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驼背刀客与握剑女客(第1/2页)
    骑鹤下灵山的少年,落在地面的渡口台上,侧目回望如耸入云霄的青羊山,忽觉有了一刹那的空落之感。

    此时天色大亮。

    往来的渡口之人渐渐繁忙起来,一位身着梭衣头戴斗笠的汉子,在身后嚷道,“这位公子,你且下来,这身后崖壁风大,小心被吹下去。”

    白山水这才愕然回过神,环顾四周,目光落在这白鹤渡口的平台之上,数只白鹤正在身旁细细啄着干草,平台之下,那斗笠汉子一边给一只白鹤刷洗,一边招手朝他喊话。

    白山水点点头,踱步走下石头垒砌的平台,朝那斗笠汉子道:“这位大叔,在下欲往北上西都城,该可如何走?”

    那梭衣斗笠汉子见少年缓缓走下,便自顾的忙着手里的活计,头也不抬,“公子只需走出这渡口,便自然知晓了。”

    白山水一愣,有些不明所以,不过见汉子并不热络,便也不再多问。

    道了一声谢,朝着渡口大坪外走去。

    这白鹤渡口建在一处陡坡的大坪之上,往下走去,便见一处三丈宽大的木制高大牌坊。

    牌坊外,沿着山壁的一侧停着几辆黄牛牵绊的牛车,几个粗汉正从那牛车之旁,搬运货物。

    一条蜿蜒的山路,便由牌坊外的山道口,一路延伸到山下。

    少年缓步走向那些正装卸牛车上货物的大汉。

    待走到近前,其中一个满是胡须的汉子抬头望着他,眼神颇有些迟疑,白山水朝他们的一辆牛车上打量一眼,却是发现这上面装的都是些花果蔬菜,林林总总,大概有数十余捆。

    白山水朝那人拱了拱手,“大叔,在下想去西都城…”

    话还未说完,那汉子嗨了一声,摆摆手,示意他走远些,不要妨害他作活。

    白山水皱了皱眉,有些温怒,不过见那人不过粗鄙之人,便也懒得计较,望了望前面这条沿山而下的山路,自顾自的朝山下走去。

    少年刚刚转身朝前走了四五丈,却听得后面那汉子朝身旁之人嗤笑一声,“我还以为来生意了,没成想却是一个半大孩子,估计也是在那仙山上待不下去了,瞧那模样连个行礼包袱都没有,估计是便卖了家当才凑齐了渡财,要去投奔哪家穷亲戚。”

    白山水放慢脚步,一边朝前走,一边侧耳细听。

    却听一位比那汉子年长一些的老翁,似朝自己这边瞅了一眼,叹声道:“都不容易,咱们将货卸完,返回乔家镇的时候,若是在半路遇见他,便顺路载他一程。”

    少年闻言苦笑一声,再无迟疑,大步前行。

    山路一路向下,然后蜿蜒直插入山下的一处密林之中,白山水顺着大路前行,直走到日上三竿,有些疲乏,便在路边一处大树盘根的老榕树下歇息。

    少年抬起头看了看从灌木间隙中,洒下的点点金光,正欲坐下。

    却听得嘎嘣的一声脆响,身后不远处的一根老杉树骤然断裂,紧接着便直挺挺的倒下去。

    白山水下意识朝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却被重叠的树木遮挡的深处,似有金属兵刃铿锵的声音,似乎有人就在身后的林中打斗。

    少年心中一凛,循声拨开茂密的灌木树杈,缓缓摸了过去。

    …

    朝里面走了片刻,少年突然停下身形,猫着腰蹲下身子,透过地矮树叶,便看见,前面数丈的地方,霍然出现了一片空地,空地的四周树影绰绰,只在中央的方圆数十丈范围的地方,呈现出空旷的景象,满地都是被削裂而断的灌木。

    两道身影,正在那空旷的地方,各自占据着一颗倒下大树的树干,遥遥对峙。

    那二人面貌看不真切,只能依稀判断那两人身形,一男一女,男的似乎是位古稀老者,站立的姿势有些驼背,女的衣着鲜艳,红绿相间的裙袍,此刻随风飘舞。

    白山水绕过这片低矮的灌木丛,摸到更近的一处大树之后,纵身攀爬而上,这才将那对峙二人身形看得一清二楚。

    此时。

    驼背老者握刀和握剑女子,正背对而立。

    两人身上皆已经沾染多处血迹,不过看样子都不是致命伤。

    不过,二人争斗恐怕不是一时半儿,目光所及的范围,空旷地带所有灌木全部都被拦腰砍断,有的甚至是被连根拔起。

    看样子似乎皆不是寻常江湖之人,能造就有这般声势的,恐怕非搬山境修士而不可为。

    现在二人背对而立,恐怕是在各自喘息换气,准备下一波的对打了。

    灰衣驼背老者手中大刀如半圆,闪着寒光,此时竟然微微收起刀身,张嘴舔舔刀口上残留的一丝血迹,阴测测笑道:“姑娘,劝你最好束手就擒,交出大会文书名额,老夫尚能留你全尸,否则载到我手里,却叫你生死两难,如姑娘这般貌美的女修,老夫可是许久不曾品尝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