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井中(第1/2页)
    白山水水性不太好,小时候在洗澡桶里憋气都能呛水,此时骤然入到井中,没什么防备之下,口中呛进一大口井水,鼻子刹时就酸了,连忙腾出一只手掌捏住口鼻,这才缓和下来。

    被裹挟着一路向下,直沉了有十余丈的距离,仿佛要被那苦行僧要带他沉入地心一般,这个时候瞪大双眼四处观望,在漆黑的井壁里下沉的白山水,突然看到了一丝亮光。

    那亮光由井壁下方的一侧发出,浅浅的,并不是很真切。

    白山水身体不由一紧,心中正纳闷间。

    果然,提溜着白山水的苦行僧似乎也瞧见了,瞬时带着他加速便朝着亮光所在而去。

    很快,二人在井壁的侧边的一个洞口停了下来,一个豁口在井壁斜上方露了出来,亮光便是从豁口里照射出来的。

    苦行僧顺势攀爬而上,白山水身不由己,只能随着一道朝豁口上爬了上去。

    这豁口的上方是一处一人高的洞口,外面的井水没有蔓延上来,里面尽管有些潮湿,但是好在有空气。

    白山水感受到此,连忙张开大口,奋力呼吸着,白皙的脸庞因为方才的闭气而显得有些燥红,额头的青筋似乎都要冒了出来。

    少年喘着气几个深呼吸间,片刻后,这才缓和下来。

    抬头的时候却看见那裹挟自己而下的苦行僧,正诧异的看着自己。

    不由得就恼了,问道:“我脸上有花?”

    不知名的苦行僧微笑摇头。

    白山水一肚子气,追问道:“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你,你为什么那时候突然要我停下御剑,还有他娘的,这里到底是哪里?”

    一连串的问题,如连珠一般从少年嘴里问出,显然少年是带着情绪的,这样的情绪下,甚至一时忘却了二人其实并不想熟,甚至是敌是友,还有带商榷。

    好在那苦行僧闻言,只是愣了愣,却也不恼,只是露出一脸好心被当作驴肝肺的受伤表情。

    白山水叹了口气,心道总不会是个哑巴僧吧?

    不对啊,之前他还说过两次话来着,一次提醒自己躲开那黑汁,第二次是试图喝阻自己不要斩杀那老汉所化的鬼物。

    正胡乱的想着。

    这时那苦行僧一手转动着胸前那串大佛珠,一边伸出单掌合十,道:“我只是好奇施主竟拥有通天般的御剑本领,却没人交你闭气之术吗?”

    白山水闻言脸一热,差点就要将刚咽下去的呛进喉中的水,重新吐了出来。

    少年挠挠头,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能顾左右而言它,“大师傅,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苦行僧正了正神,一身正气凛然,指了指身后的漆黑洞壁内传出的幽幽亮光,“这里有一处秘密大阵,你之前斩杀的那撩在此参悟十年,虽未曾打开,却必然有所领悟,若是逼迫他说出来,岂不是更好?”

    白山水哦了一声,目光看向后面的黑暗通道里,竟原来如此,这么说,他娘的还是给那老汉给骗了。

    少年心里大骂那贼老汉狡猾,反思自己还是着了道,那苦行僧又接着道:“贫僧已经盯着此处数月了,他也心知肚明,故而近来一直不曾有害人举动,若是见他今日竟然忽然要出手对付于你,贫僧也不会匆忙而来。”

    白山水恍然,事情缘由竟然是如此,不过有件事是苦行僧说错了,倒不是因为那老汉忍不住要害人,而是自己见他不似良辈,又存有诸多猫腻,逼迫着他非出手不可能。

    不过,白山水倒也松了口气,既然知道了,眼前的苦行僧是友非敌,便一切好说。

    当即二人抹黑朝洞壁里走去,

    说道抹黑,白山水便有些自恼,好歹如今也是练气士五层的修仙者,却是一点修仙者的法术都不曾学会,否则不说画地为牢,就是简简单单的暗中取光想来自己是有足够灵气可以施展的。

    在黑暗里行走,似乎对于苦行僧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只见他徐徐前行,身形与平时行走并无二样,白山水紧紧跟在他后面。

    穿过狭窄的通道,拐了几个并不大的弯。

    原本洞里依稀可见的亮光,渐渐大亮起来,眼前一片霍然开朗。

    一个偌大的石室便出现在二人眼前。

    但见石室中央一个石桌之上丹炉、药灶、石床,一应俱全,显然是有人在此炼丹的痕迹。

    石室岩壁上有几盏如火炬一般长短的油盏,正滋滋的燃烧着,想来外面所见的浅浅亮光,便是由这东西所发出的。

    白山水呆了呆,环顾四周。

    上方竟然倒挂着不少下垂的钟乳石,透明若镜。

    白山水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这里是那老汉的藏身之处?对了,大师傅,之前为何急急忙忙的带我沉入井中,难道外面还有什么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