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以死要挟(第1/3页)
    第185章《龙凤大劫难》  以死要挟

    谁也想不到,一场大家都幻想着能和好如初的家庭协商,最后竟然以甩下狠话的大争吵、不欢而散收场。

    正所谓,世间万物总是在不断变化,世事总是难预料,很多时候,计划总是跟不上变化!美好的事物,往往是那么的难永恒拥有。或者,许多时候,看似美好的事物,其实本事却又是**的,正所谓金玉其外,败暑其中。反之,一些看似不好的事物,其本质却又是另一个样子!

    这个,就如方清芳对陈龙的认识、交集,到现在的彻底了解,让她对他和曾发生的事,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认识和看法!

    人都说,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反之亦然,恨有多深,爱就有多深,更何况,还带着儿时过家家的最纯真梦想和承诺!

    刚才与王东的争执,对于他和他家人的离开,方清芳在心里没有一点特别的感觉,已经无所谓了。终于把心里想说的都说了出来,她反而感觉舒服了很多。虽然对方及家人都一时间感到无法适从和难以接受,但终归是把情况摆明了出来。接下来,就等着事情的进一步发酵和让时间去治愈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里,方清芳还是坐到梳妆台的椅子上,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呆傻地望着。这回,她仿佛看到真正的自己,看到了自己身躯上的灵魂……似乎看到了自己未来的前路,正通向幸福光明的远方……

    房间的门没有关上,方清芳对着镜子看着,陷入了美好的幻想和沉思。以至于,李凤走进来站在她身旁边,她也没有发觉。

    “咋的啦,怎么回到房间里照镜子发呆?你是不是变傻了?”

    李凤的一句话,把方清芳叫醒了。

    她回过神来,转头望着她,责备说:“你怎么走路没有声音啊,像幽灵一样突然就出现在这里?快把我吓着了!”

    “哈哈,我有吗?你这么容易就让吓到了?”李凤笑了一下,然后对她说,“我都进来站在你身后一会儿了,是你对着镜子太认真发呆,才没有注意发现我!怎么样,现在你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能告诉我吗?”

    “啥也不想,脑子里只有一片空白!你信么?”方清芳对她发愣的望着,眼巴巴的直眨眼睛,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刚才我就是把我心里所想的直接说出来了,你觉得怎么样呢?”

    听了闺蜜的话,李凤回答道:“刚才,我原意是希望你能心平气和的跟大家说。而你……也太激动了,怎么像吵架一样!真不应该那样说啊……”

    “可是,你看王东那个人模狗样!他对我说的是什么污辱我人性人格的话?谁能受得了他的污辱?我没有上前去扇他几巴掌、踢他几脚,已经算是我很忍耐他、很给他面子了!”

    方清芳说着,一下子又被气得激动起来,估计现在王东在场,她会真的踢他扇他巴掌!

    “好啦,别激动了!人都走光了,现在把你的心态平静下来吧。”李凤赶紧安抚她道,“现在调整一下的情绪思维,想一想接下来怎么办吧。你这个事情,还是很复杂的,没有那么简单就收场了事的。”

    “我才不管那么多了呢,现在我什么也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吧。他们,爱咋咋地!”方清芳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索性要把事情放任的神态。

    “不行啊,清芳!你没有看到王东和他那个老妈,都不是省油的灯,撂下狠话就走了。他妈还说,这个事,才是‘刚刚开始’ 呢!依我看,王东这一家人决不会轻易罢休,真不敢想像,接下来,他们会如何报复你和你家人……”

    方清芳听了马上打断李凤的担心说话:“李凤你别说吓唬人的话!我才不怕他们!要报复我和我家人?他们敢?凭什么?如何报复?现在是法治社会,就算我给葫芦他们作胆,他们也不敢报复我!”

    “清芳,你可不能如此轻言大意的说啊!”李凤还是很担心的对她说,“依我看,你的这个事,还是大家冷静下来,一起好好的商谈吧。真的,大家都斗着气……最后,只会两败俱伤!”

    “……”

    俩闺蜜在房间里你一言我一语的,谈讨、分析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而在房间外,吕可丽和方敬才夫妻俩,在为女儿的事大声争吵了起来:

    吕可丽指着方敬才鼻子,急得哭诉大骂:“方敬才……全怪你,总是宠着惯着女儿,才招惹出今天这样的事!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你也不好好跟人家和谈、恳求人家,更是没有压制消磨一下女儿的臭性格、坏脾气!现在好啦,好好的大喜婚事被闹成这样,这婚宴还要不要继续?该如何进行下去?请柬都已经全派送发出去了,如果不如期举行婚礼婚宴,该如何跟亲戚朋友们交待?该如何收这个场啊?”

    “你怎么什么不好的事,都要怪到我头上来呢?”方敬才不甘示弱的回应她,“女儿的臭脾气、坏性格,还不全都是从你身上学来的?你母女俩都是一副臭德性,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