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异世千年,唯独爱你 > 第九章:不肯就溜
    第九章:不肯就溜

    第二天。医间站内。

    “你让我出去好不好?”干嘛将她一直关在这个房间内,吃喝拉撒睡都在这,差点没闷死,最重要的是,她心里隐约觉得有什么事情发生,跟风化宇有关,他是她在这第一个朋友,第一个对她好,还说会一直保护她的人。。

    “不行。”没的商量。

    “为什么啊?为什么不能出去?”

    “闭嘴。”

    钱千千耷下脑袋,暗忖,脸上挡不住的叛逆,不行,她一定得想办法出去。。。

    ……

    晚上。

    这里虽然是异次元空间,但时间上却并没什么分别,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钱千千悄悄从内屋里床上起来,来到上次风铃‘叮咛’的地方,伸出手往墙壁上探索着,上次那屏幕是怎么出来的?

    但一无所获,怎么办?背靠着墙一丝烦恼火。思忖,如果所有的东西都要靠这里天生的异体感应才能使用,那她在风化宇的宫殿内为什么又可以使用自如,一定有什么是她遗漏的地方,转过身继续搜索敲打着,不放过任何有可能的角落。。

    忽然,也不知触动了哪个开关,眼前一道蓝白光闪现,黑暗中刺眼,定睛一看,屏幕,欣喜,管不得想为什么,几次用尽力气掂起脚尖才勉强够到知界屏的一小点角落,吃力的试了几次才将屏幕拉了下来,但当看到上面奇怪的代码符号时,皱眉,“不是吧,这都什么东西啊?”根本看不懂,她上次怎么没发现?

    “不管了,随便按一个,总有一个是开门吧。”伸手但又缩了回来,“不行,如果按错了发生什么意外那我岂不是得不偿失。”

    但转忖,风化宇不知怎样了?“我必须的出去。”打定主意,看回屏幕,双手合十,“上天保佑,千万要让我一次就按对,拜托了。”祈祷之后,伸手食指朝最边上按去,但又折回来往中间按去,不对,又往最左边按,犹豫不决,不管了,闭眼往中间一按,认命,但刚按下,眼前刚还是屏幕的地方突然像门一样被打开,钱千千欣喜,她按对了,快步走了出去。

    当她离开,另一个控制室内,将所有一切看在眼里的具博,掩在胡须下的唇角微浅一丝上扬,但因为太过浓密让人根本察觉不到,当然他也并没有什么阻止行为。真是个单‘蠢’的女孩,那个屏幕上任何一个按钮都是开门键,因为它能感应到人的需求,智能识别,只是……~她的指纹是怎么被他们这个异次元空间内识别码鉴定通过的?只有一个可能--风化宇。

    ……

    但逃出房间的钱千千也并不是很顺利,一路走来,偌大的宫殿让她根本分不清东南西北,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处何地?也没个指示牌之类的,有灯走到哪也不清楚啊,一路她还得小心避开巡逻的卫士。

    走了一大圈,颓然,“到底在哪啊?”

    突然肩膀被一记轻拍,吓的钱千千差点惊叫出声。

    “嘘。”

    转身,看着来人,一个大概十七八岁的年轻女孩,“你是谁啊?”她确定她不认识对方。

    对方很小心,“你先跟我来。”说完,随即谨慎的快步离开。

    钱千千跟上。

    直到一个暗处时,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对方才停了下来,钱千千差点没撞上对方,幸好停住,“你是谁啊?”再一次询问。

    “宸伶。”

    见对方恭敬的朝她行礼,右手搭在左手上,放在左肩位置上,颔首,这个礼节她见过,在风化宇的宫殿时,是个毕恭毕敬的尊贵礼,平时可以颔首,右手放左肩上即可。

    “蝼叫古秋,是狱王宫的一个仆女。”解惑。

    见对方更皱眉,“我哥哥是宇王身边的一个卫士。”

    宇王?太好了,“所以…………你是来帮我的对吗?”惊喜。

    点头,“嗯。”一丝艰难的点头。

    “你怎么了?”帮她又苦着脸,“你是怕被那个冷血杀人魔王知道?”口无遮拦的说着。

    那吃惊的眼神让钱千千知道自己猜对了。

    但随即对方像想起什么般,“对了,宇王重伤不治现在生命垂危,除了具冥大人无人可救,宸伶,您一定要想办法救救宇王。”差点被对方的大胆言词给吓懵了最重要的事情,这个女孩好特别。

    “重伤?他怎么会受伤?”讶异,就算再怎么样,他都是一个王啊,谁敢伤他?难道是---狱王?地狱魔王。

    “为了救您。”低头回答着。

    “救我?”一头雾水。

    “您被狱王抓走,宇王擅闯龙宫,被罚至狼窟,那个地方整个西狱国都知道,自来都是有进无出,尸骨无,除死无路。宇王能活着出来已属不易,但是……”离死也差不远了。

    震憾,他居然为她冒死?他们算是萍水相逢,交情不深,他却可以为她这般,先是救她,后是护她,现在更是为她生死攸关,钱千千感动,眼眶湿润,珠泪滚动。

    “我要怎么做?”珠泪莹润的看着对方。

    “这……”古秋显然为难,“只要能说动具冥大人,宇王就有一线生机。”

    “可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对方不再说话,显然应同。

    “我先去看看他。”

    “不行。”

    “……”

    “狱王并未松口,没有他的命令您不可以随意离开狱王宫,如果让他知道,宇王就是包庇,罪加一等,到时候情况就更不可控制了。您身份特殊,如果狱王一怒之下颁下死令,那宇王所做的一切岂不是多此一举,白白浪费了。”

    钱千千纠结。

    “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宸伶可以去求媚姬,她是狱王现在最宠爱的姬妾,如果能够说动她,或许会有一些转机。”提议。

    媚姬?他的宠妾?那不是往老虎嘴里拔牙找死吗?对方与她素不相识干嘛要帮她?不过为了风化宇,怎么样她都要试一下,她还是先去求那个具博,如果不成再去吧。

    “宸伶,蝼不能呆太久,您多多保重。”颔首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

    “你们为什么自称蝼啊?还有宸伶是什么意思?”她一直没找到机会询问清楚。

    古秋微笑,“人如蝼蚁,生来命贱,整个王宫无论是狱王宫还是西王宫这是低层仆从的称呼。如果有错,轻者挨罚,下监,重者死路一条,凭上面一句话。”

    “会不会太残酷了。”古时候也只是专制,至少还没有到这种地步,根本半点人权都没有,生死一句话,连辩驳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喊冤了,独裁。。

    “呵,宸伶不是这里的人自然觉得残酷,像蝼们从小在这里生活长大已经习以为常,并不觉有什么。”这是命就得受。

    见对方司空见惯的样子,虽然难掩眼底的恐惧胆怯,但愚昧落后,逆来顺受,让人唏嘘,难道她以后也要这样生活吗?这确定是3019年吗?未来吗?为什么思想却比中国五千年的封建社会还要迂腐。。

    “宸伶不用担心,您是宇王尊贵的客人,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蝼仆的。宸伶是最尊贵女客的称呼。”

    “原来如此。”

    “嗯。”古秋恭敬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