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异世千年,唯独爱你 > 第七章:愿为卿狂
    第七章:愿为卿狂

    晚上。

    风化宇冲进狱龙辰的寝宫内---龙宫。

    但轻纱缦帐内却是交缠的两具身躯,伴随着让人脸红心跳的喘息声,让人面红耳赤。

    但风化宇却面无表情,像是习以为常或者他此刻的心思只在担忧她上面忧心如焚,顾不得太多。

    随后跟进来的景泰,“狱王,宇王非要闯进来,属下——”恐慌,要知道打扰狱王好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被打扰的毫无兴致的狱龙辰毫不留恋的放开身下正满面潮红的女人,抽身起身,拉过旁边的赤黄巾布,慢条斯理的围住身上的重点部位,下床,眼神阴戾的盯着眼前的擅闯者,充满冷戾噬血,危险,没有任何温度,更不像在看亲人的目光,冰冷,狂暴。。。。

    风化宇一点也不畏怯对方杀人般的目光,他只想救她。

    势均力敌的两个男人,四目而对,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但其中的电光石火与雷劈电击却让旁人望而生畏,不敢靠近,却也算不分伯仲,旗鼓相当,针尖对麦芒,不分上下。

    最后,狱龙辰强霸的目光带着强势剑戟,风化宇首先别开目光,但身形却并未移开半分,显然不达目地不罢休。

    收回犀冷的目光,狂傲冷眸,“谁准你擅闯我的宫殿。我记得我登位第一天就警告过你,永远不要轻易出现在我面前,不然别怪我让你生不如死。”他是答应不杀他,但他可没说让他完整的活着,生不如死,不生不死也不是不可以。

    “只要你放了她,我可以接受任何处罚。”义不容辞。

    狱龙辰瞄了一眼,“痴心妄想。”丢出的简单四个字,没的商量。

    “为什么?”追问。

    但对方冷傲的样子显然不屑回答,“你要怎样才能放了她?”声音不禁一丝服软。

    狱龙辰紧盯着他,最后唇角一丝诡异的上扬,充满噬血,“如果你能在狼窟呆上三天,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模凌两可的答案给人一丝希望。

    一直紧随其后的景大连忙惊恐失色,“不可,宇王,那狼窟不能去。”那种地方跟送死没什么区别,恐怖至极。

    风化宇眉头微垂,却没一点畏怯之意,看着眼前同父异母的哥哥,毫无血缘亲情的冷漠,他早就体会到,他就那么想他死吗?

    “怎么?不敢?”讽刺。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从小到大……”从不给他一分和颜悦色。

    “你的存在就是我狱家的耻辱。”直接冷声打断,不留余地。

    “……”

    “你可以选择不去。”选择的余地却充满威胁。

    “我答应你。”毫不犹豫的答应着。

    景大惊吓,“宇王……”未说完的话却被风化宇阻止,只能噤声,心中焦急。

    狱龙辰眉头深沉。

    “尊敬的狱王,三天之后,我希望您信守承诺放了她。”恢复恭敬的颔首,像个绅士一样转身离开。

    在西狱国,所有人的生死都掌握在一个人手中,这个哥哥---狱龙辰,他更知道在对方面前没有任何条件可谈,也没有任何人有任何资本,生杀大权,喜怒间生死存亡,神圣不可侵犯。包括自己。

    ……

    第二天傍晚。

    食间站。

    狱龙辰一人坐在极致豪华的桌旁,眼前是奢侈的山珍海味,一应俱,什么熊掌,鹿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目测至少也有几十道菜,每一道都是精致到无可挑剔,简直奢靡。但他连看都没多看一眼,显然半点兴趣都没有。

    “狱王,是菜不合胃口吗?”裴艰谨慎的问着。

    “……”

    并未回答,眼神冷轧,让问者惶恐不安。

    “景泰了?”

    连忙回神,“景泰已经去盯着宇王,以防对方耍什么花招。”

    “是吗?”声音让人听不出情绪。

    “要不要请媚姬过来伺候您……”

    “不用了。”冷声,“人怎么样了?”

    人?随即会意,“怕污了狱王眼睛,已经扔在冰骨室让其自生自灭了。”

    “呵,人要是死了,岂非我失信于人?”冰冷的声音,让人听不出具体意思,留还是不留?

    听者更不懂了,谁也猜不透狱王的心思,喜怒无常。。。

    突然起身,跨步离开,后面人连忙紧跟其上。

    ……

    直到冰骨室内。

    看着她身血迹已经凝结干涸的粘在身上,衣服的碎屑仿佛吸住肉里合二为一,惨白的脸上毫无血色,如果不是胸口那微乎其微的起伏,还真的跟一个死人没什么区别。

    “她有什么好?”

    不知王为什么会这么问,但仍毕恭毕敬的回答着,“一个异界低能人,一文不值。”

    “弱不禁风,我那个弟弟怎么就愿意为她赴汤蹈火,连死都不惧了?”

    “这个……~不清楚。”

    “哈……~”连笑声都是冷蔑的。

    转身,头也不回,离开,“留她一口气。”

    “是。”示意着两人,“丢给具博。”

    两人点头,朝钱千千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