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异世千年,唯独爱你 > 第十二章:蛇窟遇险
    第十二章:蛇窟遇险

    来到蛇窟门口。

    看着眼前怪异的建筑物,似流线般飞跃的壁檐,又似地龙般斜游的房角,四处都透着森冷的黑色,都说黑色可以反光,但此刻却只有阴森森的恐惧往人身体里的钻,一路来阴沉闷气的路,阴风阵阵,连竹子树木都不是那种苍翠的绿色而是深沉的颜色,透着诡异与毛骨悚然。

    但最让钱千千错愕惊惧的却是正中央位置上那只盘绕的深黑色大蛇,正吐着此处唯一鲜艳的颜色,红色的大蛇头,鼓铃般大的双眼正狰狞的盯着擅闯者,仿佛要将来者生吞活剥,吞吃入腹一般让人后脊发凉,身冷汗,心都崩紧,不敢任何松懈。

    钱千千拽紧拳头,光是看着这些场景已经让她有些胆怯,心慌意乱,但她不能后退,更不能逃避,她要救人,她要救风化宇,她要救人,反复告诫着自己,但仍旧无法让她心平气和,坦然自若。

    看出她的紧张,头皮发麻,裴艰冷笑,“进去吧。”

    钱千千深吸一口气,不怕,不能怕,暗自替自己打气,迈开沉重的步子往前走着。推开那扇漆黑的门,发出‘嘎吱’的长音,像极看鬼片时打开阴森的阴宅的声音,让她鸡皮疙瘩都冒了起来,不寒而栗。

    “不自量力。”

    身后讽刺的声音,钱千千没有回头,对啊,后退她就真的不自量力了,她不要放弃,不管是为了救人还是她的骄傲,都不许,深呼吸。

    见她背影消失在门后,“上去将门锁起来以防有人临阵脱逃。”命令。

    钱千千前脚刚站稳,就被身后砰的一声关门声惊到,差点没叫出来,回眸看着一眼紧闭的门扉,脸色吓然。好一会才往前走跨过第一个台阶,待看清眼前的东西时,被眼前恢宏却诡异的格局给震惊到,微张着唇,难以置信。

    刚刚走进没几步就被眼前的场面震惊到,死捂着唇久久都发不出一丝声音,仿佛失声般连惊恐尖叫都叫不出来了,可见蚀骨之惧,房子很大,很空,两边是一张很大的铁丝网,上面分别一条超大的黑蛇盘附在上面,蛇鳞清晰,诡异纹路,尤其铜铃大的眼珠暴突出来,昏暗的灯光让它更诡异慎人,也正恐吓的盯着她这个突然的入侵者。

    尤其届时,“砰。”突然一声巨响的关门声。

    钱千千差点心脏都没吓的跳出来,猛的回头,几乎想都没想的朝门口奔去,她也不知道她哪来的力气,怎么迈动的脚步,敲打着门,“开门,放我出去,快开门啊,开开门。。。”颤音,慌张失措。

    “砰砰砰…………”巨大的敲门声,“放我出去,快开门,快点开门,,,”喊到最后,钱千千声音都啜泣一般,让人怜惜,花容失色。

    一直拍打着门,声音都一丝游离,“开门。”但毫无撼动的门扉,和身后那惊恐骇人的巨大蛇像,栩栩如生,让她惊恐失色,噬心恐惧爬满心间,让她浑身没力。

    却不知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入某人的冷眸子中,包括惊惧恐色,毫无落下,清晰明确。

    盯着透明的屏幕,狱龙辰面无表情,毫无怜惜之意。

    “自不量力,死有余辜。”景泰冷言冷语。

    “呵,她要救的可是你大哥的王,勇气可嘉,不是吗?”虽说,但声音却听不任何同情之色。

    “景泰心中只有狱王一个王,整个西狱国也只有狱王一个至尊无上的王,景泰誓死不二效忠狱王。”表忠心。

    这一点狱龙辰不怀疑。当初景大与景泰亲兄弟,但自从他登位,他与风化宇水火不容,这两兄弟也势不两立,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相信,但如果背叛,他也会毫不手软,杀。。。

    冷戾的眼神,景泰低头,没勇气对视,应该说谁都不敢挑衅狱王,除了……~这个怪怪的异界女孩,一会天不怕地不怕,,一会又胆小如鼠,真是个另类奇葩。

    “狱王,要放蛇吗?”询问。

    但对方无庸置疑的眼神,让他后觉多此一问,颔首,走到屏幕前,手指轻点了几下,四周的空间暗槽中稀稀落落着几条蛇朝钱千千爬去。

    正一丝缓气的钱千千,突然瞪大双眸,“啊……”尖叫出声,身体本能的往后快速的挪着,“不要过来,走开,不要过来。”

    看着离她越来越近的蛇,朝她吐露着舌信,腥红恶心,甚至伴随着专属于蛇的腥臭味,让钱千千欲呕,突然离她最近的一条蛇主动发起攻击,朝她扑了过来,“啊……”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猛的一脚踢去,但却踩空,但蛇却像受到了威胁般更迅速朝她攻击。

    也许是因为刚才的挑衅,其余的蛇纷纷斗气十足,昂起了蛇身,各种各样的毒蛇,眼珠也是各色各样,在阴冷的环境中更诡异的绿,惺色的红,白刹的透,各种各样正虎视眈眈的盯着。

    只是不一会,除了钱千千蜷曲的地方,蛇爬满了整个刚还空旷的屋子,甚为壮观,也是骇人心骨,脊背发凉,冷汗直冒,毛骨悚然。满屋子毒蛇,泛着森冷的光,冷冰冰的围着她,盯着她,无处可逃。

    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蛇的钱千千已经吓到脸色惨白,目瞪口呆,想要尖叫但半天连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对峙着那些森冷的珠光,浑身发麻,她仿佛都已经预见成千上万条蛇将她咬的面目非,惨不忍睹的画面,甚至还在她身上钻几个血窟窿,来回游移,越想着,她脸上更惨白恐惧到极致,胃部也翻腾了起来。

    “蛇怎么不攻击她?平时如若有个什么活物的,早就将对方撕裂吞食,面目非,尸骨不了。”景泰盯着画面中奇怪的对峙,疑惑。

    狱龙辰盯着显示幕,眉头微锁,并没有说话,看着冷汗惊恐万状的钱千千,冷血动物尤其还是变异的蛇群,却奇怪般两方对峙,明明优劣势明显,却针尖麦芒,并没绞力厮杀,静待后续。

    半天,钱千千不知过了多久,只知道冷汗已经湿透她的衣裳粘在肌肤上,额上的汗更如雨下,粘着散乱的头发貼在额头上,狼狈不已,但良久,蛇却并没有下一步动作,相比刚才的攻击她,现在仿佛像一个虔诚的信徒看着圣祖,让她一头雾水,怎么回事?但她也不敢一丝半毫的松懈,警惕紧张的盯着,身僵硬,一动不敢动。

    敌不动我不动,直到身子完僵硬,面面相觑,呆若木鸡,纹丝不动。

    “狱王,这……”

    “再放。”冷声命令,冷眸目不转睛的微眯盯着显示幕。

    景泰点头,再点着透明幕上,一会另一个空间暗槽内再涌现出大量的蛇种,纷纷往前游着,但本还嚣张噬血闻到活物狰狞扭曲的蛇,在见到钱千千时突然像所有的蛇一样,昂起头只是盯着她,再无其它举动,一个个恭敬地卫士般,不时吐露着蛇信,却不是攻击,像是一种试探,也无敌意。

    就这样,景泰不停的放着毒蛇,偌大的空间内挤满了各种各样,各类型的毒蛇,连铁丝网上,巨大蛇像上都是密密麻麻的蛇,掉着,爬着,甚至互斗,但不管放了多少,哪怕每条蛇紧挨着,完立足不下,它们却也像一个个武士一个个骑士保护主人般,给钱千千足够的空间,不越雷池一步。。。

    但这样骇人的场面,就算不被攻击,密密麻麻的蛇头,黑幽幽的蛇身,同样让人毛骨悚然,头皮发麻,浑身战战兢兢,钱千千清眸瞪大,眨眼都不敢,就这样,人与蛇对峙了一个晚上,而屏幕这头的狱龙辰也破天荒的盯着显示幕一个晚上,目不转睛,纹丝不动,为什么?她到底是谁?一个一千年前普通二次元的低能女,居然有如此强大的能力?绝对不可能这么简单,他必须搞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