这个麻烦从她打算插手此时,而冒然离开圣女闭关福地后,就注定了。

    一般江湖草莽,众然是大修士,一旦入了庙堂大门,一般都会撇开江湖之事,尽量避嫌求存,可这样的惯例,在西域朝凤城内却恰恰相反,相当一部分的庙堂高官与江湖门阀,保持着极紧密的联系,他们甚至有的互相抱团取暖,堂而皇之的瓜分势力。

    当一路舟车,与唐师婆从西洲境重回朝凤城的青鸾了解到这些的时候,看着一路西域各州间,不断发生的江湖草莽争夺地盘,甚至凌驾庙堂的荒唐事。

    回到朝凤城,入主西华宫的第一天,她便决定要出手重整朝纲。

    所以,青鸾此刻看着亭下的喧哗,预感着明天朝堂会是怎样的波涛汹涌,却仍旧保持着内心的平静。

    …

    沿着官道北上,一路上没多少行人,连纵马的江湖草莽也只是偶有几队,不过都不曾对着独自一人入江湖的青衣少年,多看上一眼,马蹄踩在黄土的平坦官道上,在少年身边溅起厚厚尘土,很快绝尘而去。

    临近黄昏的时候,有些饥伐的少年总算遇到的一个座有人居住的小村落。

    村落背山而建,一只羊肠小道延伸出来,与官道衔接而起。

    在村道与官道的相接处,有一座简陋的茶水铺子,一个当地汉子建在此处,简简单单的茶水铺子,甚至连块招牌都没有,只是平日里给赶路行脚的江湖之人或是行商走贩的一个临时吃喝的地方。

    看着不像是能打尖住宿的地方。

    白山水路过茶水铺,看了眼天色,又看了看正打算收摊的店家。

    少年走到近前,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后者,只是摇头,也不知道是表达这里没有打尖的地方呢,还是根本不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