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远 > 都市小说 > 异世千年,唯独爱你 > 第一章:怪异空间
    第一章:怪异空间

    一间豪华总统套房内。

    浴室内雾气缭绕,粘在玻璃门上凝成露珠,哧溜的往下流着,玻璃门内隐约可见的娇躯,赤裸而诱惑,稀稀拉拉的水声随着淋浴头洒在纯白躯体上,顺着肩头往下流着,化作无数的细碎钻石,晶莹剔透的在她身上弹跳着。

    钱千千一手拨开头发,露出一张娇俏的小脸。

    皮肤皙白凝脂玉,眉宇如柳灿如花,鼻梁挺直山如傲,嫣红小嘴樱桃色,眼若星河晶莹碎,不沾任何欲念与尘埃,剔透清澈,流转间灵动的光泽,也许是刚沐浴的缘故,红粉菲菲,艳若桃李,美的那么抢眼。

    钱千千纤手一扫被雾气模雾的镜子,看着镜中的自己,唇角一勾,今天还真是幸运的一天。白天抽奖券,居然抽中了这家豪华酒店的总统套房,虽然只有一天,但这也是何其幸运。

    让她好好享受这难得的美好时光吧,正好她也累了,拉上窗帘,准备美美的睡一觉。

    却不知老天还送了一份神秘惊喜给她,只是不知对钱千千来说是不是惊吓了。

    半夜。

    钱千千睡的正香时,突然,“砰”的一声,房门被猛的打开,忽然睁开眼睛,凌跃而起,“怎么了怎么了?”她睡的好好的。

    当她看到一屋的警察正拿枪冷冰的对着她时,漆黑的枪口泛着幽冷的光,直接懵圈,好半天才找回一丝声音。

    “你们……~你们干嘛啊?”她做梦正数钱了,钱千千,钱钱钱,她爸妈还真有先见之明,从她记事以来,她最爱的就是钱了,打扰她的美梦。该不会她做梦数钱也有错吧。

    “小姐你别误会,我们想征用你的房间抓国际毒贩。”

    “啊……~毒贩?不会吧。那你们拿枪对着我干嘛?”

    “放下放下,不好意思吓到你了。”

    看着所有人将枪放下,钱千千才松了一口气,但突然才意识到,她因为贪图享乐,没穿衣服,她可裸着了,“啊…………~”尖叫,拽紧被子。

    狮吼功差点没震碎整间酒店,掀翻楼顶,当然还有在场所有人那不可救赎的耳膜。

    突然,忿气,“嗝……”,直接倒回床上,瞪大双眼。显然吓死。

    你没听错,她自己尖叫的将自己嗝岔气,昏死过去了。

    ……

    当钱千千再次醒来时,看着四周奢华到极致的房间,这是哪?回想昏倒前的种种,医院?哇塞,国家公立医院就是不一样,这家俱,这装饰,这格局,真是奢华,真奢侈,这这这这…………碰碰这,扯扯那,拽拽这,指指那,显然一副没见过世面的乡姑娘进城。

    突然,“唲,这是什么啊?”拿着一个像狗又不像狗的怪异东西。

    戳戳戳,硬硬的?机器狗?“怎么那么丑啊。”四不像。

    突然,“你才丑了。”异次元的声音传来。

    吓的钱千千直接扔掉,“啊呀,我的妈呀,什么鬼东西啊。”一抛,躲到柜子后面,偷瞄着本以为会被她砸碎的机器怪物,但地上什么都没有,抬高视线……看着空中腾飞,来回欢快盘旋的东西,直接瞠目结舌,果然是个怪物。

    就在她呆愕住时,‘怪物’朝她猛的袭来,“啊…………”尖叫,满屋子逃跑乱跳着,上串下跳,伴随着,“啊……~”

    “啊……~救命啊,怪物,怪物。”

    “啊,救命啊。。。。”

    躲避着对方的靠近,“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救命啊。”

    怪物甚至还发出怪异的‘异次元’哈哈笑,显然取笑她,让钱千千更是毛骨悚然,浑身汗毛都立了起来,“啊…………”更惊声尖叫,眼看有掀翻屋顶之势。

    眼尖瞄到门的位置,一丝窃喜,猛的迈开小短腿,风旋一般奔去,就在她偷笑可以逃之夭夭时,却怎么也没料到,门后面居然是一堵墙,当场直接嗝忿,眼冒金星,头痛欲裂,天旋地转,直直的倒地,惊天动地,头一歪,再一次昏死过去。

    ‘怪物’在她头上方盘旋,左右打量着,发出怪异嘤咛咛声,显然也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突然一道‘哐’声,刚才钱千千昏倒的地方,门又奇迹的应声打开,出现一个一身劲身黑西装革履的魁梧男人,超黑墨镜,面无表情,仿佛肌肉被冻住了一般,僵硬冷毅。

    冷眼看着眼前大字一样躺在地上的人,“怎么回事?”问的都只是肌肉的牵动,多一分都嫌浪费。

    ‘怪物’扑腾着‘翅膀’,怯怯的转过身,“不知道,不知道。。”异次元懦怕的声音。

    劲黑男手不知哪来的按扭开关,一按,‘砰’的一声,异次元怪物空中炸裂,四分五裂,一闪火苗,‘咚’的一声落在钱千千的旁边,还不忘发出‘噢哦’一声,断气,显然摧毁。“完了,完了。。。。”说完,唯一刚还闪着红光的生命体系也断片了,显然寿终正寝。

    劲黑男仍旧面无表情,低头看着地上的钱千千,墨镜后的眼睛根本看不清。

    ……

    等钱千千再次醒来,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身赤裸的被绑在一架不知道是什么的机舱里,想要挣扎,但被铁链束缚的手却怎么也挣脱不了,慌张,“干嘛?你们要干嘛?”惊吓,“你们要干嘛啊?”哭丧着脸。“我又没有得罪你们。你们是谁啊?这是哪?”医院有这么吓人的吗?

    “啊……~”哭颤着,看着慢慢移动的透明舱盖,显然要将她盖住,“啊啊啊。。。”着急了,“不要,不要盖着我,你们想闷死我吗?”不会吧,让她裸死啊?

    另一个控制室内,看着咧咧嘴,说个不停,叽叽喳喳,歪歪扭扭,像个泥鳅一样,一直盯着透明屏幕的刚才的劲黑男眉头第一次有了一丝反应,还是不悦,如果不是帝上留她一命做研究用,他早将对方丢到后院喂狼了,现在他更想缝上对方的嘴,从来没见过那么聒噪的女人。。。

    ……

    两天后。

    钱千千被关在房间内整整两天了,别说出门了,连门方向在哪边她都不知道,门后面该是门的却是墙,窗外有阳光进来,却看不到窗外有什么东西?只知道是白天,想打开窗户透透气吧,居然不知该从哪下手,光溜的找不到任何菱角,更别说什么扣关了,整个一个框架摆设。这些她都忍了。

    最恐怖的是,她浴室的门稀里糊涂的是找到了,居然找不到一个水龙头,一滴水都没有,马桶也没有,害她差点没憋死,最后没办法只能就地解决了,空有一间白的铮亮的空房子浪费空间。

    她本以为第二天去肯定会臭气熏天,地板上也会留下污渍,捏着鼻子,但一进去却目瞪口呆,地板居然变了,没看错吧,真的变了,纯白的地板变成了粉白色,更别说什么污渍了,干干净净,空气清新好闻,确定她这不是在做梦吗?

    但捏了下自己,痛,肯定不是做梦。

    反复几次后,由不得她不信了,每次只要她进去后下次再进去,里面就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地板一天一个样,四周也是配套的变,风格装修一致,搭配,但有一点却一成不变,就是空,空空荡荡。

    让她恐惧,什么鬼地方?她该不会下到地狱还是上了天堂啊?但如果是这样,她怎么还会饿,还要上厕所?明明她什么都没有吃,她都快饿死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难道变成魂变成鬼也要这么受罪啊?惶惶不可终日。。。

    她明明记得她被锁在一个透明箱子里,一道刺眼的强光,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就回到了房间,一直到现在,什么人都没见过,就连唯一见过的怪物狗也不见了踪影。

    “咕噜噜……~”

    钱千千捂着肚子,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叫了,她好饿啊,这些人难道是想饿死她吗?不会吧,这倒霉催的。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天啦…………~好饿啊…………~满屋子奢华,却没一样能吃的东西,天杀的,气的她差点将那些家具给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