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异世千年,唯独爱你 > 第十一章:媚比花娇
    第十一章:媚比花娇

    午后骄阳似火,热的人喘不过气来,幸好医间站里自然带冰爽,不然她想她都快被蒸干了。

    钱千千趁着对方有事离开,依葫芦画瓢的方法再一次成功‘越狱’。但她没时间欣喜,没时间想太多,只想快点找到那个媚姬,她是她现在唯一的希望了,希望不要太难应付才好。

    但是……她再一次腿都快走折了,这个宫殿未免砌的太大了,盖的太宽了,浪费资源,那么奢靡,这该死的地狱魔王。

    “到底在哪?”

    忽然,从哪传来。

    “媚姬,您小心点,要是伤着哪,蝼们可要被王打死的。”蝼仆们各个吓的面容菜色,紧张骇怕的保护着,生怕对方出个什么闪失摔哪磕哪了,那样子像极了‘护犊情深’。

    反而站在水塘边蹦跳的人却一点也不以为意,不时的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如百灵鸟般好听,有时身体因为不稳猛烈摇晃几下,她自己到乐呵呵直笑,旁边的人可差点没被吓死,气都不敢松,脸色吓白,紧张忐忑。。。

    直到,女孩一个蹦跳之后,稳稳的落地,“好了,今天就玩到这了。走吧。”声音都是欢快的,娇声细语很好听,一点也看不到身旁仆人重重的吐了一口气,差点被吓死,骄纵任性。

    目测,衣着打扮,声音脾性应该就十七八岁的女孩吧,因为是稍侧的方向,让钱千千根本看不清对方的容貌,但光听声音应该可以肯定对方一定是个美人,或许更美,美人心善,应该不难说话吧。见人马上就要消失在视线中。

    “等一下。”大声唤着,直到所有人惊诧的目光,才意识到自己的突兀,尴尬一笑,但还是小跑了过去。

    学着那些蝼仆们向她行礼的样子,“媚姬,你好,我是……”

    “大胆,在媚姬面前居然敢不自称蝼。”

    “是,蝼有事想求媚姬…”话还没说完又被厉声打断。

    “你是什么东西居然还敢求媚姬,主子是什么身份?当真不知天高地厚,找死啊。”骄横。

    看着眼前骂骂咧咧的人,“喂,你才是狐假虎威了,人家媚姬都还没说什么,你瞎叫唤什么啊。”不服输的因子被挑起,毫不嘴软的反过去,岂有此理,老虎不发威当她病猫啊。

    她在二十一世纪好歹也算一个千金小姐,从小被众星捧月长大的,几个人敢给她脸色看,到这个不知几次元的空间内,谁都欺负她,除了风化宇,连个下人都踩着她,她一肚子正窝火没地撒了。

    所有人惊愕,包括那个媚姬在内,天知道,谁敢在狱王宫大呼小叫,此人绝对是第一人,尤其对像还是个正得宠的姬妾,更是吃熊心豹子胆了。

    见所有人都不说话,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仿佛她做了什么惊天动地、天理难容的事情一般,钱千千一丝气短,不过还别说,这个媚姬真的长的很漂亮,标准的鹅蛋脸,细眼眉长,樱桃小口,秀挺鼻梁,身材纤细身段却很丰满,似古代纱装但又有现代立体的剪裁,完美的将对方美好的身材衬托的淋漓尽致,尤其胸前傲立,乳沟明显,让一般人望尘莫及,包括她。

    活脱脱一个清丽佳人,只可惜这么漂亮的人儿被只‘冷血的猪’给拱了,暴殄天物。而且这狱龙辰一定是个变态狂,恋童廦,这个媚姬比刚才她目测的年龄应该还要小,有没有十六岁啊?残害幼苗。

    ~~

    但这样放肆的后果同样让钱千千暗咒自己不该不忍一时之气,坏了大事。

    她被众人像犯了什么罪大恶极的死刑犯一般押到狱龙辰面前,跪下。而他正用他那双可以将她就地正法的冷戾眸光盯着她,她感觉她身上都差点被对方打出几个血窟窿,骇人。

    良久,有他在的空间,就像一个移动的冰山,到哪都寸草不生,万物凋零。

    钱千千一动都不敢动,所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丢到狼窟去。”

    冰冷的声音直接下了定论,连审判都省了,钱千千大惊失色,另外的人则尽数得意,没有半分同情,尤其是带头的媚姬,真是蛇蝎美人,亏她还认为对方是被猪拱了,美人心恶,与狱龙辰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看着就要将她押走的卫士,“等一下。”打断,反正要死,她也不怕了。

    卫士面面相觑,她是第一个敢在狱王面前有异议的人,还是个外族人,一时也没了动作。

    狱龙辰的目光更是如利箭一般差点将钱千千的身体千疮百孔,但她不想服软,逼着自己勇敢对视,她知道只要她稍怯一分,不用丢到狼窟,对方的眼神就可以将她凌迟处死,五马分尸。但最后她还是输了,对方的眼神像邪魔入侵,带着再世修罗的戾气,让她毫无招架之力,哪怕拼尽力,她真怀疑对方是不是人类。

    终于垂下目光,“我可以死,但是……”

    “胆大妄为还敢……”裴艰正想打断。

    “闭嘴。”既然死再所难免,那她就无所畏惧了,她要救他,或许死还能让她回到她的二十一世纪,属于她熟悉的次元,如果是真也不是坏事。

    “你……”谁敢呛过他,裴艰顿时一丝吹胡子瞪眼。

    “狱王,我知道我来自异世界并不受这里任何人的欢迎,我是入侵者我该死。但是风化宇没错,他善良、温柔,笑容更像冬日的暖阳让人舒服温暖,他不该死的,更不值得为我这样的人而死。请您高抬贵手,大发慈悲,让具冥救救他,我可以死,怎么死都可以。”

    看着她眼中毫不掩饰的迫切与担忧,狱龙辰并没有说话,只是瞅着她,让人看不懂。

    只有忐忑不安中煎熬等待。。。

    忽然,狱龙辰嘴角一丝邪气的上扬,却是没有任何温度,钱千千更是浑身颤栗,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在场所有人汗毛都竖了起来,但也一丝讶异。王居然答应了?

    “好。不过……”欲言又止,似给人希望,但钱千千知道,绝对不可能那么容易,果然接下来的话告诉她这世界没有白吃的午餐。

    “你如果能在蛇窟呆一个晚上不死且不中毒的话,我就让具博救人。不然你们就做一对亡命鸳鸯共赴黄泉吧。”声音冷酷,不像是在说生命或者亲情而是空气。

    听着,钱千千一丝冷颤,接下来是一层鸡皮疙瘩,一想到那光溜溜,冰冷湿滑,又哧溜的物体,冷精的眼,恶心的皮囊,冷血动物,光想就让她头皮发麻,更不用说与蛇‘共舞’,共眠,共处一室了,想想就受不了,胃都开始翻涌了。

    风化宇一宫之王差点死于狼窟,就算她没领教过,都可以自行脑补,必死无疑,想着那些蛇将她咬的支离破碎,千疮百孔,活活咬死,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啃她的骨,在她身上游移,胃里的胃液就如海啸般狂风暴雨,胃酸翻腾控制不住的让她难受至极,欲呕。

    看着一脸轻松发号施令的狱龙辰,残忍暴君,手段残酷,心思更恶毒无情。

    选择,风化宇与她也许死路一条,不选择,风化宇死,她也活不了,不被眼前的暴君整死就被人害死。左右,她都必死无疑。但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都不要放弃,放手一博,死也没遗憾了。

    “好,我答应你。”无视旁人看好戏的讽刺样子,答应,就算所有人都觉得她不自量力,她也不会后退,也无路可退。

    狱龙辰眼神深处反而一丝饶有兴味,他最喜欢不怕死的人了,那样才有折磨的乐趣,这么久了,他终于找到了一只猎物,将她折磨到生无可恋,坚韧的外壳磨平,所有不服输的因子都变成心服口服,让她乖乖臣服于他的脚下,任他为所欲为,直接杀了她简直太便宜她了,自不量力,冷笑,。。。。

    对方毫不掩饰也从来不掩饰的精锐目光让钱千千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