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异世千年,唯独爱你 > 第六章:饶有兴味
    第六章:饶有兴味

    三天后。

    “宇王……”看着慌忙走进来的景大。

    风化宇一丝猜测。

    “等会再说。”阻止。

    景大明白,退了出去。

    钱千千吃着饭,往桌上随意一按,一排智能感应屏出现,按了一下上面饮料的按钮,选了一杯苹果汁,刚按下,一杯青绿色的苹果汁就已经从旁边的异能空间内递到了她手中,自从知道了真实境遇,她也慢慢适应了些,但有时还是会忘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她居然还有些没完习惯。

    见她并无异样,风化宇舒了口气。

    一会。

    见他走了出去,钱千千抵不过好奇心,起身,跟了出去。

    终于在一处隐秘的楼廊转角处时听到。

    “不用再说。”

    “宇王,这非同儿戏,狱王言出必行,刚过了三天,他就迫不及待的杀了您的贴身蝼女,再这样下去,属下真的担心他会对您不利。”这不是杀鸡吓猴吗?

    眉头微垂,“他不会的。”这点他可以肯定。

    “好,就算他不会伤害您,您也真的要为了一个异界女孩让那些对你忠心耿耿的人死于非命吗?”

    风化宇低眸,明显一丝矛盾。

    钱千千转身,没心思再往下听,只知道他为了保护她,让无辜的人死的不明不白,承受非议,她怎么能无动于衷,理所当然的留下。

    ……

    又过三天。。。

    钱千千觉得这几天风化宇怪怪的,虽然他的笑容一如既往的如春风般和煦,暖心,让人自然安心,但另外的所有人看她的眼光却很复杂,透着一丝怨怪和怯然,甚至避闪不及。

    抬眸看着迎面走过来的两个女仆端着水果,见到她,眼神连忙一丝惊恐万状,差点没将手中水果盘打翻,但还是行礼颔首,“宸伶。”

    “钱…宸伶。”随后匆忙离开。

    看着唯恐避之不及的匆忙背影,她是鬼吗?还是洪水猛兽?这几天,这种情况,她已经见怪不怪了,她也猜到了,只有一个可能---又死人了。因为所有人眼中除了刚开始的恐惧更一丝恐怖,那种从心底深处散发出来的害怕,她都快被当成瘟神了,所有人都对她唯恐避之不及。

    往前刚走一步,“咚”一声落地响,当看清脚底下的东西时,钱千千脸色瞬间煞白,“啊……”尖叫。

    地上的人七孔流血,身都是血,甚至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显然是被不同的利器所伤,伤口深浅不一,血肉模糊,惨不忍睹,最可怕的是被挖目,两个血淋淋的骷髅洞正不停的往外冒着血,惨绝人寰。钱千千身体不受控制的慌乱的往后退着,惊恐万状中被什么绊倒在地,仍旧慌张惊骇的往后挪,只想离的越远越好,显然吓坏。

    “小金女,恐怖吗?”

    钱千千僵硬的抬眸,眸光难以掩盖的恐惧。

    狱龙辰唇角一丝冷笑,这就怕了吗?受不了?好戏还没开始了。

    “将人带走。”

    “是。”

    看着冷面朝她走过来的人,她拼命摇晃着头想要拒绝,但喉咙却像突然哑了一般什么拒绝的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使劲的摇头晃脑,想要阻止对方的靠近。

    但却于事无补,最后也只能被乖乖架走,毫无反抗之力。

    ……

    狱王宫。

    正婪殿上。

    钱千千被毫不留情的扔在冰冷而坚硬的地板上,膝盖骨差点没被骨裂般的疼,但这些她都感觉不到,满脑子只有刚才那血腥恐怖的画面充斥着,挤压着她的脑仁,让她浑身颤抖。

    狱龙辰享受着惬意的红酒,摇晃的红晶水,晶莹晃动在透明剔透的酒杯内,淌出最美的流线,随着他好看的长指摇晃着最完美的舞蹈,像是一个孤独的芭蕾舞者独自起舞,绝美却悲伤。

    但钱千千无意中瞄到一眼却只感觉胃部翻腾,欲呕不止,那像极血液般的颜色,让她毫无意外的联想到刚才的血腥画面,混为一谈,毫不意外的大吐特吐了起来,酸水直翻涌,顾不得形象还是难看,只知道她的味蕾与胃在翻腾,让她只想一吐为快。

    “大胆,居然敢将正婪殿内弄脏,简直找死。”

    裴艰凶神恶煞的上去,抄起鞭子就往她身上抽去,但钱千千却顾不得疼,只一个劲的吐的稀里哗啦。

    直到将最后一口酸水吐出,她也完没了任何力气瘫软在地,艰难的喘息着,如果不是胸口起伏,那惨白的没有血色的脸比死人还要难看。。

    但旁人可不打算轻易放过,仍旧毫不留情的抽打着,更在她虚软翻身的瞬间,一鞭子直接挥在了她的脸上,瞬间一条触目惊心的血痕赫然醒目,毫无气力的钱千千还是忍不住呻-吟出声,痛楚。

    “住手。”在对方再想狠辣的抽上去时,一道冷声打断,对方连忙惊恐的退开一旁,显然恭敬。

    狱龙辰面无表情的走下尊位,站在她面前,看着身上下没一处好地的她,纯白的衣裙已经被抽的破烂不堪,血痕累累,有些更是因为被抽在同一个地方,血和着肉都已经卷翻了起来,怵目惊心,脸上血痕更是让人触目惊心,原本该狼狈不堪,楚楚可怜,让人不堪入目,但却偏偏与之相反让人移不开目光,带着一丝血色诱惑,挑逗着人的感观,刺激。

    “狱王,是要将她扔到后山吗?”刚才抽打的人裴艰恭敬的问着。

    唇角一丝兴味盎然的弧度,他有了更好玩的方式,蹲下身,纤长的手指伸向她脸上的血痕。

    “狱王会弄脏您手的。”

    狱龙辰充耳不闻,仍旧轻滑着她伤口的位置,带着一丝看似疼惜的不舍,但却只有钱千千感觉到对方指尖传来的冷意,寒心彻骨,不寒而栗,仿佛要将她置于万年雪域中,浑身透心凉,那种从骨子里的畏寒。

    明明只是一根两根手指,那么轻柔,却让她仿佛置于地狱,瑟瑟发抖。

    相较于钱千千的惊恐失色,狱龙辰唇角的弧度却越来越深,让人不寒而栗,饶有兴味,恐惧蚀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