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少年决断(第1/2页)
    纳物符的价值不言而喻,绝大部分的修士行走江湖大半辈子,甚至还是头一会亲眼目睹此物的真容,当拍卖开始的话音从老者沙哑的嗓音里冒出,众人便在无迟疑,一口口压箱底的价码,纷纷报价而出。

    “三百一十贯!”

    “我出四百贯十里铜钱。”

    “五百八十”

    在场人眼热之人,当即激烈争夺起来,很快将价格推到了七百贯十里铜钱的价格。

    “八百!”一个有些慵懒的声音响起,却是从三层一个包厢传出,直接加了一百。

    看不清楚那人面貌,只能依稀听出是一位老者,带着浓郁的域外口音。

    先前那个出了五百八十贯的乃是同在二楼的一名中年儒生,其怔了一下后,咬牙加价:“我出八百九十贯!”

    “九百!”那个慵懒老者声音似乎有些不耐,冷冷报出,似乎若有人再加价,他不介意将价格抬至一千的。

    众人为之一怔,不由咧了咧嘴,财大气粗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九百贯已然属于天价,若是再高,或许在场修士中还有人能出的起,可是估计要变卖自己压箱底的保命宝物,方能凑出。

    如此便有些舍本逐末了,故而,不少人都面露迟疑。

    白山水这一边,众人财力有限,孤云道报过两次价码,不过停留在五百贯之前,如今听见那纳物符已经推高到九百贯,不禁微微摇头目光闪烁,一副艳羡的表情。江心与和尚倒是略显理智,尽管面上有些亢奋而泛起的红晕,不过却一直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欲望。

    至于白山水,没人会认为他会参与竞拍,也就没人关注他此刻闪烁不定的表情。

    所以,当少年人眼神由闪烁变成坚定,最后猛地脸庞一抽动,手掌紧紧握了,然后尽量保持平静的报出,“一千贯十里铜钱”的时候,周遭的修士全部愕然侧头,望向这位青衣少年。

    白山水目光凝神楼下的拍卖台,心中已有决断,此刻面上不漏丝毫痕迹。

    哪怕身旁的江心同样以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望着他,仍是头也不偏。

    “一千贯!少年,你可别当拍卖会是过家家。”一个声音从三层传出,仍然是那位慵懒语气的老者,只是此刻一口不算流利的官话,颇为尖锐。

    此话一出,不少修士看向少年的目光里带着存疑,有的甚至挖苦嘲笑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白山水脸色一沉,“出价便出价,何须聒噪!我亦未曾怀疑你能不能出的起九百贯,你也无需惦记在下是否有资格拿的出…!”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一怔,确实,不管这少年出不出的起,自有拍卖会核查,如今反正自己是掏不出如此巨贯,不如以看热闹的心思,骑驴看唱本便是。

    “一千一百贯!”三楼那老者声音停顿了一下,旋即便又一口加价一百。

    “我出一千五百贯,希望老前辈出价爽利些,莫要一口一百的加,像个娘们!”

    白山水再次报价,此刻直接将价码一口拉升四百贯,还顺势嘲讽了三楼包厢老者一句。

    那三楼之人显然愣了愣,被一个小辈当众挑衅,终于有些愠怒起来,“老夫倒是希望你拿不出这笔钱,不然必将你抽筋扒皮。”

    白山水嗤笑一声,“怎么,你域外之人还敢在我十里王朝撒野不成?”

    十里王朝之人向来各州府互相看不过眼,却都对于域外之人天生反感,有的甚至直接称呼域外蛮子。此时,已经有数声重重的拍桌声响起,金鱼楼里的人站起了十数道身影。

    “域外之人又如何?你们西洲修士要不是匍匐十里王朝,取你性命如同杀鸡阉狗!”

    那三楼声音再起,声音里带着一丝嘲讽与傲慢,“如今除了中洲起灵山,其他三座灵山何曾在你们手中?”

    此言一出,金鱼楼里没有任何的声息,大部分的修士,眼睛却是都被烧红,有甚者直接亮出兵器,一时忘了金鱼楼的规矩,大有冲入三楼誓要斩杀此,域外蛮子的架势。

    “金鱼楼不欢迎在此生事闹事着,还望诸位保持克制,待走出金鱼楼之后,我落月门一该不管!”

    此时拍卖台上老者一声低沉轻咳,带着无可匹敌的威压扫视在场众人,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金鱼楼如今乃是那落月门女地仙的地盘,所有人怔了怔,再无多言。

    数周之前,

    便有一位自持手段高明,在浩然天下横行多年的元婴老魔,曾来此处参加拍卖会,一言不合在楼内打伤一位江湖同僚,触犯了落月门的禁令,当场便被一位蒙面散发的仙子,仅一拳将其修行根本打散,如死狗一般丢出楼外。

    …

    拍卖会进行到此,已无悬念,拍卖台老者一锤定音,那长条形的木盒纳物符便由白山水所拍下。

    “需要帮忙,便告诉江叔,我自有办法给你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