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 3 章(第1/3页)
    ()    秋秋上辈子是一个人,病恹恹的一个人,哪怕是到死的时候,也是孤孤单单。

    这辈子不一样,不管是叶建国,又或者是沈秋萍,还有面前豆丁大的小家伙,他们一个个的都对自己好的不像话。

    秋秋喉咙一梗,有些酸涩,抬手捏了捏东东瘦的没有二两肉的脸颊,低声保证,“以后姐挣钱了给你买巧克力吃!”

    “巧克力是啥?”东东瞪大眼睛,好奇的问道。

    “就是吃起来苦苦的,越嚼越香的糖!”

    “苦苦的是药,才不是糖!”东东噘着嘴,奶声奶气的嫌弃道,“姐姐笨,药和糖都分不清!”

    秋秋也不恼,她轻轻的笑了笑,搂着东东的额头亲了亲,“嗯,姐姐笨,没有东东聪明!”

    旁边原本有些难过的沈秋萍,在看到这姐弟俩两人的相处时,心里的那份难过也消散了去。

    她是知道巧克力的,她像东东这么大的时候,家里的巧克力,棉花糖从来都没断过。

    在瞧着她的小儿子,连巧克力都没听过,心里更加难过了几分。

    不过,她是当妈的,自然不会在孩子们面前表露半分,她把盆子里面的毛巾拧干了水。

    把小家伙给按在了竹篾编制的席子上,席子有些年头了,已经有些发黄,但是却是蹭亮的,瞧着就是干净的。

    东东也乖巧的很,晓得是他妈要给他擦汗了,他把小背心往上一揭开,露出黑乎乎的小肚皮来。

    其实东东还是比较白的,只是庄稼汉的孩子们都喜欢大热天的往外跑,虽然家里人有拘着东东,但是到底是小孩子,越是拘着,越是好奇外面,这没出去过几次,身上倒是晒的跟黑泥鳅一样。

    那浸过井水的毛巾,凉丝丝的,东东撅着小肚皮,舒服的他直哼哼,“ 妈,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到了最后,还开始小大人一样指挥起来了。

    沈秋萍动作麻利,给小家伙从上到下擦了一遍,就对着姐弟两人说道,“我待会要去一趟麦子地里面给你爸帮忙,你们两个在家可别乱跑,外面热的很!”

    沈秋萍是在生产大队里面的小学当老师的,只是这段时间是农忙的阶段,所以学校也早早的给学生们放了假,让他们回去农忙。

    学生们都放假了,老师自然也都闲了下来,家里正是农忙的时候,自然不可能都在家闲坐着的,毕竟,家里那么多口子等着吃粮食。

    这会已经过了中午那个正热的劲儿了,在家里面的妇女们在不出去就实在是不像话,不止是沈秋萍,家里的其他人也都准备准备出去了。

    临出门之前,沈秋萍还去把井里面冰着的一小篮子绿豆汤给提了起来。

    其实说起来是绿豆汤,一碗里面最多十颗绿豆,剩下的都是水,现在还没到发秋粮的时候 ,基本家家户户都快断了炊,连带着夏天收起来的绿豆这种杂豆子都是舍不得吃的。

    她盛了好几碗,秋秋姐弟两人喝一碗,二房的东宝喝一碗,还有四房的东喜喝一碗,这些都是叶家的小孩子们,倒是秋秋在里面的年纪稍稍大一些。

    至于沈秋萍他们这这些大人,只是从井里面舀了一葫芦瓢的凉水,灌到肚子里面去了,又把剩下的绿豆汤给冰到了水井里面,带着破草帽就出了门。

    一出门天上的日头就晒的了露在外面胳膊上面,火辣辣的疼,赵翠花紧了紧头上的破草帽,思索了下,问向沈秋萍,“老三媳妇,要不你留在家里给大伙儿做饭得了?”

    赵翠花这辈子生了五个儿子,老大叶保国,老二叶保民,老三叶建国,老四叶建设,老五叶立功。

    前面四个儿子都是在跟前儿娶了媳妇的,唯独老五叶立功,真如名字那样,早早的参军去了部队打算立功去了,如今还在打这光棍。

    赵翠花这话一说,身边跟着的三个儿媳妇,个个瞪大眼睛,等着沈秋萍回话,他们是晓得自家婆婆偏心眼子的,只是没想到偏的没影了。

    沈秋萍紧了紧帽檐,手里拿着的镰刀确实没有放下来意思,“娘,多一个人多一份力,到时候咱们秋收也能快一些,就当是支持建国的工作了!”

    她自然是知道三个妯娌个个都在盯着她,也说不出来不去的话,毕竟她是一个大人了,哪里像小孩子那样,需要在家纳凉的。

    想到这里,她补充,“东东晌午喝了药,秋秋也回来了,有她看着,我放心!”

    她这话一说,赵翠花不说话了,掐着腰闷着头往前走,她就是心疼秋秋和东东两个孩子的,这才会说出这话来。

    不过既然老三媳妇都拒绝了,她也没啥好说的了。

    这事也就作罢,老二媳妇王桂芝撇了撇嘴,没吭气,要是沈秋萍敢半路折回去,她就敢闹起来,至于婆婆……她!不!怕!了!

    倒是一直没说话的老四媳妇李红芬怯懦的笑了笑,低低道,