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仙尘之路(第1/2页)
    白山水呆楞在原地,半晌才回过神,且不管那些不知道哪来的仙人要去瀑布内找劳什子的洞天福地,当务之急,最好是能尽早脱身,傻傻的等在此处,若是那宁霞仙子真有什么歹意,那自己岂不是画地为牢,自投罗网?

    少年环视四周,这片被不知道什么力量生生撕裂的大地底部,呈现出极为触目惊心的杂乱之象。眼前到处都是各色埋藏在翻卷泥土里的石头,甚至一株植被都没有,曾经深埋地底的世界,寒酸得让人没有丝毫幻想的空间。

    白山水跃上一块裸露出的岩石,向上极目远眺,这才发现,此处的环境犹如一樽酒杯,酒杯的盖子便是青羊城如此所呈现的圆盘,圆盘下方连接着如巨大钟乳石一般,倒垂向下,而如锥形的中间石山最下方便是眼前的这座颇为壮观的偌大瀑布。

    而他此时便站在这樽酒杯的底部,四周皆是悬崖峭壁,恍若与世隔绝。

    白山水心感郁结,站在岩石之上,看着四下里空空荡荡,不由得有些走神。岩石本身离瀑布较近,此时被瀑布冲击形成的水雾侵蚀,光滑许多,少年一个立足未稳,脚尖滑动间便从这周大岩石摔落下去。

    岩石后方是一块较为平整的泥地,二三丈的高度一屁股坐下来其实并无大碍,白山水暗骂了一句,刚要从拍拍屁股站起,却听得他之前所在的瀑布下方的浅滩传来一道声音。

    “离书先辈,落玄门那帮人便是从这里消失不见的!”

    说话之前,语调有些尖锐,声音似乎有些抑制不住的激动。

    白山水坐在岩石之后,被石头遮住视线看不见来人,以为又是那伙人的同伴,又听得一句,“落玄门,啧,好像是以那宁霞仙子为首,既然咱们从仙尘之路出来能同时落到除此,也是缘分!”白山水又仔细听着,似乎是个老者的那人干笑两声,“听闻这座天下四十三座洞天福地,如今咱们第一时间下来的这批低阶散仙恐怕有数百人之多,咱们要趁着后面的仙门玄仙修士下来,及早夺了洞天福地的气运与宝物才是!”

    白山水躲在石头后不敢动弹,心中也是暗暗心惊,数百的仙人下凡了,这座天下岂不是要改弦易辙,十里王朝估计轻易便被仙人给毁了吧?这座瀑布里似乎有座什么洞天福地的地方,竟然有仙人都垂涎的宝物,只是不知浩然天下多少年来,竟然没有一人知晓这天下山川之中竟然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正想着,那边又传来声音。

    那个尖锐嗓门道:“先辈,咱们二人只身进去会不会力有不歹啊,那落玄门似乎有十余位地仙境···,我是怕洞天福地之内情况不明,误了前辈的算计。”

    白山水忍不住好奇,小心翼翼的探出半只脑袋,想要偷偷打量那二人一眼,才抬起头,便见石头之上立着一黑发老者,正阴测测的向下望着自己。

    少年心中便是一凉,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小子,你是何人,竟然偷听大爷的墙角!”

    白山水正不知所错,这时候那上方的岩石上又跃上一人,尖脸猴赛头戴紫冠,有点沐猴而贯的意味,让人忍俊不禁。

    不过白山水自然不敢发笑,看着二人一脸不善的目光,少年此刻心都提到桑子眼了。

    “你一介凡人为何会出现在此处呀?”

    气氛凝固了片刻,那黑发老者打破平静,面无表情开口。

    白山水心中苦笑,脸上浮现迷茫之色道:“仙人有所不知,在下是这西洲小城的居民,之前地动山摇之时被一女仙人莫名其妙的拽下这山崖底部,正不知道该如何回去。”少年一脸悲愤之色眼神又满是期盼的望着老者道:“这位老神仙,可否送小的回去,小的回去一定建庙立碑给您老人家日日烧香,夜夜····”

    “住嘴,谁要你烧香立碑了,你咒谁呢?”那紫冠尖嘴的男人忙不迭的打断白山水的话,呸呸两声,恶狠狠的道。

    少年此时脸上更加疑惑,“仙人不都是要烧香立碑吗?我们家乡这里都是这般。”

    “胡说!”那紫冠男人有些气愤,“又不是佛祖,圣仙,谁要你烧香立碑。”

    少年被呵斥,闭上嘴忙唯唯诺诺点头。

    黑发老者疑惑的看着白山水,眼中阴晴不定,道:“那仙子为何要抓你来此?”

    白山水心中郁闷,心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嘴上却是苦笑一声道:“呃,在下也不知晓,那仙子只说让我在此等候,不许离开!”

    紫冠男子道,“她让你不许离开,那你便不离开了?”

    “小子确实想回家来着,可是四周皆是悬崖,不知道如何登天。”

    ...

    仙尘之路临时开启的缘故,今日由仙门而下的仙人中,如同黑发老者与紫冠男子这样的有实力却无晋升门路的散修,其实占了绝大多数,与之前青羊城门口那光头男子一般,有碍于仙门资历与修为地下为寻宝寻气运的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